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重塑命運鏈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reforged-chain-2015-01-21
原文作者:Doug Beyer
翻譯作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薩坎沃跟隨靈龍烏金回到韃契的過去,不知道會遇見什麼。他發現了一個光榮的世界,充滿了飢餓的巨龍與生氣勃勃的部落。

但在古老韃契的一切並不完美。婭紹娃,鐵木爾部落在這個時代的可汗,讓薩坎知道了她也在遵循一位巨龍的指引。她並不知道,她那位守護者就是─或者之後會成為─薩坎最憎恨的敵人:高深莫測的遠古巨龍鵬洛客,尼可波拉斯。

現在,薩坎正在與時間賽跑,要趕在波拉斯將韃契的歷史─以及薩坎自己的歷史─毀壞之前找到烏金。


 

薩坎在寒風中拍打著翅膀,越過了凍原,朝著翻攪的風暴飛去。思緒在他的心裡閃現而過,對映著前方那些點亮了風暴的陣發閃電與魔法力,那些如同易碎灰燼般崩解成虛無的思緒。他已經走了這麼遠,打破了時間與歷史的法則─是為了什麼?他已經發現了巨龍尚存的時代,仍有強大的天空暴君從巨龍風暴裡誕生到他的世界上,戰士們則藉由與龍族交戰來獲得榮耀─但這一切並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即便是此地也籠罩在尼可波拉斯的陰影之下。即便在這個珍貴的地方,一段遠早於韃契歷史中出錯的時代,與薩坎自身的錯誤判斷距離數百年前的避難所─不知怎麼地,波拉斯的影響力在他出現之前便已來到這裡。薩坎朝空氣吐出一發火焰後飛行穿過了它。

你現在理解了嗎,龍法師?問題以咆哮的語調向他爆發而來,彷彿是上方的打雷聲響在說話─但它們只不過是他的心靈正在對自己吶喊。你明白為何烏金要引導你來此,來見證這些嗎?你現在學到教訓了嗎? 啜泣般的回答攀爬過薩坎的心智:或許這整趟任務的教訓就是無法逃離命運。他應當擁抱絕望並接受如同鋼鐵般僵硬的時間,以及波拉斯對他的掌控。

在一瞬間,這一切的殘酷與無盡迴圈般的笑話因薩坎而成形。波拉斯因為某種宿怨而殺了烏金。烏金之死終結了韃契的巨龍風暴,距離薩坎出生遙遠之前就使韃契的龍群被清除殆盡,接著部落興起統治了這個時空。部落對於龍族的記憶使年輕的薩坎開始崇敬這些遠古的野獸,進而導致了薩坎,在脆弱的時刻,臣服效忠於波拉斯,也就是一開始讓薩坎的著迷化為可能的那條龍。命運之鍊形成了迴圈,無法避免又堅不可摧。薩坎正好來此見證塑造最初的連結的時刻。

薩坎想垂下翅膀,讓自己的飛行在空中停滯。他能夠就這樣墜落,在這裡,正如同烏金將會隕落。某一部分的他想要俯衝,讓重力作為他最後的主人,以高速撞擊地面並體會一切碎裂的感覺。

但他卻反而揚起頭,翅膀隨著他往高空攀升而敲擊著空氣。冰冷撕扯著他,臭氧充滿了他的肺,但他仍持續飛升,試著要用他的憤怒來懲罰這些雲朵。還有機會。他身上還帶著晶石碎片,來自贊迪卡烏金密室的碎片,一想到這就讓他能夠持續前進。如果他還在這裡,還活著,那麼他就有機會能夠重塑命運之鍊。如果他胸中還留著一口氣─那或許烏金也可以。

Fearsome Awakening | Art by Véronique Meignaud
Fearsome Awakening | Art by Véronique Meignaud

