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章

翻譯文章:系列核心之旅,第一部分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mm/296
作者:Mark Rosewater
譯者:任建明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在預覽週之後,我喜歡用一兩篇文章來談談設計單卡的故事。我有很多故事要說,所以我們就別浪費時間在開場上了吧。

NewImage

 

這張牌可能會讓一些人在第一次看見它的時候感到困惑。白色牌有辟邪?辟邪不是綠色和藍色的玩意嗎?沒錯,這能力在白色牌上幹嘛?對新手來說,這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辟邪,這個生物本身沒有辟邪異能,它把辟邪…給了你,也就是它的操控者。

大部份的生物異能無法被給予到玩家身上,所以這是個詭異的例子。以下是設計或開發團隊做出某些顏色不明的牌的狀況:他們會把我當作顏色特性的導師並且拿著一些牌來詢問我的意見,看看我覺得這些牌應該是什麼顏色的。有些時候,他們心裡已經有自己的答案,只是看看我同不同意;但有時候,他們只是想試著搞清楚牌的顏色歸屬。

我相信這張牌的討論大概像是這樣:

他們:Mark,你能告訴我們這張牌的顏色嗎?
:當然。
他們:一個可以給你,這位玩家辟邪異能的生物。
:你們想把辟邪給玩家?
他們:是的。
:那是白色的,之前的例子是Ivory Mask,最後見於第九版,它能給你,這位玩家帷幕異能。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東西。
他們:所以是白色的?
:沒錯,白色。
他們:3Q。

NewImage

 

我們很早就有計劃讓阿耶尼在故事的第三集,也就是第三個系列出現了。事實上,獅族之所以存在塞洛斯(許多人指出他們是塞洛斯少數並非來自希臘神話的部分),部分原因是我們想要塞洛斯有一些讓阿耶尼感覺回到家的特質。

阿耶尼代表了第十種、同時也是最後一種出現在鵬洛客身上的雙色組合。我確定很多人好奇阿耶尼的白/綠色組是否是因為我們還沒有這種色組鵬洛客的關係,答案是「類似」,接下來讓我帶各位回顧設計的過程。我們知道自己想要阿耶尼,我們也知道主角會是艾紫培。

即便創意團隊可以選擇哪個角色要被做成鵬洛客,他們還是得與開發團隊合作,確定這張牌有良好的顏色平衡。純白艾紫培的存在(一般來說,單色的主角會幫助她透過在更多的套牌出現而增加能見度)代表了第二個純白鵬洛客會有點尷尬。如果必須,我們還是可以這麼做,但確實會有一些警示狀況。

正當團隊開始檢視雙色阿耶尼的選項時,發現並沒有太多合理的選擇。同時,開發團隊被告知綠/白將會是唯一還沒出過的鵬洛客色組(奇奧拉是倒數第二種),而綠/白也和阿耶尼的背景相合。這代表了綠/白解決了我們的問題,也讓我們可以做一些玩家要求已久的東西。

NewImage

 

魔法風雲會的第一個延伸系列 – 阿拉伯之夜有這樣的一張牌:

NewImage

 

牌的敘述是你把一個生物鎖到監獄裡,它會待在裡面直到有人消滅了籠子。我不確定為什麼它是一個結界,也不確定為什麼它是黑色的,但它是我在阿拉伯之夜裡其中一張最愛的牌。

幾年之後,我在設計洛溫時覺得是時候重做這張牌,不過要做成它命中註定的顏色 – 白色。黑色不會把東西鎖住,黑色只會把它們殺掉。而白色是個有高度道德觀的顏色,除非必要不然白色不會殺掉任何東西。同時我也是白色的大粉絲,無論如何,它變成了這張牌:

NewImage

 

這張牌很棒,我們一直重印了它很多年,不幸的是,它有個小問題。你看這張牌實際運作的方法,它有一個「進入戰場」的觸發以及一個「離開戰場」的觸發。第一個觸發會將非地永久物移除,而第二個會把它放回來。所以如果你使用遺忘輪然後立即消滅它的話,你可以讓它的離場觸發在進場觸發之前先發生,如果你操作得當,你可以讓那個非地永久物像變了心的女朋友永遠回不來了。

