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掩襲的演習

發表於

0910140422141

掩襲龍!

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韃契龍王已經出了一段時間,玩家也開始在自己的套牌裡加入龍,我想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那麼多的龍在戰場上了。所以想當然爾我們有很多龍相關的問題,但掩襲的問題也不少,於是就產生了本週的標題。

如果你有任何跟掩襲、龍、或是掩襲龍有關的問題,歡迎寫信過來!


Q: 如果我有一個之後要彈回的<精巧計略>但戰場上沒有任何生物,我還可以施放他來觸發我的<潔斯凱霸權>嗎?

A: 不行。如果你想要施放一個咒語,你必須要選擇必要數量的目標;即便精巧計略是被彈回施放也不會改變這件事情,所以你將沒辦法施放他。他會待在被放逐區,然後你得找到其他的方式來觸發你的霸權。

Q: 如果我對一個背面朝下顯化進戰場的生物施放<穹慧龍舞>,那我還可以支付他的魔法利費用把他翻過來嗎?

A: 可以!顯化的生物翻面是在顯化這個異能的規則裡面,他並非是該生物的異能,所以龍舞並不會移除這個異能。但你要注意的是,即便該生物被翻回正面,他依然會被龍舞所影響,所以得要等到下個回合他才可以變回真面目。

Q: 我的對手操控<靈道探求者>並嘗試施放<閃電煉擊>瞄我,但被我用<席穆嘉的輕蔑>反擊了;我的對手說探求者的靈技異能即使原本的咒語被反擊了依然會被觸發,是這樣嗎?

A: 是的。靈技的異能會在施放咒語的時候觸發,而你的對手並非「嘗試」施放咒語而是已經施放咒語了;閃電煉擊不會成功結算,但這並不會影響到靈技的觸發。反擊咒語並不會讓咒語變得「未被施放」且也不會同時反擊所有施放該咒語所觸發的異能。

Q: 我操控<熔鍛神普羅烽斯>跟其他幾個生物讓我的獻力為四,而這些生物的攻擊力也足夠讓我的對手剩下兩點生命;如果我在我的回合抽到了另一張紅神,我施放的話我可以對我對手造成兩點傷害來獲勝嗎?

A: 可以!第二隻紅神會讓你的獻力變成五,所以他會以生物的形式進戰場,並觸發你第一個紅神的異能。狀態動作會在你的選擇下把其中一個紅神踢到墳場,但這並不會改變異能被觸發的事實;不管你踢掉的是哪一隻紅神,異能依然會結算,而紅神一號將會對你的對手造成兩點傷害。

Q: 我的對手操控結附了<永生贈禮>的<侵略典範>,如果我用<明光風暴>同時消滅他們兩個,永生贈禮的異能還會觸發嗎?

A: 會。贈禮的異能是離場的觸發異能,也就是會在離場前的那個瞬間觸發;在那個時間點,侵略典範跟贈禮都還在戰場上,而典範依然是被結附的生物,所以異能還是會觸發。除此之外,異能可以追蹤靈氣到墳墓場且不只會把典範帶回來,贈禮也會同樣的在下一個結束步驟的時候被移回戰場並結附在典範身上。

Q: <戰場奇術師>可以跟<暴民統治>搭配用嗎?

A: 不行。即便暴民統治會對很多生物造成影響,他依然沒有以其中任何一個為目標;一個有目標的巫術或瞬間咒語必須要有「目標」兩個字,但暴民統治並沒有用到這個關鍵字。他沒有以任何生物為目標,所以奇術師也沒有辦法減少他的費用。

Q: 假設我操控<龍語者薩坎>的徽記,然後我掩襲了一個生物進戰場,那到了我的回合結束時會發生什麼事?是「移回手上」先觸發還是「棄掉手牌」先觸發?

A: 由你選擇!由於你操控這兩個觸發式異能,而這兩個異能都會在同一個時間點被放進堆疊,所以你可以選擇他們進到堆疊的順序;如果你選擇先棄牌,掩襲的生物之後將會回到你手上,這樣你下回合就可以在掩襲他一次了。

夠熱了嗎?

Q: 我可以用<沸息蠻龍>異能產生的魔法力費用來讓<黑山貝西摩斯>進行攻擊嗎?

A: 不行。你必須要同時宣告所有的攻擊者,而你也必須在宣告貝西摩斯為攻擊者的時候支付他的費用。蠻龍的異能會在你宣告完攻擊者後被放進堆疊(並在之後結算),所以這個魔法力將沒辦法用來支付貝西摩斯攻擊的費用。

Q: 我用兩個<逐虛妄利>偷了兩個對手的生物,如果我的對手又使用了另一隻生物的話,是兩個逐虛妄利都會貼上去嗎?

A: 是的。當生物在你對手的操控下進戰場的時候,兩個逐虛妄利的異能都會觸發;第一個異能結算會讓逐虛妄利一號貼到新的生物身上去,接著第二個異能結算會讓逐虛妄利二號也被貼到新的生物身上去。當一號被貼上去後該生物的操控者已經不是你的對手這件事情並不會影響這個結果,因為這個觸發式異能並不會在結算的時候再次檢查該生物的操控者到底是誰。

Q: 如果我施放<不死宰相謝迪西>而我的對手回應他的搾取異能用<化蛙術>瞄他會發生什麼事?