薩坎穿越了風暴。他能感覺到其他龍群的翅膀在他周圍的風暴裡穿梭,並聽見牠們的咆哮。他穿過了隆隆作響的雲堤,並且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無法呼吸。散發著微光,如鬼魂般的靈龍烏金如同流星般地飛過大氣,拖著一條由風暴組成的長尾。薩砍立刻就認出了烏金,就像他認得太陽或大地般那樣地肯定。淺藍色的霧氣一直從靈龍後方逸出,與風暴融合,像是一張往四處延伸將他與韃契一切事物連結的斗篷。

薩坎遺忘了把他引領至這一刻的一切,他的靈魂激動著。是烏金─而不是波拉斯─真正地讓他對龍族深深著迷。烏金是真正造就薩坎的命運鎖鏈的源頭─而且成就了過去的韃契。薩坎想要永遠以龍形態示人,在這位擁有浩瀚智識的始祖周圍的雲層中飛舞。他隔著一段距離,正好望著烏金輕鬆地以翅膀停留在空中。

眼前的這一切,就是他的目的。這就是他來這裡的原因。他能夠阻止即將發生的事,以改變韃契的命運。他將會做任何他該做的事。他將會─

殺了尼可波拉斯。

或者當那個時刻來臨時,至少他會協助烏金對抗波拉斯,所以烏金便得以存活而韃契的龍也將永不滅絕。薩坎加速往烏金飛去,像是一個渺小的衛星正在接近一顆巨大的恆星。薩坎朝他吶喊,但他的聲音卻被迴盪在下方雲層裡如雷般的群龍合聲給掩蓋。

烏金側了一下頭,薩坎才注意到在下方地面上出現的咒語。薩坎隨著烏金的視線看去。透過雲層裡的裂隙,他看見了一列列綠色的元素能量在冰雪地上排出了彎曲的路徑,綠光定錨在某些節點就像是被綁住的閃電。薩坎仔細一看,他能看見這些節點被刻在岩石上,以利爪的圖樣被標記著。

薩坎在他心裡咒罵著一個名字。婭紹娃

這些利爪符紋形成了一條路線。它精準地標記了通往巨龍風暴的路徑─因此,預測了烏金的路線。婭紹娃一直在追蹤這些風暴只為了要跟蹤靈龍。

但婭紹娃在凍原上延伸的路徑並非是為了自己。它是一種引路咒語,但不是為了她的劍齒虎或是鐵木爾戰士們。這些圖案是為了要從空中看見─給尼可波拉斯的訊息。

一道膽汁的嘶聲與憤怒湧上了薩坎的喉嚨。就在這一刻,尼可波拉斯從有如波紋般的天空裡現身了,就像是逆轉了石子被丟進池塘裡的動作,世界正在讓路給這隻生物。

波拉斯直接定位於烏金的路徑上。他的翅膀像是翻滾斗篷般地展開,用他那類似深色液體般的鱗片遮蔽了太陽。他巨大的角威風凜凜,有如皇冠般,中間懸浮著他的寶石。這位偉大的龍長老把注意力放在烏金身上,他前來摧毀的對象。薩坎仍距離太遠而無法讓波拉斯注意到他─或許這就是他攻擊的好時機。

烏金在一陣翅膀拍打中挺起身體,迎接波拉斯的到來,然後兩位巨龍鵬洛客便彼此對峙。

Crux of Fate | Art by Michael Komarck
Crux of Fate | Art by Michael Komarck

波拉斯對烏金說了一些話,隔著風聲薩坎無法聽見這些以低沈聲調講述的尖銳話語。烏金回話,既平靜又嚴肅,用著警告的語氣,而波拉斯的笑容則像個污漬般地暈開。巨龍們彼此盤旋,巨大的肺與翅膀翻攪著空氣,眼睛迅速地搜索著對方的弱點。風暴雲層環繞在他們四周,兩位泰坦就位於颶風的中心。