這樣的做法非常不直覺,而且也完全不是這張牌當初設計的目的。我們試著用規則避開這狀況,但我們無法在不造成其他問題的狀況下修補這個漏洞,所以解決方案就是做一張新版本的遺忘輪,於是來了,遺忘輪 2.0。

NewImage

 

阿特拉斯是泰坦之一,宙斯及眾神粉碎了他對奧林帕斯的政變計劃。作為處罰,阿特拉斯被迫頂住天界法球(也就是世界)。如果你曾經看過希臘神話裡有個人把地球舉在他的肩膀上,那就是阿特拉斯了。而且沒錯,「圖集(atlas)」這個字也是因為他命名的。

不管怎樣,我們怎麼能在製作一個希臘系列的時候忘記阿特拉斯呢?我們在三個系列中試過幾個不同的版本,但這是最後付印的。我真的喜歡他的背景敘述,如果有事情發生在「阿特拉斯」身上的話,整個世界可是會崩毀的。

NewImage

 

為了讓一個環境進步,我們試圖做的其中一件事將遊戲機制變得獨特並且把這些機制更加進化。神授可能是這個環境最為顯眼的機制,我們收到許多玩家的要求,希望可以讓神授做些不一樣的事情,最常見的要求就是做一些你可以放在對手生物上的神授生物。這件事情比各位想的要來的棘手。

第一個問題是,所有塞洛斯與天神創生的神授牌都給予與神授生物本身相同的攻/防加成。這樣給予正面加成的話,是很難做出大家會想神授到對手生物上的牌的。所以,我們設計的第一個版本並沒有給予數值加成,但每當我們測試這些牌的時候,我們就會持續得到一樣的回饋意見。那就是為什麼這些神授生物和其他的不一樣?

我們最後決定製作他們的唯一方式就是給予他們數值加成,但讓它們得到一些負面效果,足以讓你依然會想神授在對手的生物上。關鍵是創造一個平衡,讓你有時候會把他們放在你的生物上,而有時候會把他們放在對手的生物上。那代表會有兩種異能,一個顯著的攻/防加成以及一個副作用。

晶澈鸚鵡螺是這種模式的好例子:+4/+4是個顯著加成,讓你會想放在你的生物上,但所謂的「幻象異能」(之前被稱為「潛伏異能」 – 這個生物會在被指定時犧牲)會讓你在想消滅對手生物時把它放在對手的生物上。

這五張牌是一個五張非普通牌的循環。

NewImage

 

我們做了很多上到下的設計,但弒神和大部份的這類牌有些許不同。接下來是上到下的故事時間(我會讓各位自己把在這張牌上發生的事組合起來),這張牌的開始是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想要在牌的畫像上呈現一個特別的故事時刻,那張牌的概念就是我們開始設計的所在。

從這張牌的概念,我們得到了弒神這個名字,然後我們設計了一張牌來在機制上實際能夠殺掉神。由於神都是不滅的結界生物,我們選擇讓這張牌可以放逐結界,接著為了符合主題,我們在你殺掉神的時候加上了腦葉切除(Lobotomy)的附加效果。(腦葉切除是一張來自暴風雨的牌,它可以移除一張牌並且也把同一種牌的其他張也移出遊戲)。

開發部喜歡確定每種戰略都有反戰略的存在,所以我們創造了神的解答是件好事, 而且我們還創造了一張非常值得紀念、標註了關鍵故事時刻的牌。

NewImage

 

看著設計與開發在這幾年如何進化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其軌跡是這樣的:我們實驗並嘗試一些新東西,如果新東西有效,我們會再做一次,隨著持續的成功,我們會開始把它建構進我們的設計過程中。

這張牌是個我們如何重新思考自己設計輪抽套牌類型的例子,之前,我們在創造主題,並有點放任它們不夠明確。隨著時間過去,我們了解到如果把輪抽套牌類型加入設計的話,輪抽會變得更棒。而作這件事情的部分理由是它也能幫助給予創造牌的方向。在大部分輪抽套牌類型都是雙色的狀況下,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設計多色牌,通常是非普通,並且符合其套牌類型的方向。

舉例來說,在塞洛斯環境輪抽中,我們製作了紅/白快攻勇行套牌。在尼茲之旅,我們把神與住民做了分割,我們讓玩家可以更加積極的選擇全神陣營或是全住民陣營。在紅/白的色組,這代表要找到既有紅/白快攻勇行套牌的強化方式。

