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日落日出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845

作者:Callum Milne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NewImage

你真的以為Carsten上週在開玩笑?

 

這是顱內植入一個時代的結束。儘管我們和我們律師的最大努力,Eli Shiffrin的新境況使他無法繼續定期為顱植入寫稿。我們希望可以塞個一兩篇巨龍迷城的售前文章給他,但以後會怎樣就不知道了。

 

在Eli不在的期間將由我來為各位服務。你們有些人可能知道我就是Wizards Community中的zammm、或者是MTGSalvation(以及其他魔風相關的論壇)上的GrifterMage,不過真實世界的我叫做Callum Milne,是個住在加拿大卑詩省納奈莫的二級裁判。我期盼可以回答你們所有的規則問題,因此將它們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給我們團隊、或者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也可以。

 

在此將這篇文章獻給Eli;和我一起祝他好運吧。

NewImage 

 

[Q]我操控一個貼著調查謀殺的生物,然後我的對手讓我的軍隊突然消失了。在下一個結束步驟開始時,這個調查要如何進行?

 

[A]不幸的是,這個追求正義的調查必須要取消了。突然消失企圖將所有物件在同一時間帶回來,但是你的調查必須要結附在已經在戰場上的物件,所以它無法結附在之前的生物上。由於沒東西可以貼,調查就只好留在原地,也就是放逐中了。 

如果你在消失之後設法丟了幾隻生物到戰場上,那這情況下調查就會回來結附在它們的其中之一上。

NewImage 

 

[Q]我操控一個貼著調查謀殺的3/3生物,不過這次我的對手施放的則是淨化時空。我會獲得三個衍生物,還是調查不會觸發,因為它也被消滅了?還是這些衍生物會一起死去?

 

[A]正義這次會獲得伸張:你會獲得三個衍生物。調查謀殺的異能或看到結附的生物死去並且觸發,而這異能要等淨化時空完全結算之後才會放入堆疊。在那之後你就會得到三個衍生物。

NewImage 

 

[Q]我施放強制靜息來拘留我對手的生物,然後進行攻擊。他在宣佈阻擋者之前施放雲移在該生物上,那他的生物是否還處在拘留狀態無法阻擋?

 

[A]不會,該生物可以阻擋沒問題。在它離開戰場之後,你對手的生物就沒被拘留了。因此在它重新進入戰場時就可以正常的阻擋,因為以遊戲的角度來看,它算是一個全新的生物。

NewImage 

 

[Q]我逮捕我對手未搭檔的銀心衛狼。那她還可以將它和其他東西搭檔,並獲得+4/+4嗎?

 

[A]可以。逮捕可以阻止攻擊、阻擋、以及起動式異能,但是和一個魂繫生物搭檔並不會牽扯到上面這三種情況。魂繫是個觸發異能、而+4/+4則是靜止式異能-所以逮捕都不會阻止它們生效。

NewImage 

NewImage

在一個小小的誤會失控之後,
你會發現自己孤立無援。

 

[Q]我的對手操控一個未搭檔的艾爾告護盾手,然後施放另一個生物。我可以在對手決定是否要搭檔,讓護盾手獲得辟邪之前謀殺它嗎?

 

[A]你可以謀殺護盾手,但不能等到它搭檔之後。如果你想100%殺掉護盾手,你就必須在魂繫異能結算之前這麼做。

 

你的對手只需要在護盾手的魂繫異能結算之後決定是否要和新生物搭檔,而這些生物就會在這個決定完成之後搭檔,並且獲得辟邪。因此如果你等到觸發結算之後,那護盾手就會在你有機會可以謀殺任何東西之前獲得辟邪。

NewImage 

 

[Q]我扔下一個俄佐立逮捕人來拘留我對手的雄立巨犀獸。在我對手的回合他試圖施放捕食讓巨犀獸和逮捕人互鬥。他可以這麼做嗎?

 

[A]可以的。被拘留只是代表巨犀獸無法攻擊或阻擋,但是互鬥並不是這兩者之一。捕食會正常結算,然後他的巨犀獸會和你的逮捕人互鬥,而他的下場應該不會太好。

NewImage 

 

[Q]在一場三人遊戲中,我對手之一施放了一個恐怖的大生物,而我和另一位玩家都很直覺性地反擊了它。誰的咒語會反擊掉該生物呢?(因為我的咒語是落鎚

 

[A]離自己回合最遠的玩家的咒語會反擊掉該生物。

 

在你第一個對手施放生物之後,他會將優先權讓給下一個回合順位的玩家。該玩家施放他的反擊咒語,然後將優先權讓給下個玩家,讓他施放自己的反擊咒語。在讓出一輪優先權之後,第二個反擊咒語會先結算將生物反擊。第一個施放的反擊咒語則會因為目標落空而被反擊。

NewImage 

 

[Q]我的Prison Term正貼在我對手的生物上,然後非瑞克西亞聖戰軍進戰場了。我如果將Prison Term移到聖戰軍上會發生什麼事?