薩坎盡可能地快速飛去,但他的翅膀卻讓他失望了。當他拍打翅膀的時候,他的肩膀就像在燃燒一樣,而且他的高度正逐漸往下降,他的尾巴擦過了雲朵。現在他再度看見波拉斯,比他初次見到他的時刻早了一千年─或是,現在才是首次見面呢?─他明白了他做不到任何可以影響這隻強大生物的事。波拉斯就像是神,薩坎則是一隻昆蟲。但他想著如果他用正確的角度飛去─或許如果他在適當的時機用火焰射擊他─他也許能讓他分心一段夠長的時間以便烏金能對他造成致命一擊。他咬緊牙關往前飛去。

波拉斯與烏金彼此閃躲環繞,偶爾會互換方向,每一位都以戳刺與佯攻與對方的動作匹敵。波拉斯從鼻孔噴出一陣煙霧並揮打了烏金的翅膀。烏金則閃躲開來並試著用下巴猛咬。他們施放咒語,但並非以彼此為目標─只不過是在空中畫出閃爍的符紋,為這場戰局佈下神祕的基石。他們互相旋繞,不時以利爪或炎熱吐息攻擊,還未過度倚賴策略,還未進行真正的攻擊。

然後烏金大聲嘶吼,而這便是自然之力的怒吼,整個時空的怒吼。

隨著這道吼聲,薩坎感覺到一股揪心的脈衝迴盪在他的靈魂中。這個感覺擴散到他整個龍形身軀,使他激動不已,激勵著他前去與烏金並肩作戰,彷彿這道吼聲正在對他的本質訴說著。一部分的他意識到這感覺竟是如此怪異,但他的龍腦卻燃燒著無法抗拒的驅力。

薩坎發現自己正以吼聲回應,而且他的肌肉也回應著。當他嘶吼時,他聽見了來自整個風暴龍群的應和。巨龍成群出現,從風暴裡往戰場飛去。薩坎的心正在飛躍─這就是烏金的優勢。韃契的始祖正在呼喚他的族人來與他並肩作戰,而且他們也回應了召喚。

波拉斯的笑容溶解了。他使出全力以閃電形狀的咒語攻擊,用他那奇特的言詞連續擊打烏金。薩坎看見烏金退縮了,一塊塊閃耀的鱗片從他的身上爆裂,同時他的頭部則因為某種心靈攻擊而前後抽搐著,他的翅膀在空中揮打以保持高度。

 

Ugin,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Raymond Swanland
Ugin,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Raymond Swanland

烏金在空中旋繞後以他自己的魔法反擊。他用一串無形火在波拉斯的身體劃了一道弧線,接著用突然噴出的白霧以雷電般的方式出擊。他在空中原地自轉,吐出更多無形的攻擊。波拉斯揮開了一半的攻勢,但還是有許多擊中了目標,而且薩坎在波拉斯的臉上看見了結果。

薩坎心裡激流過一道決心,使他的皮膚因熱度而刺痛。這可能就是歷史的轉捩點,就在這一刻。韃契之龍從四面八方逼近,以牠們的領導者為中心形成的環狀軍團。薩坎甚至還看見有幼龍從雲層裡誕生,每一隻都帶著為烏金戰鬥的任務而降生。

薩坎與其他龍群正準備要加入這場戰鬥。他向下俯衝,準備要把滿腔的龍焰武器朝尼可波拉斯噴發,但然後─

─一道元素能量的劈啪聲響,像手指般地從地面朝上延伸─

─往下方一瞥,看到婭紹娃正在施放某種激昂的元素魔法,她那龍爪符紋咒語不只是為了要引導波拉斯,卻還有著其他更為擾亂性的原因─

─當元素咒語擊發時,一道彷彿要震碎身體的激流湧出,擊中了他,也同時擊中了數十隻巨龍─

─一股新的脈衝緊緊抓住了薩坎的靈魂,甚至比烏金的嘶吼還要強大,慫恿著他去攻擊─

─一股奇怪的嗜血慾望在他的心中點燃,驅使著他極度渴望去─

殺了烏金。

是的,他的龍心說道。是的,毀掉那位眾龍之父。毀掉那位指揮我們的始祖。毀掉他,然後脫離他的統治。

,薩坎的某一小部分說道。不對!

