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我們還沒到嗎?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1294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DCI二級裁判Hans

NewImage

「我們到了嗎?」

「還沒!」

 

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尼茲之旅的發售才幾週而已,距離下一個售前現開賽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過,這將是詭局發售前的最後一期顱內植入,而我對於未來也是充滿了期待。

(譯按:另外,我們很高興向大家宣布,屬於臺灣魔法風雲會裁判的信箱正式開張。

如果你有任何問題,包括規則問題、賽場碰到的狀況、或是對這群黑衣人有任何的疑問及有想反應的事情,都歡迎寫信到 TaiwanMTGjudges@gmail.com,我們將會盡快回答您的問題並盡可能滿足您的需求,並將問題最整理後不定期刊出。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NewImage

 

Q: 我的對手以我操控的海神塔薩為目標施放弒神,如果我回應轉變 // 燃燒把藍神變成怪奇,那他的弒神會落空嗎?

A: 可能不會。弒神瞄的是結界,而轉變並不會移除塔薩身上的牌類別。塔薩會變成一個 0/1 的怪奇結界生物,所以他依然是弒神的合法目標。更糟的是,一旦塔薩被放逐,他就會成為一個跟怪奇沒有任何關係的物件。弒神在放逐區發現他是神,就會讓你的對手放逐你墳墓場、手上跟牌庫裡的塔薩。

NewImage

 

Q: 我操控克羅芬斯的駿馬並施放解讀骨卦,哪些牌是我需要展示的?

A: 你永遠都必須要展示牌庫頂的第一張牌,不過這裡要注意的是:當你在占卜的時候,你的牌庫頂牌永遠都是你占卜的那兩張牌上面的那一張,所以你也沒有理由要展示你牌庫的第三張牌。一旦你結束占卜,你就必須要展示你牌庫頂的那張新的牌(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你原本的那張牌庫頂牌),接著你的兩張牌是一張一張抽的,所以你抽一張,展示下一張,然後再抽第二張,再展示下一張,就是這樣。

NewImage

 

Q: 如果我在我對手的Urza’s Mine上施放Spreading Seas,他還可以跟Urza’s Power PlantUrza’s Tower組成傢俱組嗎?

A: 不行。克薩地檢查的是你對手的地的類別,而非檢查名字。你對手的礦脈的名字還是叫礦脈沒變,但她已經不屬於「克薩的」或是「礦脈」,所以並不會視為一套傢俱組。

NewImage

 

Q: 我施放Shardless Agent然後傾曳,翻到Stifle,我可以用阻抑來反擊傾曳的觸發嗎?

A: 可以。把異能移出堆疊是結算的最後一個動作,所以當他在結算的時候,即便你會在結算中間施放一個咒語,異能依然在堆疊裡,也可以是那個咒語的合法目標。當然,當阻抑準備要結算的時候,傾曳的異能已經離開堆疊了,所以阻抑會在結算的時候被反擊並放進墳墓場,不過這應該比你什麼都不做讓他被放到你的牌庫底來的好。

NewImage

 

Q: 我施放閃電謎題並以我有操控鵬洛客的對手為目標,我可以知道我會打幾點之後再決定要不要轉到他的鵬洛客身上嗎?

A: 當然可以。轉移傷害到鵬洛客身上的規則是一個替代式效應,直到傷害要造成前才會生效。所以你可以先占卜,展示你的牌庫頂牌後再決定你要不要轉移傷害。

NewImage

 

Q: 我操控兩個基本地跟一個被化金變出來的黃金衍生物,我可以施放我手中的Frogmite嗎?

A: 可以,在施放咒語的過程中,你會經過一連串固定順序的步驟,其中跟你這個問題有關的就是:你會先決定咒語的費用,接著才是啟動魔法力異能並支付費用。所以當你在決定費用的時候,你操控一個神器,然後咒語的費用變成 。費用會在這裡被固定,所以並不會因為你犧牲了你的黃金衍生物來產生魔法力而變為

NewImage

 

Q: 我用不息信標瞄了一個我對手墳墓場裡的生物牌,如果我對手回應用腐食流漿放逐了那張生物牌,我的信標還會被洗回牌庫嗎?

