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古城兵盡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811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 DCI二級裁判Klarc

 

NewImage

手上有把發光的劍還要門幹嘛?

 

大家好!歡迎來到兵臨古城系列發售之後的第一期「正常版」顱內植入。各公會的導覽已結束,所有的古城也已兵臨,而我們也終於正常回答來自多元宇宙各處的魔法風雲會規則問題。不過在正文之前,我想先稱讚一下James。他在上週的古魯專題中搞定了Moko。自Moko殭屍化之後,它的寫作表現一直都很正常不需要翻譯,但是在上一期裡,他的古魯本能爆發出來,非得讓人給它找個翻譯才肯開始寫。感謝你為團隊所作的犧牲啊,James!

 

如果你有任何規則問題,請寫信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我們的作家會回答你,而你的問題更有機會出現在以後的顱內植入中!

 

 

[q]我墳場有三張牌,其中一張是底密爾護符,我對手操控的吞噬畸變體目前是3/3。我能用迅咒法師返照底密爾護符消滅那個畸變體嗎?

 

[a]可以的。施放咒語的第一個步驟就是將它從目前的位置移到堆疊上,稍後你才會為其指定目標。當你將其移動到堆疊時,畸變體立刻就變成了2/2,因此它現在是護符第二個模式的合法目標。

 

 

[q]當殘肢毀傷結算時,會計算蔓生墓園這樣的電震地嗎? 葛加理公會門林地墓園呢?

 

[a]殘肢毀傷計算的是你操控的沼澤數量,這裡的沼澤指含有「沼澤」此副類別的地。它們不一定非得是基本的沼澤,所以蔓生墓園會計算在內,被 污化地界所結附的地也是。葛加理公會門和林地墓園能產生黑色魔法力,但沒有沼澤這個副類別,在殘肢毀傷看來他們和Elves of Deep Shadow沒多大區別。

 

 

[q]如果我給Jhoira of the Ghitu佩帶幻影師護臂,我能用她的異能一次延緩兩張牌嗎?

 

[a]很遺憾,不行。放逐一張牌是尤依拉異能起動費用的一部分,而費用是不會被複製的。不過呢,複製出的異能會記得你付費時放逐的牌,所以複製品加上原來的異能一共會在放逐的牌上放置總計8個計時指示物!你本來希望可以施放兩個咒語,但實際上你得到的反而是個需要花兩倍時間才會發生的一個咒語,這怎麼看都不划算啊。

 

 

[q]我操控瑟雷尼亞之聲卓塔妮,打算用獅群喚師阿耶尼的大招加一拖拉庫血。不過,我的對手操控了一個覓血師。這樣會發生什麼事?

 

[a]如果你起動阿耶尼的大絕,對你可有點糟糕……你會將等同於你生命數值的一群貓咪放置進場,然後等量的覓血師異能和卓塔尼異能同時觸發。這些觸發式異能會按APNAP原則進入堆疊,由於這是你的回合,所以卓塔尼的異能會先進入堆疊,隨後是覓血師的。然後呢,後發先至,先結算的也將是堆疊頂上的那些覓血師異能,然後你會失去等同於你生命數量的生命……慢走不送囉!

 

 

[q]假設我操控一堆奧扎奇後裔衍生物(Awakening Zone),然後我犧牲它們來產生魔法力。我可以用Second Sunrise把它們弄回來並再次犧牲獲得大量魔法力嗎?

 

[a]不行。有兩個原因︰首先那些衍生物在進墳場之後很快就消失了,此時你還沒機會施放二度日升;其次,二度日升只會從墳場移回,而衍生物並不是牌。

 

 

[q]若我操控Leyline of Singularity,我能用Time of Need找出迅咒法師嗎?

 

[a]想法不錯,但是不行。非凡地脈只會影響永久物,而永久物只存在於戰場上,所以你牌庫中的牌不會受其影響。因此你牌庫裡的那個迅咒可能很勁,但他並不是傳奇。

 

 

[q]如果我使用Riptide Mangler的異能來讓它的力量值變成撒拉聖者的力量值,那它的力量會隨我的生命值變動嗎?

 

[a]這很有趣,並可能有點實用價值,不過答案是不會。當激流破壞者的異能結算時,它會檢查撒拉聖者目前的力量值,隨後產生一個持續性效應,將激流破壞者的力量設定為該值。而這個效應的效果是鎖定的,撒拉聖者之後的力量變化不會影響到它。

 

NewImage

我今天好像不太一樣……

 

 

[q]如果我對對手的生物施放頓成雜種,然後他回應給予那個生物辟邪異能,那他還能獲得那個衍生物嗎?

