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過去的新韃契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new-tarkir-old-2014-12-31
原文作者:Kimberly J. Kreines
翻譯作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薩坎沃已經跟隨著腦中的幽聲─靈龍烏金的低語聲─數年了,而烏金的低語聲最終將他引領到了非凡之處:位於靈龍墓地的燃焰之門。儘管薩坎還不知道,當他走過那扇門的時候,他回到了1280年前,來到過去的韃契。

薩坎已經拋下了他所知的,無龍的韃契,他也拋下了娜爾施,那位好友兼志同道合的夥伴,在敵人朱高的手中香消玉殞。現在他正在過去的韃契,而且他孤身一人。


黑暗。

寂靜。

心跳聲,曾經是燃燒的烈焰與嘶吼咆哮。

嘶吼聲來自於他;來自薩坎自己的嘴唇,仍然是彼此分開的嘴唇,他的氣息仍在兩唇之間流竄─現在只不過是無聲的吐息。彷彿聲音已經從他的肺部以及從他腳下的世界被撕扯而去。

傾刻之前,他才穿過了烏金的遺骨,跑向了熊熊火焰。但現在他正站在一座廣大無邊,覆蓋著積雪的鐵木爾凍原之間。發光的遺骨已從腳下消失。還有,火呢?

薩坎轉身,望著他走來的路。

沒有燃燒著火焰的門。

朱高不在那裡。不在那裡。

娜爾施

他的呼吸變得不順。

她不應該死的。

「為什麼?」這次他出了聲。聲音裡背負的痛苦迴盪在寂靜的夜空中。「為什麼她得死?」

沒有答案。

什麼都沒有─薩坎在一陣急湧而上的暈眩裡明白了─什麼都沒有。永無止息的低語聲,經常出現在他腦中的烏金話語─幽聲消失了!

突然的安靜令他感到不安。沒有靈龍的低語聲來支撐他,薩坎猶豫了。他倚在手杖上,但它卻無法如同烏金話語般地支持著他的重量。

世界傾斜,薩坎絆倒在積雪的地表上,大口喘著氣。

Art by Eytan Zana
Art by Eytan Zana

眼前的無邊無際,心中的空虛,這些都令人感到窒息。

「烏金!」他大喊著。

他等待著回應,卻沒有出現。

「你在…哪裡?」他勉強擠出了這些字。「我在哪裡?」

空無一物。

暈眩包圍了他,他跪在地上。他的手杖倒落在身旁的石頭上發出了清脆聲響,即便在如此的黑暗中,來自烏金之眼的晶石碎片還依然閃耀著光芒。薩坎用顫抖的手指滑過碎片的表面。烏金在這裡,他當然在這裡;他一直都在這裡。「烏金,」薩坎悄悄地說道。「拜託。」

空無一物。

什麼都沒有。

「不!」怎麼可能什麼都沒有?靈龍怎麼能夠如此,在這一刻,在過去所經歷過的一切,在所有的世界,在這些年…在這一切之後,現在靈龍怎麼能夠棄他而去?

「對我說話!」薩坎哭喊著。他緊抓著頭,連哄帶勸,乞求幽聲回來。「我穿過那扇門了。難道那不是你想要的嗎?它是!我知道它就是!所以你為什麼要丟下我?」

響亮的寂靜包覆了他作為回應,威脅著要使他窒息。

他哄勸的語氣開始變成激動、急迫的言語,一邊撕扯著他的頭髮。痛苦佈滿了他的頭皮,但這並無法取得解答。他的腦中只有一片平靜。

「哈!」薩坎的嘴唇突然傳出笑聲,扯破寂靜並打開了防線;他爆發進入一陣癲狂狀態。

實在諷刺;這麼久以來他總是希望幽聲離去,奮力掙脫它們如磁鐵般的拉扯,但現在它們消失了─「你不能這樣!你聽見我了嗎?你現在不能不吭聲啊!」他用汗濕的手擦過嘴巴,牽著他的唾液。「她因此而死了呀。」

為了什麼?

只有靈龍知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把我送來這裡?我在哪裡?向我說話!」

突然一陣雷聲隆隆作響─是答案嗎?─吸引薩坎的目光往上方移動,而等待著他的景象使他大為震驚。

明亮的雲層厚壁在空中層層堆疊。它們正如同高聳山脊般地從一端的地平線往另一端增強。伴隨著尖銳的爆裂聲,一道綠色的閃電射穿了其中一座山脊。然後還有一道接著一道。閃電霹啪響著彷彿正要點燃整個夜空。

雲層突然裂開了。大量的冰冷雨水傾瀉而下,打在薩坎的臉上,切割著他的雙眼。但他卻目不轉睛,他無法這麼做,因為雲層正被賦予了生命;它們已經開始翻攪。

峭壁與山峰彼此攀爬,推擠打鬥,爭奪位置。它們用長尾相互鞭打;啃咬;並且用利爪撕裂著蒼穹。

他以為他看見了─不,不可能。薩坎瞇起眼睛,用手遮擋著他的臉。噢,但它是!它真的是!

