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把過十年的規則釘在牆上

發表於
222766
鋁已經有了自己的牌,但錫還沒有

 

我們本週要做的是:檢查過去每年我們所回答過的兩個問題,看看當時的答案跟現在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五年前我們也做過同樣的事,相信大家也知道那不輕鬆,不過好在除了六版規則跟 M10 的規則以外,魔法風雲會的規則基本上還算是穩定,所以就讓我們來試試看吧!就算失敗了也算是失敗為成功之母!


 

Q: 我操控一張結附了<Genju of the Cedars>的樹林,如果我的對手把我的樹林用<Blind Seer>變成黑色,我啟動我源獸的異能變身,他會是什麼顏色的?

A:
舊的答案:
源獸的效應會把樹林的類別改為生物 / 地,而副類別為精靈,也就是說整個效應(包括改變顏色跟攻防值改變的效應)會落在分類層的第四層,所以會在盲先知(分類層第五層)的異能前先結算。所以源獸會把你的樹林變成一個 4/4 的綠色精靈生物 / 地,然後盲先知再把他變成黑色。

新的答案:
如你可見,分類層的系統花了一段時間才找到他正確的位置。在早期的規則裡,試圖把所有的互動都變得更加直覺,讓就算是什麼都不懂的人也可以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在不久之前,規則被改為「在系統上」底比較簡單的系統,這比所有人都靠直覺來得好,也誕生了我們現在所用的分類層系統。

現在,一個效應會對不同層產生效用的時候將同時對不同層產生效用。所以在第四層裡,樹林獲得新的類別和副類別,第五層裡將依照時間印記來進行—由於盲先知的效應會先給樹林一個顏色,之後的源獸的異能將會替代掉那個顏色並給他一個更適合他的顏色。

對了,在 2005 年的四月,我們第一次提到魔法風雲會並沒有一個「殭屍 / 猿猴」的類別,這件事一直都是真的直到<謝迪西的寵物>問世為止。好長一段時間不是嗎?


 

Q: 如果<Volrath’s Shapeshifter>複製了<Bringer of the Black Dawn>且對阻擋生物及防禦玩家分別造成三點及兩點傷害,當傷害在堆疊上的時候我棄掉<不可近的菲姬>的話,我是不是就獲得勝利了?

A:
舊的答案:
是的。在當防禦玩家受到傷害的時候,那個本來是信使但現在是菲姬的變形獸就具有一擊斃命的能力,異能將會觸發並放進堆疊,而你的對手將會輸掉遊戲。

新的答案:
由於戰鬥傷害不再使用堆疊,問題裡面提到的狀況將不再會發生,菲姬將也再也沒辦法用變身的方式在戰鬥中獲得踐踏異能。不過還是有個小招:如果你有像<珍奇象>這類可以啟動獲得踐踏異能的生物在墳墓場裡,先讓你的變形獸獲得踐踏異能,然後當他變成菲姬的時候他就依然會保有那個異能,這樣你的變形菲姬將可以將你的對手一擊斃命。

Q: 這題可能被問過很多次了,但我還是想要有一個確定的答案。我的對手用了<Gifts Ungiven>然後只找到兩張牌—他說我必須要把那兩張牌放進墳墓場。但禮物不是說要找四張牌嗎?

A:
舊的答案:
他可以如此做。看看完整規則裡面「搜尋」的那個部分你就可以知道了。

新的答案:
其實舊的答案依然沒有錯,只是問題的核心已經不太一樣了。這雖然這不是一件很直觀的事,但對遊戲來說還是滿重要的:當你在搜尋且有一個條件的時候,你可以找不到因為不然你就得展示你的牌庫給對手看看來證明這件事。由於不想要玩家刻意去記住這件事,新的牌將會用「你可以」或「至多」的字樣來讓玩家在不知道這個小撇步的時候也可以有合理的選擇。所以說到未送出的禮物,他已經被勘誤為「你可以搜尋至多四張牌」,而其他類似的東西也會改為一樣的形式。所以這題舊的答案依然是正確的,只是這個問題可能已經不再是問題了就是了。

Q: 如果<撒拉天使>跟<Akroma, Angel of Wrath>比果凍摔跤誰會贏?