奮絕抵抗被創造為一張指出紅/白套牌方向的單卡,如果你把這張牌當作的的首抽,它會給你一個非常清楚的套牌構築方向。尼茲之旅的改變是現在有更多可以支持抽大量勇行生物戰略的牌。在尼茲之旅之前,這副套牌只需要幾張勇行生物,重點在於你有多少方式可以指定生物。隨著積力的出現,現在套牌可以擁有更高比例的勇行生物。

我們學到的這一課是引導牌的重要性,通常會在套牌類型的兩種顏色中出現,引導牌可以在首抽時協助你快速的堅定戰略。

NewImage

 

尼茲之旅是塞洛斯環境第一個擁有非生物、非靈氣結界的系列。這五張牌是一個廣域性結界的稀有循環。當中每張牌都有經典的結界異能,並且擁有閃現。不同的結界會讓閃現產生不同的作用。

赫利歐德的旨意利用閃現來讓對手驚訝,通常是在戰鬥當中,來加大整個團隊。

克羅芬斯的旨意利用閃現來抵銷廣域性效果,讓你可以在對手的回合施放它,並讓你先抽到第一張牌。

厄睿柏斯的旨意利用閃現來讓你回應消滅生物的效果,這樣你就可以讓結界進場來及時觸發。

雙子神的旨意利用閃現來讓你在對手決定阻擋、或決定不阻擋之後使用這個結界。

卡拉美特拉的旨意克羅芬斯的旨意類似,都是創造一個廣域性效果,而閃現讓你先使用它。

我真的喜歡這個循環的單純、基本的結界效果、以及只加上一個小小的元素就讓它們玩起來如此不同。

NewImage

 

就在我接受我們要做個結界環境的兩秒後,我腦子裡出現的第一個念頭是:「嗯,我們的咒術師(Enchantress)會長什麼樣子呢?」如果你還不熟悉咒術師,讓我給你們看這張從Alpha版就有的牌:

NewImage

 

理查加菲從第一天就挑明了說綠色喜歡結界,Verduran Enchantress相當受歡迎,並且為魔法風雲會創造了一個迷你的套牌類型,愛結界的綠色生物。

NewImage NewImage

 

在所有效果當中,玩家最喜歡的就是抽牌。抽牌很簡單、強大、充滿樂趣。我一知道我們要有結界生物之後,我就知道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更強的咒術師,因為我們可以做一個本身也是結界的咒術師。這讓你可以克服一個之前的弱點,也就是咒術師會讓你的套牌無法全部都是結界。

這張「咒術師」經歷了許多循環,但它一直是一個讓你可以在使用結界時抽牌的結界生物。我相信這張牌甚至在星彩機制之前就出現了,即便一旦它加入這個系列之後,這張牌必須使用星彩就很明顯了。

綜觀整個環境,我從玩家那收到了很多抱怨,他們表示自己期待一個「結界很重要」的主題。我們之所以把這個要求隱藏起來,是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可以在第三個系列滿足它,但這也代表我必須回答許多有關以「「結界很重要」的牌在哪?」開頭的問題。

在回答這些問題的時候,我一直在想著花叢幻靈,並對自己說有一天你們會開心的。順道一提,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預覽第一天就介紹這張牌的原因。我希望許多套牌都能以它為核心進行構築。

NewImage

 

這是本系列作出的第一張牌,事實上,這張牌在尼茲之旅的設計開始之前就被製作出來了。我知道兩件事,第一,將會有神與住民間的戰爭;第二,我們會把「結界很重要」這個特色保留在最後一個系列。把這兩點記住後,我設計了下面這張牌。

眾神的憤怒
4白白
巫術
消滅所有非結界生物。

我非常確信它會是這個名字,我愛這個名字。在我心深處,我希望自己可以有方法說服所有人保留這個名字。我知道機率很小,我們傾向不要創造和其他牌太過類似的名字,但我真心喜歡它。