 

[a]不會。當頓成雜種開始結算時,會檢查其目標是否合法。辟邪使得該生物變成了非法目標,因此頓成雜種會因為其唯一目標不合法而被規則反擊。你的對手不會平白獲得一個衍生物,不過至少他保住了他的生物。

 

[q]承上,如果改成對手讓那個生物不會毀壞呢?

 

[a]這種情況下,他的生物會活下來,[i]而且[/i]他也會獲得那個衍生物!不會毀壞並不使該生物變成非法目標,因此頓成雜種不會被規則反擊,它會如常結算並盡可能達成目標︰首先它會試圖(並且失敗)消滅該生物,然後因為衍生物的創造和目標生物是否被消滅沒有關聯,因此你的對手會獲得一隻快樂的3/3青蛙鱷魚衍生物。

 

 

[q]我的對手操控鑿靈鑽和上面有三個指示物的Bloodchief Ascension。我操控Vampire Hexmage,打算犧牲它來清掉騰揚上的指示物。如果我這麼做,對手的組合技會把我搞死呢,還是我有什麼辦法排好堆疊讓自己活下來?

 

[a]很不幸,你無法改變異能進堆疊的順序。起動邪術吸血鬼的異能時,你會先將它放入堆疊,然後支付費用時會觸發血侯騰揚的異能,所以堆疊中對手的觸發式異能會在你的起動式異能之上,後發先至的結算,觸發鑿靈鑽的異能並放入堆疊,依舊在你的異能之上。鑿靈鑽和騰揚會持續互相觸發直到你被鑿死為止,而你的邪術吸血鬼異能自始至終都沒有結算的機會。

 

 

[q]假設我操控兩個生機大師,然後我施放鬼影閃爍指定他們兩。那他們兩回戰場時上面會有多少指示物?

 

[a]他們回來時上面都不會有指示物。生機大師的異能只會在以下的情況中生效︰生機大師已經在場,而此時另一個生物進場。這是因為這個異能會創造出一個替代式效應,而不是進戰場的觸發效應。你的兩個生機大師同時回到戰場,因此哪個都沒有在另一個進場時「已經在場」,所以它們的異能不會對彼此生效。

 

 

[q]如果對手對我施放收割精魂,我施放令其回響複製它,那我得到的複製品是和原版使用同一個X值還是以我操控的力量最大的生物來計算?

 

[a]會以你的生物計算。如果X是由你的對手選擇的值,比如說火球,那令其回響就會將該決定複製在內。對於收割精魂,X不是可選擇的值,而是在結算時才決定的。結算時的這個「你」指咒語的操控者。複製品由你操控,因此X的值會由你的生物來決定。

 

 

[q]我的對手操控Sulfuric Vortex,我用Solemn Offering消滅它。我能獲得生命嗎?

 

[a]沒問題!你得按莊嚴獻祭牌面上的順序執行,因此你會先消滅硫磺旋風,然後獲得生命。你獲得生命的時候硫磺旋風已經不在場了,因此那個阻止你獲得生命的替代式效應也不再生效。

 

NewImage

無止盡的力量!

 

 

[q]我的對手用一隻9/9生物攻擊,而我用波洛斯裁定師阻擋,我能用裁定師射3點還是9點傷害?

 

[a]這取決於那個9/9有沒有踐踏異能。如果有,你的對手只需分發給裁定師致命傷害,剩下的分發給你,因此裁定師只會受到3點傷害。如果那個9/9不具有踐踏異能,那他就必須將全部9點傷害分配給裁定師。生物的防禦力並不會限制它所受到的傷害,因此裁定師會在挨揍的同時愉快的發出9點傷害。

 

 

[q]我的對手用犄牙獸攻擊,我用波洛斯裁定師進行阻擋。我能用裁定師的異能打掉犄牙獸帶來的小傢伙嗎?

 

[a]不行。犄牙獸的異能和波洛斯裁定師的異能會根據APNAP順序同時進入堆疊,而你必須在波洛斯裁定師的異能進堆疊時為其指定目標。由於此時犄牙獸的異能還未結算,所以戰場上沒有你可以指定的野獸衍生物。就算角色顛倒,是對手的犄牙獸在阻擋你正進行攻擊的波洛斯裁定師,結果也會一樣。

 

 

[q]我用金夜之刃姬瑟拉狠打對手的臉,而對手施放了Healing Salve來防止接下來對他造成的三點傷害。姬瑟拉的加倍效應和藥膏的防止效應如何互動?他會中4點還是7點?