一對翅膀!

那對寬廣又如皮革般的附肢拍打著暴風,愈來愈用力,產生了一波波隆隆作響的低沈雷聲。牠們糾結扭曲,辛苦地從這場紛亂中幻化成形。融合的形體隨著翅膀之後浮現,張開血盆大口並發出一道強大又宏亮的怒吼。

一條龍!

Art by Véronique Meignaud
Art by Véronique Meignaud

薩坎握緊了手杖,掙扎著想爬起來,卻又再度跌跪在地上,大口吸著氣,緊抓著他的胸口,否則他的心臟可能會炸開他的肋骨。

第二條龍從風暴裡誕生,接著是第三條龍。

牠們是如此地令人歎為觀止,目眩神迷,精雕細琢。牠們是他從未見過的那種龍。

淚水聚集在薩坎的眼眶周圍,在滑下臉頰的同時混雜了逐漸消退的雨水。他眨眼使淚水流下;它們模糊了他的視野,而他想要看見,他必需得看見。

偉大的野獸們正在嬉鬧,幼雛們的首次自我探索。牠們急馳過天際,在激烈的打鬥中以犄角互撞─牠們有長角!薩坎欣喜地大笑。原來韃契的龍有長角!

存在於韃契的龍。

不可能。

一道預視。一場夢境。一定是的。

還有─

薩坎把手伸向地面,將手掌貼在被雪覆蓋的岩石上。他聚集了白色的潮溼爛泥,夾緊手指,用力擠壓直到他的手開始發麻。

預視會感受到如此的寒冷嗎?

夢境是否會讓一個人的手指擦傷?

上方傳來的一道刺耳叫聲穿透了他的鼓膜。他能夠感受到這個聲音;它就跟積雪一樣地真實。

他看著那些佈滿了天空的偉大生物們。現在又多了十二隻,不對─二十四隻。

牠們的翅膀在夜空中拍打著,將旋風往下傳送到薩砍跪著的地方。他在清爽的氣流中呼吸,充滿了牠們的氣味。它在他體內翻攪著,填滿了他的肺,環繞著他的魂魄。然後他感覺到了它的真實。牠們是龍。牠們是真的。而且牠們就在這裡。

「在哪裡?」他悄悄說著這個問題,儘管他並不是在詢問他腦中的聲音,他也不期待會有答案;他自己就知道答案。娜爾施說過。這句話來自那個古老的卷軸:回首過去並開啟通往烏金之門

燃焰拱門。

他已經打開了那扇門。

接著他穿過了它。

然後它帶他回到過去。它帶他來到這裡。

來到了過去的韃契。來到了群龍的韃契。

一股情緒填滿了他的胸口。「烏金。謝謝你。」

尊貴的野獸在他上方嚎叫,然後薩坎沃提高音量加入了這群和聲。


 

薩坎不知道他已經追蹤牠們的飛行─在空中遊樂的、懶散的盤旋─多久了。他會在牠們的影子底下行走一輩子也不感到羞恥。這是他的道路,烏金為他安排的道路,療癒他的時空的道路。這裡。聽見。治療

巨龍們知道這條路。

「帶我去看吧。」

牠們一定聽見了他的心聲,因為牠們正在加速而且朝著特定目標飛去。

薩坎加快了他的步伐,跑過了積雪的邊疆;一路顛簸,忽快忽慢地跑著。他被零散的石頭與掉落的樹枝絆倒,因為他只顧著看天空而忽略了地面;他拒絕把視線從這些在空中翱翔的非凡野獸身上移開。

他看得出來這些野獸既煩躁又飢餓。牠們小口啃著彼此的脖子,迅速地咬了一下彼此的尾巴。兩隻領頭的龍陷入一場戰鬥中,在空中不停翻滾,用兇猛的聲勢來宣示主權。

牠們的打鬥使薩坎感到愉悅,但同時他也能感覺到這場戰鬥是毫無意義的。他感受到某種東西正在接近,某種更偉大的東西。這些幼雛的力量,在這個世界上是如此新鮮,如此有限,根本比不上他們即將面對之物的力量。

在她飛升上來的同時,他站穩在一株倒落樹木的殘根上。自夜空的黑暗卷鬚中誕生,她是薩坎見過最非比尋常的龍。

Art by Karl Kopinski
Art by Karl Kopinski

她那野蠻的咆哮,震耳欲聾又令人心醉神迷,覆蓋了整座寬廣的韃契凍原。

同一時刻,這些幼雛把注意力轉向了這隻宏偉的巨龍,她巨大的黃色瞳孔才眨了一下,牠們所有的爭吵便已消失無蹤。她環繞著牠們,一邊嗅聞一邊輕咬。她正在測試,迎接牠們。

當心滿意足之後,她咕噥了一聲,接著便潛飛到行伍的前頭。幼雛們則在她後方排成了整齊的隊伍。

她再度咆哮,將夜空撕裂為二。

她的龍群─因為牠們是她的龍;牠們都屬於她,無庸置疑─以刺耳的尖叫聲回應著。

秩序已建立,目的已傳達。她是來領導牠們的。現在牠們將開始狩獵。

薩坎靠在ㄧ座斷崖的邊緣上,用他的目光跟隨著龍群協調地俯衝進下方的河谷。他把腹部平貼於地,佔住了外緣,那是一個用來欣賞這場掠奪的完美位置。

在底下的盆地裡有個小型的營地。狂亂的形體早已散布在各處;他們一定聽見了主宰的吼聲,吞噬了整個夜晚的嘶吼。但它並不是一種警告的吼聲;而是一種面對結局的堅毅咆哮。無論他們跑得多快,他們不可能跑得過野獸。