A: 不會。不息信標只有在他結算的時候才會被洗回牌庫,在這個例子裡,他會因為目標變得不合法而被反擊所以不會結算,不會有任何效應發生,他也會待在你的墳墓場裡。

NewImage

恐懼比劍更傷人。

 

Q: 我可以變身易形地窖來阻擋我對手俱有恐懼異能的生物嗎?

A: 不行。一個俱有恐懼異能的生物不能被黑色跟神器生物以外的生物阻擋,但變身後的易形地窖不屬於任何一個。變身效應並沒有給他任何顏色,所以他就是一個沒有顏色的生物;變身異能給了他所有生物的類別,但神器是一個牌類別,而非一個生物類別。

NewImage

 

Q: 如果我心靈操控了對手的花叢幻靈我可以抽牌嗎?

A: 可以!星彩異能是一個一般的進戰場效應,所以他會在有東西進戰場後檢查是否觸發。當心靈操控進到戰場後立刻結附了幻靈並讓你獲得操控權,所以他會看到一個結界剛剛進到戰場並觸發讓你抽牌的異能。

NewImage

 

Q: 我用承陽劍裝備了我的衝鋒獾並攻擊,我的對手覺得用偉柯帕血爵阻擋他是個好主意,是嗎?

A: 不然,承陽劍的異能並不會以血爵為目標、對血爵造成傷害,或做任何反色保護可以保護的事情,所以結果會是血爵的反白保護一點用都沒有。承陽劍的異能會在宣告阻擋者的時候把血爵放逐,所以當戰鬥傷害造成的時候,沒有東西擋在你的獾前面,所以你可以把所有的傷害全部踏到你對手身上。更糟的是,你對手將不能再施放任何血爵,所以我想他應該不會想要如此做。

NewImage

 

Q: 我的對手用了乙太精怪的異能來把它變成不能被阻擋並攻擊,如果我轉變 // 燃燒他,我可以阻擋嗎?

A: 不行。乙太精怪的異能會在遊戲中產生一個阻擋的限制,他並沒有給精怪任何的異能,所以轉變也不能移除。轉變會移除精怪的啟動式異能,但由於那個效應已經產生了獨立的效應,所以他身上的光環將會讓他依然不能被阻擋。

NewImage

 

Q: 我操控克羅芬斯的駿馬然後我牌庫頂有一張蔓生墓園,如果我從我的牌庫頂施放墓園,我可以在決定要不要付血前看到我的下一張牌庫頂牌嗎?

A: 不行。當你從你的牌庫頂施放地牌的時候,他會直接從你的牌庫進到戰場,中間不會去任何地方。你必須要在墓園進到戰場的時候決定要不要付血,所以當你在做決定的時候,那張地實際上還在你的牌庫裡面。

NewImage

 

Q: 我的對手試圖用Electrolyze電我的兩隻Birds of Paradise,如果戰場上沒有其他生物,我可以移轉咒語並對我的對手造成兩點傷害嗎?

A: 不行。移轉讓你可以選擇新目標,但他並沒有讓你改變目標的數量,另外,由於電解敘述中只有使用「目標」這個字眼一次,所以你不能將兩個目標指向同一個東西。你可以把其中一個目標轉到你的對手身上,但另外一個還是會電了你的鳥,或你願意讓他電在你身上。

NewImage

 

Q: 我操控Paradox Haze並在我對手的回合施放Ray of Erasure,我是不是在我的下個回合可以多抽兩張牌?