 

[a]由對手選擇。多個替代式效應同時生效時,將要受到影響的玩家選擇其生效的順序。他可以選擇先防止其中3點然後加倍剩下的2點(中4),或是先加倍成10點再防止其中3點(中7)。

 

 

[q]如果我將縱火鬼怪龍葵小販魂繫,它能在死去時造成死觸傷害嗎?

 

[a]可以!雖然說魂繫會在縱火鬼怪掛掉時解除,但它還是在魂繫狀態下死去的。當它的異能結算時,遊戲會檢查最後的已知狀態,而當時它的確是個活生生、帶死觸的鬼怪,因此它死後扔出去的火把仍具有一擊必殺的力量。

 

 

[q]悲劇失足會觸發告解高階僧侶的消滅異能嗎?

 

[a]不會。僧侶的異能只有在受到傷害的時候才會觸發。雖然獲得-1/-1或是-13/-13都是個讓人非常不快而且致命的經驗,但那並不是傷害,所以不會觸發僧侶的異能。

 

 

[q]我的對手在他的回合延緩了Rift Bolt。在他的下一個回合,他抽牌之後才想起他有個延緩的咒語。這時候要怎麼辦?他還能施放時縫之雷打我3點嗎?我是否應該在他抽牌之前提醒他?

 

[a]首先,你不必為對手的觸發式異能負責,所以沒提醒他也是絕對OK的。當然,如果你想要展現良好的運動家精神你也是可以提醒他,不過不那麼做也是可以接受的。你的對手現在錯過了他的觸發,在一般級別比賽,比如FNM中,他被允許現在結算這個遺漏的觸發,移掉那個指示物並施放時縫之雷;如果在競爭級或是專業級比賽,比如說PTQ或以上的比賽,裁判會給你選擇權,是否允許對手現在將這個遺漏的觸發式異能加入堆疊。如果你選擇不要,那這張牌會帶著一個指示物保持被放逐的狀態,所以除非對手又忘了,否則他就可以在下一個維持階段施放它。

 

 

[q]我可以知道對手用的套牌總共有多少張嗎

 

[a]可以的。某區域中物件的數量是推斷訊息,這是說這類訊息玩家有權獲取,但需要一些技巧才能確定。在一般等級比賽中,推斷訊息也算是公開訊息,如果你詢問對手,他也必須誠實回答。但在競爭級別中,你的對手可以拒絕回答或誠實回答。如果他拒絕,你可以透過清算他牌庫中的牌張數量來自行得出答案。只是你必須小心,清算時不能改變牌張的順序,也不能看那些牌張的正面!

 

 

以上就是本期顱內植入為您精選出的規則問題。在說掰掰之前,我想告訴你們三月底在俄亥俄州有個魔法風雲會慈善比賽。獎品豐富,如果有空就過來參加比賽,做點好事吧!

 

感謝閱讀,我也希望可以在MS上看到你施放咒語!

 

– Carsten Haese

在《顱內植入:古城兵盡》中有 5 則留言

  1. 哈哈 您說的也是,現實生活中的確不可能出現這種情形,只是當下突發奇想的一個問題而已:p

  2. 針對現實我個人比較好奇,什麼樣的情況會讓對手記得要拔指示物,卻又忘記要施放?^^a

    如果以規則上來說,基本上,沒有指示物的延緩咒語是無法再維持階段再讓玩家去拔除指示物,既然無法拔除指示物,玩家是『無法』在施放他的,因此,該咒語會永遠被放逐中。

    1. 對手:我準備拔掉這個指示物施放Rift Bolt!…
      拉奇大叔:等等喔!我先上個廁所。
      拉奇大叔:等等喔!我先咬一下早餐。
      拉奇大叔:等等喔!你覺得台股今天漲還是跌?
      拉奇大叔:等等喔!(以下數千言)

      對手:………..算了我回合結束換你。
      Rift Bolt表示:

      (以上為設計對白)

  3. 一個時縫之雷的延伸問題請教,假設今天對手移去時縫之雷指示物後”忘了”施放,假設我不讓此咒語加入堆疊,是否對手就永遠無法施放了該咒語? 謝謝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