A:
舊的答案:
你為什麼要放棄治療?

新的答案:
時空螺旋的投票裡面顯示愛若瑪永遠會贏,所以這就是答案了。
(譯按:這題到底來幹嘛的?)


 

對不起傑拉爾德,你不知道成為佼佼者是什麼意思。
對不起傑拉爾德,你不知道成為佼佼者是什麼意思。

 

Q: <Master of Arms>這張牌到底是幹嘛用的?

舊的敘述:
先攻。: 橫置目標阻擋武器專家的生物。

新的敘述:
先攻。: 橫置目標阻擋武器專家的生物。防止所有該生物會將造成的傷害。

A:
舊的解釋:
不管你相不相信,新的敘述其實確實保存的這張牌原本的功能。要解釋可能要回到晴空好傳說那個時候的規則,而這是在六版以前了,大意來說:千年以前,當堆疊跟干涉咒語還是一團混亂的時候,規則跟現在是不一樣的。有一個「回合之間」的階段、觸發式異能不能用瞬間咒語回應、橫置阻擋者將不會造成戰鬥傷害等等。

新的解釋:
然後又有了更多的勘誤!

舊的敘述:
先攻。: 橫置目標阻擋武器專家的生物。防止所有該生物會將造成的傷害。

新的勘誤:
先攻。: 橫置目標阻擋武器專家的生物。

是的,之前的勘誤又被拿掉了,因為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幹嘛,他也沒有告訴我們他們要幹嘛,所以這張牌又隨著勘誤變得更爛了…


 

Q: 如果我在戰場上有<Exploration>的時候下了一塊地,那探險被回手後我還可以下另外一塊地嗎?

A:
舊的答案:
你有在下第一塊地的時候宣告這塊地是透過探險下的嗎?如果沒有的話,那就假設你下的那塊地是用掉了你每回合可以下地的額度;但如果你有宣告的話,你就依然保有你每回合的額度還可以再下一塊地。

新的答案:
聽起來很奇怪嗎?是的他就是很奇怪。現在的規則裡面已經不會有這件事情發生了,你只要算你這回合下過的地跟那個你想下地的時間點你被允許下的地的數量就好了,只要後者的數量大於前者,你就可以再下一塊地。


 

Q: 如果我<馭靈械>我的對手,我可以施放他的<Burning Wish>來看他的備牌嗎?

A:
舊的答案:
不行,確實祈願牌可以從備牌裡面找一張,但其中一個原則阻止了這件事:一個玩家永遠不可以看對手的備牌。所以一個玩家即使操控對手的回合也不能看到他的備牌,就像你不能背判一盤敗的時候拿<白金天使>當擋箭牌一樣。

新的答案:
玩家的備牌就像玩家的手牌一樣,現在屬於玩家隨時可以查看的部分—看備牌這並不屬於遊戲的動作,而是視為你本來就擁有的東西。所以當你操控你的對手的時候,你可以查看所有你對手可以查看的資訊—這也包括了他的備牌。所以其實你甚至不需要勞煩再施放祈願就可以看了。


 

Q: 我們可以認證 Cube 輪抽嗎?

A:
舊的答案:
就像 EDH 一樣, Cube 輪抽很好玩但卻不是 DCI 所允許認證的賽事。認證輪抽的原則是所有玩家必須要獲得相同的補充包,且那些包必須要是被密封的。你可以認證海市蜃樓、天羅城塞、家鄉或是秘輪地輪抽,但 Cube 卻不包括在內。

新的答案:
雖然這些特別的賽制不能讓你獲得鵬洛客積分,但你還是可以在週五認證賽裡選擇這個賽制,雖然不知道這跟你想得一不一樣。你依然可以獲得參賽分,店家也可以發 FNM 的閃卡給輪抽的贏家,只是官方不會有任何的排行紀錄;指揮官賽制也是一樣。順帶一提,海市蜃樓、天羅城塞、家鄉或是秘輪地輪抽依然可以被認證沒有問題。


 

Q: 在標準賽裡我可以用<Runed Halo>選<Tarmogoyf>嗎?