A: 你只能多抽一張。Ray of Erasure 會產生一個期限的延遲性觸發式效應,所以它只有在下次的時候才會觸發。這會你下次的兩個維持步驟裡的第一次,之後延遲性觸發效應被用掉之後就不會在你的第二個維持觸發了。

NewImage

馬上…

 

Q: 我的對手操控結附在一任意生物上的蒙恩羊蹄人,如果Copy Enchantment進戰場複製羊蹄人,我可以把它結附在我其他的生物上嗎?

A: 不行。複製結界只有在進戰場的時候才會複製羊蹄人,在堆疊裡,他還是複製結界,所以你永遠都不會有可以支付神授的機會。另外,複製結界只會複製印在羊蹄人身上的特徵,她並不會複製羊蹄人變成靈氣的效應,所以他就會以結界生物的樣貌進到戰場。

NewImage

 

Q: 在雙頭巨人賽中我要怎麼用平息暴亂

A: 這樣看情況。即使在雙頭巨人賽中,傷害還是對個別玩家造成的,而平息暴亂只會防止對你造成的傷害,而不會防止對你的隊友造成的傷害。如果你的對手用墨癸斯的狂信徒對你的隊伍造成傷害,平息暴亂就會有一半的效果;如果你的對手把未被阻擋的對你們攻擊的生物的戰鬥傷害全部分配到你的隊友身上,平息暴亂將會一點用都沒有。

NewImage

 

Q: 我可以用塞洛斯的神來當我的指揮官嗎?

A: 當然可以!指揮官規則只要求你的指揮官必須要是傳奇生物,而塞洛斯的神確實是。雖然他們的異能讓他們有時候不會是生物,但那只是在遊戲中戰場上的異能,當你在組套牌的時候,這並不會讓你的套牌變得不合法,所以神當然可以當你的指揮官。

NewImage

 

Q: 我可以用Riftsweeper來把我對手的指揮官從指揮官區洗回去嗎?

A: 不幸。時縫蕩空師只能選擇在放逐區裡面的牌,而指揮官區跟放逐曲是不一樣的。曾經指揮官還叫做將軍的時候,指揮官區還不存在而指揮官是待在放逐區裡面,不過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NewImage

 

Q: 在一場指揮官遊戲裡,建明操控Hive Mind並施放了Pact of Negation,並讓 Toley 跟我另外兩個人獲得了複製品。我可以用我的條約來反擊 Toley 獲得的條約,讓他可以活下去幫我報仇嗎?

A: 這樣看這是誰的回合還有你們的回合順序是怎麼樣的。條約的複製品會照順序被放進堆疊,從主動玩家開始,跳過原始咒語的操控者。你只能以當你的複製品被放進堆疊時已經在堆疊裡的咒語回目標,所以如果這是 Toley 的回合,你就可以如此做;如果這是你的回合,你就不能如此做;如果這是建明的回合而且他坐在你左邊你就可以,如果他做你右邊你就不行,不過建明這樣做真的太過分了!(譯按:最後一句是小編自己加的 XD)

NewImage

 

Q: 在一場 PTQ 裡,我的對手想用切分來反擊我的突發衰敗,如果我叫裁判,他會因為違反比賽規則而獲得警告嗎?

A: 不會,你對手做的事情是合法的。突發衰敗並沒有讓它變成反擊系咒語的不合法目標,他只是讓自己在反擊系晝與結算的時候不能被反擊。切分會結算然後無法反擊你的咒語,接著遊戲繼續。

NewImage

 

這就是本期的問題集,我們下週見!(譯按:有任何其他問題也歡迎寫到裁判信箱來噢!)

– Carsten Haese

在《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我們還沒到嗎?》中有 2 則留言

  1. 但另外一個還是會電了你的鳥,或你願意讓他電在你身上。

    還是電在自己身上好了,感覺比較不痛(抖)

  2. Q: 在一場指揮官遊戲裡,建明操控Hive Mind並施放了Pact of Negation,並讓 Toley 跟我另外兩個人獲得了複製品。我可以用我的條約來反擊 Toley 獲得的條約,讓他可以活下去幫我報仇嗎?

    ………………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