在他四周,其他韃契的龍都被同一道咒語所控制。婭紹娃的力量淹沒了烏金的召喚之力,於是群龍便開始包圍烏金而非波拉斯。

 

Nicol Bolas, Planeswalker | Art by D. Alexander Gregory
Nicol Bolas, Planeswalker | Art by D. Alexander Gregory

現在薩坎已經很接近了。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胸腔充滿了熱氣。他能夠感覺到自己想把火焰對著烏金噴發,韃契龍族靈魂的起源,帶領他來到這個時刻的那條龍。

他吐氣了。但當他的吐息即將以火焰的形式湧出時,他卻野蠻地大喊著「不要!」─一個人類的字,以人類的聲音呼喊著,同時他正強迫著自己脫離龍形態。他的翅膀崩陷到他體內。他的臉變成布滿鬍渣的肌膚而非層層交疊的鱗片。而且他那想殺了烏金的衝動也消失了,因為這道咒語已無法再掌控他的龍族心智。

掌控他的變成了重力。他開始墜落。

而且這段距離很長。

他下墜經過了韃契的龍群,牠們正從四面八方朝烏金吐出了牠們的火焰與閃電與死亡。

他下墜經過了波拉斯,他從未看往薩坎的方向,但只惡毒地看著烏金自己的後裔尖吼並攻擊牠們的祖宗。

他下墜經過了翻攪的雲層,然後經過了一段沒有空氣的屏息距離。

他聽見一道如雷的爆裂聲從遙遠的上方傳來,一道聲響擁有著既可怕又清楚明白的含意─波拉斯的最後一擊,這發終結戰鬥的致命一擊打碎了烏金的身體。

當薩坎在空中猛然下墜的同時,他瞥見其他龍群像鳥一般地四散飛離了這場騷動。

在他親自見到烏金之前,出現一陣野蠻又嘎吱作響的彈跳,同時他的身體也從巨大螺旋峭壁的岩石上反彈了一次,然後又令人作嘔地反彈了第二次。

他混亂地從一座積雪的斷崖上翻滾而下,然後是另一座,滾下了一座斜坡,他的心智跟他的四肢一樣都在天旋地轉。

緊接的是如雷動作與雪崩的爆裂聲響,以及一種撞碎的感覺。整個世界成為一片冰雪。

然後它停止了。他被懸掛在一堆雪堤裡,距離空氣有一呎或一哩遠,肺部被擠壓,即將窒息。他緊抓著一絲意識,足以告訴他自己快死了。

當爪子挖開他上方的積雪時,薩坎一度想著那是波拉斯,前來進行了結工作,獲得他最終的勝利。但牠並不是。牠是婭紹娃的劍齒虎,用牠的腳掌左右揮打把積雪掃開。牠的獠牙咬著他的衣領,從頸子的部位把他提起來,然後痛苦地把他拉出了雪堤。這頭大貓把他平放在凍原上。

薩坎是一沱鬆軟的東西,內部具有各種骨骼的一團皮囊。透過瞇起的眼睛他能夠看見婭紹娃正在低頭看著他。她握著他的手杖,晶石碎片還懸掛在上面。

 

Yasova Dragonclaw | Art by Winona Nelson
Yasova Dragonclaw | Art by Winona Nelson