A:
舊的答案:
當然可以,你可以選擇任何一張實際存在的牌名。選擇塔莫雖然不一定很有效,不過至少解了燃眉之急不是嗎?

新的答案:
答案是可以說是一樣的,不過算是附加條文吧。如果你把<Vedalken Shackles>簡稱為「枷鎖」或在標準賽裡把<閃電煉擊>講成<炙熱矛>你就虧了。所以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規則將只允許你講一張在你正在進行的賽制裡面合法的牌—這樣雖然你還是有機會開將打到自己的腳,不過總歸機率是小多了。


 

Q: 我可以用<Tel-Jilad Stylus>來殺掉我的<Hunted Horror>送給對手的衍生生物嗎?

A:
舊的答案:
你的對手可能認為那是他的衍生生物,但其實那些都是你的。衍生生物的擁有者是那個把他們放進戰場的效應的操控者,所以由於你操控驚懼獸的觸發式異能,你可以用筆把那些衍生生送送進異次元。

新的答案:
跟 M10 裡其他規則改變比起來比較不那麼重要的就是衍生生物操控者的改變。衍生生物的操控者現在是當他被放進戰場時他的操控者。當我們還在這裡開玩笑的時候,遊戲已經變得不再那麼任性了。


 

Q: 神河任俠傳的玩家手冊裡說如果我把<Evermind>通聯在<Glacial Ray>的話射線會變成藍色的,但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不是這樣,到底是如何?

A:
舊的答案:
手冊是錯的。一個太興奮的官方人員在小組討論到這個問題前就把它寫進去了。最後的規則是「特徵設定異能」並不會被複製,所以你的射線還是紅色的。

舊的新答案:
但就在 FAQ 說手冊是錯的後的不久,手冊反而像變成了預言。這個更動應該在九版或拉尼卡的其中一個規則更新中提到,但卻沒有特別提到特徵設定異能複製的事,所以永銘心間所有的東西還是會被複製上去。

新的新答案:
接著我們來到依尼翠,當提到雙面牌的顏色標示的時候,永銘心間上的特徵設定異能正式被移除。在此之後,被通聯到其他古咒上的將只有「抽一張牌」跟那個不重要的通聯古咒異能,設限也將再也不會成為藍色。


 

Q: 如果我<Dark Confidant>翻到<Assault//Battery>,我會失去五點生命還是我可以選一邊?

A:
舊的答案:
連體牌是很有趣的存在,除了在堆疊上的時候以外,他們都具有兩個不同的特徵;當親信問紅綠小卡他的魔法力費用的時候,他會得到 1 跟 4 兩個答案,所以你會先失去一點生命在失去四點生命,所以最後你的生命會比原本少五點。

新的答案:
我們以前說「1 跟 4 是 5 所以你失去一點跟四點生命但你並沒有失去五點生命」,浙很複雜也難以解釋。多虧了<自行識庫>這不再是一個問題。如果一個效藥問你小卡的總魔法力費用的話,他會直接把兩個加總,然後你失去那個總和,再也不會困擾了。

回到總魔法力費用的問題:「總魔法力費用小於三嗎?」如果你同時得到是跟否的答案,那就是是了。但我想要讓玩家了解一比三小,遠比一跟四不等於五來的容易多了,是嗎?


 

Q: <Spell Crumple>可以擺脫掉指揮官嗎?我不能選擇把它移到指揮官區嗎?