所以眾神的憤怒能幹些什麼?Well,因為神之憤怒(Wrath of the Gods可以消滅所有生物,所以這是個開始。但這些「眾神」來自塞洛斯,這個咒語必須反映出這點。Well,要是他們只追擊住民,而非自己的創造物,這樣如何?機制上相當簡單,因為每個與神相關的生物都是結界生物。好的,消滅所有結界生物以外的生物。

我把這張牌交給Ethan,相信他會讓多重宇宙(我們的卡片資料庫)的尼茲之旅檔案有地方可以放進這張牌。眾神的憤怒保留了設計的原貌,在開發階段,它被決定放在黑色更好,於是它的顏色改變了。一旦這張牌不再是白色,它的名字也就不再那麼合理(反正也並不是說他的名字會保留下來),然後它得到了一個新名字。

我很開心這張牌的發行,而且它的暱稱就是眾神的憤怒。

NewImage

 

我們在塞洛斯環境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支持牛頭怪種族的主題。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們做了一些事。首先,我們把牛頭怪放進第二個顏色(黑色,由創意團隊選擇,因為他們想要牛頭怪有更多的殘酷傾向);第二,我們確定環境會有很多牛頭怪;第三,我們做了一些牛頭怪種族牌,其中有些是領主(也就是那些會給予所有牛頭怪異能的生物)。

在這個環境稍早,我們給了大家可以增加全隊數值並讓你可以積極攻擊的領主。驚怖石化師是我們帶給大家與眾不同的牛頭怪領主。給予死觸可能會有用,但是是以新的方式,它讓玩家可以用更多的方式來運用他們的牛頭怪。

NewImage

 

這個系列有許多不同使用結界的方式,其中一個新方式(至少在塞洛斯環境)我們叫做緘印。緘印本質上是個你可以支付費用並犧牲它來使用的瞬間,他們在這個系列特別有用,因為「結界很重要」的主題。舉例來說,命運洗禮池本質上就是卜卦,但它在尼茲之旅更為有用。

最大的爭論之一就是R&D對於緘印用途的看法。擁有瞬間與巫術的一大意義就是為遊戲增加了隱藏的資訊,而緘印拿掉了許多這樣的資訊,但「結界很重要」主題對這個系列是如此重要,以至於我們決定可以破例納入一些緘印。

NewImage

 

很少有牌會炫耀出我想做的設計點,章魚是其中一個(順帶一提,請閱讀本系列所有的敘述文字)。一開始,這張牌只能在你對手操控結界的情況下攻擊,而我們一直希望找到讓靈氣更強的方法,特別是在這個環境,於是我建議加上多一個可能性。如果這個生物在對手操控被結附永久物的情況下也能攻擊如何?

這樣一來,你就能稍微操控你的命運了。在這個能力出現之前,你得指望對手大發慈悲的出個結界,真的,在塞洛斯環境的限制賽是很難避免使用結界的,但對手可能也會拿這張章魚用在一些休閒賽制中。現在的設定給了你在套牌放結界的理由,而且以只增加四個單字來說,這看來是個很不錯的升級。

NewImage

 

我們決定艾紫培需要武器,而且是威猛強勁霸的那種;這把武器來自赫利歐德,所以它得是白色的;它得看起來強大,所以我們給了它很大的攻/防加成;它得能夠殺神,於是我們給了它能夠放逐所有阻擋或被阻擋被裝備生物的異能;最後,由於它已經能放逐生物,我們多加上了一個被承陽劍殺掉的生物再也無法出現的異能。期待你們能夠了解揮動承陽劍的真實威力。

 

旅途終點

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所有內容,我希望大家都在我對尼茲之旅的故事當中得到一些樂趣。我會在兩週後發表第二部分,有更多的卡片故事要和大家分享。

在《翻譯文章:系列核心之旅,第一部分》中有 4 則留言

  1. 幾年之後,我在設計洛溫時覺得是時候重做這張牌,不過要做成它命中註定的顏色 – 白色。黑色不會把東西鎖住,黑色只會把它們殺掉。而白色是個有高度道德觀的顏色,除非必要不然白色不會殺掉任何東西。

    嗯,黑色只殺,白色是永別

    體驗過golden age, 白色才是最邪惡。黑色是面相惡,但能力不惡⋯⋯

    1. 嗯,你應該知道真信者的設計原型就是象牙面具對吧?
      個人認為作為設計團隊,拿原型出來舉例並無不妥啊。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