 

[A]你無法這麼做。刑期哪裡都不會去,只會待在原地。非瑞克西亞聖戰軍有反白保護,這代表它不能被白色靈氣所結附。如果某物件(比如說刑期的異能)試圖將一個靈氣結附在戰場上擁有反該靈氣保護的物件上,那它就會失敗而靈氣則是哪裡也不會去。

NewImage 

 

[Q]我操控Ghostly Prison然後Incite我對手的生物。那她必須要支付拘禁的費用嗎?

 

[A]不用。煽動要求你對手的生物如可攻擊則必須攻擊,但卻無法強迫你的對手使它能攻擊。你的對手可以選擇不橫置地產魔法力來讓她的生物攻擊;如果她不支付費用,那該生物就無法攻擊。

NewImage 

 

[Q]我的對手拘留了我的鵬洛客,然後試圖用一些生物攻擊它。被拘留不是不能被攻擊嗎?

 

[A]你的鵬洛客被拘留並不會防止你的對手攻擊它。一個被拘留的鵬洛客不能攻擊或阻擋(正常來說也是不行的),它的起動式異能也無法起動,但它還是可以被攻擊的。

NewImage 

 

[Q]如果我施放Elemental Appeal然後Clone了該衍生物,那我在結束步驟時還需要將仿生妖連同衍生物一起犧牲掉嗎?

 

[A]不用。原本的衍生物會因為呼引元素的延遲觸發而被放逐,但這個觸發並不知道,也不管你用仿生妖複製了它。由於沒有任何事件要放逐這個仿生妖元素,所以它不會被放逐。

 

一個對比的例子就是用仿生妖複製Ball Lightning;在這例子中,導致煉球被犧牲的原因是它自己的異能,而因為仿生妖也擁有該異能,所以你也必須犧牲它。

NewImage 

 

[Q]我可以只為了加些生命,施放Overrule指定一個不能被反擊的咒語嗎?

 

[A]當然可以。施放宣告無效在一個不能被反擊的咒語上是完全合法的,因為要求的目標是「目標咒語」,而不是「目標可以被反擊的咒語」。當宣告無效結算時,它會盡它所能:試圖(並且失敗)反擊該不能被反擊的咒語,然後幫你加X點生命,因為至少這還是可以辦得到的。

NewImage 

 

[Q]我對手操控Ghostly Prison,然後我操控五個樹林和四個生物,其中有一個是喬木妖精。我可以用妖精支付拘禁的費用,讓其他三個生物攻擊他嗎?

 

[A]很遺憾不行,因為喬木妖精的異能並不是魔法力異能,儘管用起來可能很像。

 

宣佈三個攻擊者時你需要支付拘禁所要求的。因為遊戲要你支付魔法力,所以它會給你起動魔法力異能的機會來產出需要的魔法力,但是你只能使用魔法力異能,其他的一概不行。由於喬木妖精的異能並不是魔法力異能,所以你不能重置樹林,無法產出需要的六點魔法力。

NewImage 

 

[Q]如果我施放首領爭鬥在我對手的酸液黏菌上,死觸會在其他生物打回來之前殺掉它們嗎?

 

[A]不會。受到致命傷害(甚至是死觸傷害)的生物只會在檢查狀態動作時死去,而狀態動作在咒語或異能結算中是不會檢查的。它們會等到咒語完成結算之後才會出來露個臉,而這時候黏菌應該已經受到不少傷害了。

NewImage 

NewImage

這傢伙絕對是自找活該。

 

[Q]在FNM,我的對手施放刺創傷在我的生物上,但是在我的維持卻什麼都沒說,似乎忘記了有失去生命這麼一回事。我需要提醒她嗎?

 

[A]提醒她會是一件好事,而且我也鼓勵你這樣做,尤其是當你在和一個新玩家比賽的時候。不過答案是不用,你並不需要提醒她。你不需要提醒你的對手她有忘記的觸發-你只需要記得自己的就好。

 

如果對手在之後想起來有忘記的觸發,那就呼叫裁判過來吧。裁判會幫你們處理。

NewImage 

 

[Q]在多人遊戲中,一個玩家在升天前使用新布拉夫工會法師拘禁了一堆東西。拘禁會持續到該玩家的下個回合,但是他並沒有下個回合,所以這些東西是被永久拘禁了嗎?

 

[A]並不會。在多人遊戲中,如果某人拘禁了某個東西然後離開遊戲,那拘禁會持續到他如果未輸掉遊戲時,原本是他回合的開始。

NewImage 

 

[Q]我的對手操控Isolation Cell。我可以施放火樹族密使並且用它產出的魔法力來支付獨囚室的異能嗎?

 

[A]不行。獨囚室會在你施放密使時觸發,所以它的異能會在密使的堆疊之上並且先結算。如果你不想失去生命,那就得立刻支付。密使產出的魔法力要等到待會它結算進戰場時才會給你。

NewImage 

 

[Q]我施放Browbeat指定我自己。我的對手操控Solitary Confinement,但他卻說即使這些傷害被防止了,他還是可以選擇受到傷害來阻止我抽牌。這是真的嗎?