A:
舊的答案:
你只有在指揮官要被放進墳場或被放逐的時候才能把他移回指揮官區。咒語起皺的自身替代式異能—會改變反擊咒語的效應,並把指揮官放為牌庫。接著把指揮官移到指揮官區的替代效應將不會生效。

新的答案:
這太殘酷了,不過這件事以後不會發生了。從韃契龍王開始,手牌跟牌庫將也是你可以把你的指揮官移回指揮官區地方。


 

鋁曾經也也是貴金屬,但怎麼樣都不會比黑蓮花貴。 一盎司可是要六千美金呢!
鋁曾經也也是貴金屬,但怎麼樣都不會比黑蓮花貴。
一盎司可是要六千美金呢!

Q: 我可以用<Illusionary Mask>施放面朝下施放雙面牌嗎?

A:
舊的答案:
沒那麼好的事。根據規則 711.4,雙面牌將無法被面朝下施放,所以試圖以面朝下雙面牌是不合法的。

新的答案:
這條規則移到了 711.8,並被分解開來以適用顯化這個規則—雙面牌也被允許可以面朝下施放或以面朝下的方式存在。但一旦當雙面牌在戰場上時,你不能把它翻成背面。所以狼人依然會對<Ixidron>造成威脅。那些狼人現在只是帶著面具待在戰場上。

Q: 如果我用<幻象身影>複製我對手的<Ulamog, the Infinite Gyre>會發生什麼事?

A:
舊的答案:
他們兩個都會一起因為傳奇法則而被放進墳場,不過我想這個你可能已經知道了,不過比較特別的是只有原本的的鎢拉莫會被洗回牌庫裡。在「從戰場被放進墳墓場時」的的觸發式異能會的時候回頭看看他觸發的時候是長什麼樣子,但「從任何地方被放進墳墓場時」的觸發異能(就像奧札奇的傳奇)只會在他待的那個地方觸發。所以當幻象鎢拉莫在你的墳場裡的時候,他就只是不具有「把我跟所有東西一起洗回去!」異能的幻象身影。

新的答案:
現在傳奇法則不會讓他們兩個一起消失(我在讀過去的文章的時候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他們會一起死)。在 M14 之後,傳奇法則只對單一玩家生效,而原文裡面的其他答案都依然還是正確的。


 

Q: 我有一個 3/3 的半人馬衍生生物,而我的對手施放<背叛本能>把它偷走了。如果我回應施放<根生衛護>來獲得另一個半人馬以進行阻擋,我留下那隻會不會毀壞嗎?那我對手拿走那隻呢?

A:

舊的答案:
你的半人馬會不可毀壞,但你對手偷走的半人馬則不然。首先你要先照著根生衛護的敘述走:你先殖民,然後你的東西變得不可毀壞,接著事情就開始變得比較奇怪:當大部分的效應例如增加防禦值或給異能等地,都會被鎖定在效應產生的那個時候,但變得不可毀壞並不是。不可毀壞只是暫時改變了遊戲的規則,所以會隨著遊戲進行持續的更新—由於被偷走的半人馬不再是你所操控的生物,他也就不再不可毀壞了。

新的答案:
根生衛護在不可毀壞變為關鍵字「不滅」之後,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用法是相同的,但上面的問題卻不屬於一般的用法。你會先獲得半人馬,接著他們兩個都獲得不可毀壞,然後其中一隻被抓到對面—但那隻叛徒依然會有不滅異能。所以他當不得不背叛你的時候,他的雙胞胎可以擋下暫時的一擊,然後兩人一起協力在下個回合打回去。


 

Q: 在我宣告攻擊者之前,我的對手用<霜息>瞄了我的兩隻生物,如果我回應用<護林人的智謀>來讓其中一隻獲得避邪異能會發生什麼事?