A: 由於搾取的異能已經在堆疊上,所以在結算的時候他依然會問你是否要犧牲一個生物;你依然可以犧牲一個生物,但即便你如此做也不會有任何效果,因為謝迪西已經沒有那個異能了。

Q: 我操控<黃蜂巢>而我的對手用<閃電煉擊>瞄他,如果我用<英勇以對>給蜂巢不滅異能的話,我還會獲得昆蟲的衍生生物嗎?

A: 會!具有不滅異能的生物不能被消滅,但依然可以被造成傷害,所以你不只會獲得衍生生物,你還有機會可以用蜂巢來獲得更多更多的昆蟲!

Q: 我可以用<基尼共振器>來複製<Glimpse of Nature>的觸發異能讓我這回合施放的每個生物咒語都抽兩張牌嗎?

A: 共振器沒辦法這樣用,他只會以一個在堆疊裡已經觸發的觸發式異能為目標。所以你最多能做的就是先讓瞥視自然結算,接著施放咒語觸發瞥視自然的異能時用共振器複製那個異能來讓你的「這一個」生物咒語抽兩張而已。

Q: 如果一個鵬洛客變成了生物,假設透過<液金包覆>跟<Karn, Silver Golem>,那他還可以啟動他的忠誠異能嗎?

A: 可以。變成生物並不會讓那個鵬洛客失去他的忠誠異能或忠誠指示物,忠誠異能也沒有因為牌的類別所產生的啟動限制。

Q: 如果我用<Break Open>把我對手顯化的<寶船巡遊>翻成正面會發生什麼事?

A: 這件事不常發生,或說也不會發生什麼事。把一個非永久物的牌翻回正面是不合法的,所以你的對手就只會展示給你看那張面朝下的牌是巫術,然後他就會繼續以面朝下待在戰場上。

誰要來一個擁抱?

Q: 我操控<潔斯凱霸權>跟一個躺著的<歐祝泰龍王>,而我的對手用<英雄殞落>瞄龍王;如果我用<猛烈飛斬>來觸發霸權讓龍王站起來,這樣可以反擊英雄殞落嗎?

A: 可以。在英雄殞落結算前,他會再一次檢查目標的合法性;屆時龍王已經站起來(所以也獲得了辟邪異能),也就是他將不再是一個英雄殞落的合法目標。英雄殞落會在結算的時候被反擊,你的對手將不會很開心。

Q: 如果我用<貪歡者謝納戈斯>的大絕招並把<Rampaging Baloths>跟一些地放進戰場,那巴洛西的異能會被觸發嗎?

A: 會!謝納戈斯的異能會把這些牌同時放進戰場,而同時進到戰場的永久物會看到彼此進戰場,所以你將會獲得一些野獸的衍生生物。

Q: 在一場指揮官的比賽裡,我試著用<旭日泰坦>來挖<Song of the Dryads>結附在我對手的<Zombie Outlander>上,他說我不能如此做因為離鄉客有反綠保護,但我任何把靈氣挖回來並不需要目標才對,誰是對的?

A: 就規則來說你們兩個都是對的,但泰坦挖出來的靈氣不需要目標這件事基本上在這裡沒什麼關係。反色包括幾個好處,而其中一個就是反綠的永久物不能被綠色的靈氣所結附–所以把一個綠色的靈氣結附在反綠的生物上是不合法的。

Q: 我可以掩襲從指揮官區掩襲<司鐘珠高>進戰場,不管第幾次都支付 嗎?

A: 不行,你依然要支付指揮官稅。掩襲只是代替印在牌的右上角的費用,在朱高的例子裡那個費用是 ,所有其他的額外費用(包括指揮官稅)都要加上去,所以你依然得交稅。

Q: 如果我從指揮官區掩襲<司鐘珠高>進戰場,那回合結束他還是回到指揮官區嗎?

A: 如果你想的話。用掩襲施放生物會產生一個在把生物移回手上的延遲性效應,但並不在乎這個生物是否本來是從手上被施放的,所以不管生物從哪裡來都會把它移回手上。由於指揮官的規則,你可以選擇把要被移回手上的指揮官移回指揮官區,不過這都是你得決定。

Q: 魔法風雲會賽場規則規定如果主辦人並沒有足夠的基本地,玩家可以用他們自己的地只要那些地的狀況是好的且不會有標記的疑慮。那是不是如果賽場有足夠的地的話我就不能帶自己的地了?

A: 不是。這個規則並非規定的玩家不能用他們自己的地,這只是一個玩家可能會想要使用自己的地的理由。如果你想用自己的地,你必須要先經過主審的同意,但除非主審或主辦人有足夠的理由不讓你用你的地(例如他們有被做記號或其他理由),你通常是會被允許使用的。

我們下週見!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