「別試著移動,」她說道,「別試著說話。」

她壓低聲音講了其他的話,而他能夠感覺到他的內部開始慢慢恢復。

「烏金,」薩坎試著出聲。

「不要試著說話,」她再度說道。但她卻抬頭看了一下天空,然後低下頭看著他。「快結束了。現在傳言終於能夠擺脫群龍的破壞。」

薩坎把他的眼睛轉向另一側,盡可能地讓自己看見。他看到的是烏金的軀體墜落穿過了雲層,快速地朝大地落下。

烏金被擊敗了。群龍即將滅絕。韃契的宿命已定。

薩坎呻吟著。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婭紹娃說道。「但你看起來好像藏了某些解答。所以幫個忙吧,現在還不要死。我會把你拖回去我的祭師那裡,然後看看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治療咒語尚未完成它的工作,但薩坎還是翻向了另一側。每個部位都好痛─意識是一面痛苦的牆─但不知怎麼地他翻過身以雙手和膝蓋著地。

「你在幹什麼,蠢東西?」婭紹娃說道。

就在那一刻,薩坎抬起頭看見烏金撞上了凍原。

有那麼一刻,在這股力量衝擊到他們之前,薩坎和婭紹娃互看了一眼。他們都感覺到了。韃契有某種東西被傾斜了。這個世界註定要永遠改變了。有那麼一刻,薩坎認為他看到一抹擔憂的陰影飄過了婭紹娃的臉龐。

然後這波力量浪潮,比起烏金的嘶吼能量還要強大,擊中了他們。積雪爆裂噴濺到他們身上,大地猛烈震盪。薩坎、婭紹娃和劍齒虎都被擊倒在地面。薩坎的手杖翻了幾圈後掉在雪地上。

薩坎蜷縮著,這波濺雪反覆衝擊著他,感覺就像是經過了一千下的心跳。當這場雪攻與力量消退之後,他跪在地上,但又在天空降下岩石與雪塊時蜷起了身子。

在碎石雨結束之後,薩坎不停咳嗽並顫抖著。他搜尋著墜落的坑洞,尋找烏金著陸的地點。他看見了烏金墜落之處,但那並不只是一個坑洞─那是一道衝擊入地表的完整裂隙,碎裂大地上的一條巨大裂縫,烏金的軀體在積雪下方的遙遠深處。這也是薩坎從他的時代穿越來此的同一個地點─時間連結點的位置。

薩坎抬頭看見尼可波拉斯轉身朝天空飛去然後消失無蹤。天空產生漣漪,接著他便消失了,薩坎摧毀他的機會也隨之而逝。

薩坎站起身,爬出了積雪與碎石堆。他從雪裡拔出了他的手杖,然後當他看見繫在上面的晶石碎片後產生了一股移動的衝動。

「你想去哪裡?」婭紹娃問道,一邊拍去她身上的塵土。

「去救他,」薩坎說道,然後他便轉身朝著裂隙大步走去。他重心不穩,而且他的肌肉與骨骼也發出了抗議,但是婭紹娃的治療咒語,仍在他的骨頭裡運作著,緩解了疼痛。

「你不應該這麼做,」婭紹娃警告著。「我不能讓你這樣做。」

薩坎突然轉向她。他對這位遠古的鐵木爾可汗伸出了指責的手。他的手變成了龍頭,而且這顆龍頭吐出了跟薩坎的憤怒一樣滾燙的火焰,擊中了婭紹娃的胸口。婭紹娃因這道咒語的力道而往後翻倒,靴子也飛過頭頂掉到了雪裡。她著地了,重重地落下,並且呻吟著。

Banefire | Art by Raymond Swanland
Banefire | Art by Raymond Swanland

劍齒虎跳到她身旁,嗅著她的氣息,然後轉過來對著薩坎咆哮。薩坎用了十倍的強度向牠咆哮回去,吐著冰冷的氣息,他的手腳則擺出了挑戰的姿勢。大貓退縮了,緩慢地低下頭勉強屈服,並待在牠那不省人事的主人身邊。