A:
舊的答案:
會發生有趣的事!首先霜息會結算,由於他依然剩餘一個合法目標:那個不具避邪異能的生物,他會橫置那個生物而那個可憐蟲也不能在下個回合站起來;然後假設你繼續用另外那個獲得避邪異能的生物進行攻擊(而且他沒有警戒異能的話),他也將不會在你的下的回合站起來!
基本規則是因為我們通常把「不合法的目標」視為不會被影響,但這其實並不是真的,他依然可以對不合法的目標造成影響,只是會受到比較多的限制。在完整規則 608.2b 裡面提到,當一個咒語或異能至少具有一個不合法的目標並結算的時候,(深呼吸)那部份的咒語或異能將不會對該不合法的目標進行動作、讓其他物件對該目標進行動作、或讓該目標進行任何動作。所以霜息不能橫置該不合法目標的生物(不能對不合法的目標進行動作),但還是可以讓該生物在其操控者的下個回合站不起來。

新的答案:
舊的答案好多字!這確實造成了玩家間很多的爭論,而也很多認真的討論串試圖的要解決這個問題—確實原本的答案好像怪怪的。於是,完整規則 602.8b 在眾神創生後修改,不再允許持續性效應對不合法的目標造成影響。


 

Q: 我聽很多關於瑞士制先後手的討論,是所有八強都適用嗎?

A:
舊的答案:
不,這只限制於 PTQ 或更高等級的比賽,其他的比賽都是選擇性的且必須要在賽前先宣布。回答不知道這個規則的玩家:在瑞士制預賽排名比較高的玩家可以在八強 / 四強 / 冠亞的第一場比賽選擇要先手或後手,而不再是隨機決定。

新的答案:
大家對於這個改變似乎都很熱衷。在龍命殊途起,這條規則將適用於所有的單淘汰賽制。造成的影響就是玩家「稍微」的減少了約合的次數吧!


 

Q: 如果我把<太陽神赫利歐德>用<化蛙術>變成青蛙會怎麼樣?

舊的答案:
讓我們來看看分類層:

第 4 層:赫利歐德可能會變成不是生物。如果他還是生物,他就是「傳奇結界生物—蛙」,如果他不是生物了,他就指示一個「傳奇結界」而已。

第 5 層:赫利歐德變成藍色。

第 6 層:赫利歐德失去所有的異能,使得他「生物具有警戒異能」的異能不再生效,並移除他不滅跟做衍生生物的異能。這並不會因為他之前如果生效變成不是生物的異能而改變,這兩個分別是沒有關係的。

第 7b 層:如果赫利歐德還是生物,他會變成 1/1;如果他不生物他就不能獲得攻防值,這個部分將被跳過。

就像其他分類層的情況一樣,解法就是慢慢的一步一步解,你就會發現他們不可怕—可怕的是赫利歐德變得這麼爛……

新的答案:

不再開不好笑的玩笑了,神要生氣了。


 

Q: 在一場比賽中如果我贏了而我的對手忘了展示他的面朝下的牌,我是不是也獲得第二盤的勝利?

A:

舊的答案:
首先很重要的是沒有把面朝下的生物在遊戲結束時翻成正面(規則要求你如此做來確保他們的合法性)只有在競爭級別或專業級別的比賽才會造成一盤敗。在一般級別的比賽,例如週五認證賽或是其他的店家比賽,這些比賽是沒有一盤敗的判罰的—裁判必須要告訴玩家正確的做法是如何,也只有在同樣的錯誤一而再再而三的情況下才會給判罰。

第二,在韃契可汗時公佈的賽場規則更新裡面提到,在競爭或專業級別比賽立面的一盤敗只會對動作發生的該盤生效—即便是輸掉遊戲的玩家做了這件事。這並不會在這局比賽還沒打完前造成實際上變為一局負的判罰。

新的答案:
然後十二月中一個非表訂的更新不再讓具有變身異能的生物會造成一盤敗。如果你忘記了,還是會是一個警告;但如果主審認為你沒有展示是因為你把海島面朝下施放,那依然是取消資格。


 

謝謝大家十年來一直陪著我們,謝謝。

在《顱內植入:把過十年的規則釘在牆上》中有 2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