 

[A]是的。威脅恫嚇上的「若無人如此做」表示的是,「若無人決定承受威脅恫嚇所造成的傷害」,和傷害是否有實際造成無關。

NewImage 

 

[Q]戰場上有Thought Prison,如果我施放費用和顏色都同的咒語,我會受到4點傷害,還是只有2點?

 

[A]只有2點。當你施放咒語時,思想監禁會問一個問題:「這個咒語和壓印的牌是否有一樣的費用或者是顏色?」如果答案為是,那它就會對你造成2點傷害。即使顏色和費用都相同,它也不會再問第二次。

NewImage 

 

[Q]審判末日或是最高裁決可以殺掉辟邪生物嗎?

 

[A]可以。審判末日和最高裁決都沒有使用「目標」這個字,所以它們都不會指定任何東西,而辟邪只會阻止對手指定該生物為目標-它並不會阻止非指定物件影響該生物。

NewImage 

 

[Q]如果Dying Wish結附在一個2/2生物上,然後該生物被 creature that gets hit with 劊子手揮斬,那因為該生物現在是-3/-3,生命的獲得或失去會如何?

 

[A]每個玩家的生命總數會不變。玩家不會失去負數的生命,也不會獲得負數的生命,所以他們什麼都不會獲得或失去。

NewImage

NewImage 

我們會想你的,Eli!

 

[Q]得享安息被消滅時為何會放逐自己?

 

[A]像是得享安息這種替代式效應會先看即將要發生的事情,然後將它改變成另一種事情。

 

由於得享安息在前往墳場之前還待在戰場上,因此它的異能還在作用,所以會將前往墳場改為放逐。

NewImage 

 

我這次就這樣了。下週請繼續回來,讓James用力的將更多規則知識塞到你的腦袋裡。應該不會太粗爆吧,我想。

 

在那之前,繼續將問題送過來吧,同時也祝Eli新工作順利。

 

…怎麼了?你們幹嘛這樣看我?我說了什麼?

 

– Callum Milne

 

[Eli補充:

 

我並不是徹底離開,只是搬家和適應新工作對我的寫作有很大的負擔。我會回來寫巨龍迷城的特別專欄,然後大概跳過下一篇,不過Callum會是一個很好的接替!在那之後嘛… 再看看吧。我們很有可能變成四人輪值,我也有可能在八年之後放下筆,負責管理網站。

 

直到下次,以斜體字過活吧!

– Eli Shiffrin]

在《顱內植入:日落日出》中有 6 則留言

  1. Prison Term應該可以轉到瑞克西亞聖戰軍或其他反白的生物上吧?雖然會立刻掉,但應該還是轉的上去的吧。。。

      1. 303.4h If an effect attempts to attach an Aura on the battlefield to an object or player, that object or player must be able to be enchanted by it. If the object or player can’t be, the Aura doesn’t move.

        如果一個效應想要將某個在戰場上的靈氣結附於某個物件或玩家上,則該物件或玩家必須能夠被該靈氣結附。如果不能,則靈氣不會移動。

        還是不合法,靈氣必須遵守所有跟靈氣有關的規定
        跟目標相關的規定只是其中非常小的一部分
        某些移動靈氣的效應與目標無關,但還是違反了其他規定

  2. [Q]我對手操控Ghostly Prison,然後我操控五個樹林和四個生物,其中有一個是喬木妖精。我可以用妖精支付拘禁的費用,讓其他三個生物攻擊他嗎?
    [A]很遺憾不行,因為喬木妖精的異能並不是魔法力異能,儘管用起來可能很像。
    宣佈三個攻擊者時你需要支付拘禁所要求的。因為遊戲要你支付魔法力,所以它會給你起動魔法力異能的機會來產出需要的魔法力,但是你只能使用魔法力異能,其他的一概不行。由於喬木妖精的異能並不是魔法力異能,所以你不能重置樹林,無法產出需要的六點魔法力。

    這段不是很懂
    儘管喬木妖精不是魔法力異能
    我不能在宣告攻擊階段開始時
    產五點mana
    然後重置一個樹林
    再產出第六點mana在魔法力池
    然後宣告三個生物攻擊
    支付六點mana嗎?

    1. 你不能再在宣告攻擊步驟開始時產五點mana。因為一進入宣告攻擊步驟後,你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宣告攻擊者。
      一旦你開始宣告攻擊者,剩下的情況就如同原文所說。

      所以,你可以在「戰鬥開始步驟」產一點mana,然後重置一個樹林,然後產第二點mana在魔法力池。
      接下來你為了宣告攻擊者,你必須離開戰鬥開始步驟,進入宣告攻擊步驟。
      一旦從一個步驟進入下一個步驟,你所有保存的魔法力都會立刻消失。

      結論就是,魂魅拘禁要求付費的費用就是註死要歧視喬木妖精的異能。
      你永遠不可能利用重置地的異能來幫助你支付宣告攻擊者時需要支付的費用。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