發出另一道警告意味的咆哮之後,薩坎朝著烏金走去。

比起攀爬,通往裂隙底部的過程更像是笨拙的滑行。薩坎沒有花時間仔細地選擇立足點,他沿著陡峭的峽谷半爬半滑行,再度傷害了他那早已被磨損的骨頭。他的身體感覺起來就像是一個壞掉的木偶,但他卻繼續強迫它移動,把他的手杖當成拐杖來使用。

烏金躺在裂隙的地板上,每一吋表面都被燃燒與磨傷,佈滿了因衝擊而四散的碎石塊。他緊閉著眼睛。當薩坎看到有一股緩慢的吐息從這條巨龍的鼻孔裡竄出時,他的心臟雀躍了一下。

他還剩有一點氣息,他想著。還有時間。

薩坎跑到巨龍旁邊。他從沿著烏金脖子分布的扭曲符文上掃去了碎石塊,然後把自己的臉貼在烏金的臉上。他閉上眼睛,試著感受這條巨龍的精華,試著想聽見與當初將他引回故鄉時空時相同的聲音。

但卻什麼也沒有。沒有聲音,只有一位破損泰坦那漫長又不平順的吐息。薩坎的心一沉。

唯一的聲音是不受歡迎的,來自薩坎自己的心靈,一道用老問題折磨他自己的回音。現在你明白了嗎,龍法師?這個問題在他的腦袋裡迴響著。現在你學到教訓了嗎?你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嗎?

「不,我不知道!」他對著烏金的臉低聲說道。「我不理解!告訴我!引導我啊!」

你現在看見了嗎?你學到教訓了嗎?

「不!我沒有!我沒辦法!」他輕柔地用手拍打著烏金的鱗片。「烏金,幫幫我,拜託。幫我啊…」

你了解為何你總是失敗嗎?

薩坎緊咬著牙齒並緊握著他的手杖。「不!─我無法!」

你了解你必須總是失敗,只要你的目標不是真相,而是引導嗎?

「這是什麼意思?我不理解!我不明白!」

…只要你不停追尋身邊的巨龍,你將永遠無法成為你內在的那條龍嗎?

薩坎把額頭埋進烏金的鱗片然後把他的眼睛緊緊閉上。他緊繃著他那殘破身體的每一條肌肉,試著把一個答案,某種遺失的真相,強行植入他的腦中。他感覺到手杖的木柄開始在他緊繃的拳頭裡裂開。

然後,隨著烏金最後的氣息緩緩結束,薩坎鬆手了。他放鬆了身體,並且溫和地撫摸著烏金的臉。他深吸了一口氣,接著慢慢地吐出。隨著這道呼吸,他釋放了滲透他全身的所有痛苦,所有遲疑,所有掙扎。他站直了身體,睜開眼睛,再度吸氣與呼氣。

「烏金,我替你帶來了某樣東西,」他說道。

他從手杖上解開了晶石碎片,那個他從烏金之眼帶來的小小石頭殘塊,位於遙遠的贊迪卡上的烏金的密室。他把石頭握在手裡。晶石碎片上的符文在他的碰觸之下發出了蒼白的藍光,反映著刻在烏金臉上與脖子上的形狀。它是在另一個世界上的烏金居所的一小部分,一個烏金替自己建造的建築的一小部分。烏金之眼是一個用來禁錮的地方,是的,一個用來強化禁錮奧札奇的咒語的地方─但它也是一個用來休養的地方,一個被強大力量撕裂的世界中的一座避風港。

薩坎舉起了這塊晶石碎片。它的符文更明亮了,而且它漂浮在他們之間的空氣中。薩坎用雙手環繞著碎片,溫柔地把它拉近,然後專注於他心之所願。他深深地吸進一口氣,然後慢慢地把氣吐在晶石上面─不是龍火烈焰,也不真的是一個人類的吐氣,而是龍法師薩坎沃的氣息。

Art by Daarken
Art by Daarken

他放開了石頭碎片。晶石持續盤旋,在空中緩緩旋繞。它的表面開始變得愈來愈明亮,然後它開始擴張─展開。一片石頭開始複製,從碎片開始往外移動滑行,就像是一朵無盡綻放的花。難以置信的表面開始分解與延展,製造了一個不停生長而且彼此相連的結構,重複著來自烏金之眼的符文,來自烏金他自己的符文,永不止息。

薩坎往後退到了裂隙的牆邊。咒語已經完成。晶石碎片現在延展得更快了,創造了一個結構物,填補在烏金的身體周圍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繭。他在一旁看著,讚嘆於它的美麗。薩坎發現烏金的眼睛張開了一點點,只有那麼一刻,然後又看著它閉上了。現在這個防護性的繭包覆在烏金四周,遮蔽了薩坎的視線,將這條巨龍包圍在一個堅不可摧、神祕的巨殼中。

「我們做了什麼?」一道迴盪的呼喊聲傳來,婭紹娃的聲音,來自裂隙的頂端。

薩坎抬頭看見她從裂隙的邊緣往下方窺探,臉上擺著困惑的表情。

在高空中映襯著她的,是展現了新生命力的巨龍風暴。新的巨龍從裡面誕生,用簡單又不受拘束的生命榮光嘶吼著。

薩坎給了婭紹娃一道微笑,一個由感謝和純粹愚蠢的喜悅組成的怪異笑容。「我們該做的事,」他朝她大喊著。「謝謝您,婭紹娃可汗。」

Crucible of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Jung Park
Crucible of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Jung Park

她看著這個晶石繭的四周,大感困惑,而薩坎則笑了。他突然發覺將他引來此處的各個事件的鎖鏈並非只是一種無限迴圈的玩笑而已─它是一個有目的的鎖鏈。命運將他安排到這裡,就在歷史的轉捩點上,賦予了他採取行動的機會。如果他從未侍奉過波拉斯,如果他從未被派去烏金之眼,如果他從未帶著在他殘破心靈裡的幽聲回到韃契─沒有這些困苦,他將沒有機會來替他自己的世界塑造一條嶄新的命運鏈。

長久以來的頭一回,薩坎覺得他的頭腦全然屬於自己。一種陌生的清晰與喜樂感受在他體內擴散開來,彷彿他正走在一場朦朧不清的夢境中。他的思緒簡單流暢,沒有那些經常性的參差不齊,他的意識既統一又完整。

突然間─

─隨著薩坎的存在變成不可能之事─

─隨著他回到自己世界的過去已違抗了歷史的法則與流動─

─隨著他的作為已不可逆地改變了在這座裂隙中死亡的巨龍鵬洛客所產生之連結點的狀態─

─隨著所有造成他後來原生世界歷史的現象,甚至是造成他自身存在的條件,已經被抵消了─

─時間的力量使薩坎在一瞬間消失無蹤。

雪花從婭紹娃身旁飄下,在裂隙底部那溫暖的結構物上方散落成一片雪白。她的劍齒虎輕輕地走到她身邊並磨蹭著她,然後她把手放在牠的頭上。高空中,龍群尖吼並翱翔過天際。

在《未知領域:重塑命運鏈》中有 9 則留言

  1. 所以之後的環境會變成重返(以下略

    搞不好阿耶尼還會被勇德暴君當點心…XD

  2. 不知道有多少故事需要重寫…
    阿耶尼成為旅法後不會遇到薩坎
    茜卓可能不會被引導去偷卷軸
    贊迪卡事件(奧札奇封印)不會發生
    傑斯可能不會跟泰茲瑞再次碰頭
    基定不會跑去贊迪卡跟拉尼卡
    傑斯也可能不會那麼快跑回拉尼卡
    拉尼卡新十會盟事件可能會改寫
    奇奧拉不會跑去賽洛斯
    索霖不會跑去韃契

    1. 故事不會重寫,
      在紀傳體中,這些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實。
      唯一不同的是,接下來我們會有更多的龍。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