龍群像一堆燃燒飛箭般地俯衝。主宰的火焰氣息帶領著衝鋒。幼雛的火焰接著短暫地噴發,因為牠們正在測試牠們的技巧,學習牠們的技術。

接著牠們來到了地面。不停地撕扯。用利牙啃咬,用犄角揮打,並且無情地揮舞著牠們的尾巴。

這是一場舞會,一場編導過的演出。期間牠們飛上天空,然後俯衝回營地進行另一波攻擊,另一陣殺戮。

純粹的力量!

薩坎享受著這一切。這就是一個世界該有的樣子。這就是韃契該有的樣子。

這是何等榮景。

在往上飛昇的時候,其中一隻幼雛來到距離薩坎只有幾呎遠之處。牠帶著強烈的目光,用牠那熾熱的黃色眼睛與薩坎四目相接。

就在那一刻,這條龍碰觸到了薩坎的精華。牠歡迎他來到牠的世界,來到牠的族群。

他在無意識之下開始變化形體,尚未經過他的允許,但他卻欣喜於肩上長出翅膀的熟悉感,嘴巴延伸之後的緊繃銳利感,並且匆忙地用他的龍目看著這個世界。

他踩踏了一下長了利爪的腳掌並展開雙翼。他會加入牠們的掠奪。此時此地,薩坎沃終於能與韃契的龍群共翱翔。

他拍打著他的翅膀準備升空,但卻沒有成功。一個用魔法閃耀著光芒的爪子如血紅閃電般地撕裂了天空,劃破了飛翔幼雛的側邊。

這隻年輕的龍痛苦地尖叫著從薩坎旁邊墜落到底下的地面。

紅爪再度出擊,這次撕破了這隻生物的腹部。然後再一次,冷酷無情地,將它的內臟灑到雪地上。

接著是一道嚴肅的咆哮聲,一頭巨大的野獸,一隻比薩坎所見過的還要巨大的劍齒虎撲向了龍。這是一場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的戰鬥。

ct_hnu9207c6v

薩坎停止了心跳。

「走啊!快跑!」一個人類的聲音劃破了血腥的嘶吼。薩坎的龍耳聽見了,但內容卻不合理。

「我會擋住牠們!」這次是一連串的文字,而且那個高頻的聲音─強烈、紮實─把他拉回了人類的意識。

他轉向這道呼喊的來源,咬牙切齒。

Art by James Ryman
Art by James Ryman

「快點!」是一個女人在說話,一位人類女性,站在盆地中央。她身穿盔甲,她的脖子圍著乳齒象皮,而且她的肩膀與手臂也使用了龍角製成的護甲。她就是那個拿著血紅爪子的人。

她一邊呼喚其他人去尋找掩蔽物,一邊把熾熱的爪子插進了第二隻正在啃食著人類的幼雛的翅膀。

這隻年幼的龍突然跳起來。牠本能地想逃開,但卻無法使用一邊殘破的翅膀升空。牠粗聲嚎叫,像一隻跳出水面後跌落在陸地上的魚。

這位戰士一點也不浪費時間。當這頭墜落的龍向她襲來時,她從眼睛朝下巴劃破了牠的臉。牠扭曲著癱倒於地。

「不要!」薩坎的嘴唇之間發出這道吶喊,因為它們又再度是嘴唇了─他的龍口已經消失,他的翅膀也消失了,那一刻已經失去;這個女人和她的野獸把那一刻從他身上偷走了。

她和她的大貓轉身殺了另一條龍,但既非她也不是她的劍齒虎成功出擊,而是一道來自主宰之口的一束巨大的龍焰,無止盡地穿透了積雪的盆地。

這個女人從火焰裡跑開。

倖存者四處分散。

主宰嘶吼著要她的幼雛們返回空中。

一陣雙翼拍打與刺耳嚎叫之後,龍群消失在夜空裡。

薩坎蹣跚地往後退,黑暗的情緒開始湧現,一道憎恨之火沸騰著他的血。他會殺了她;他會因此而了結這位戰士。

他伸手拿起他的劍並準備要跳下岩壁,但某個東西阻止了他。

一道聲音。當群龍存活時,存在著一種平衡。一道穩健、溫和的聲音。這個時空並沒有在受苦。一道充滿了智慧的聲音。當群龍存活時,所有居住在韃契的人都更為偉大。

這些話語讓他停了下來。

他看著那位女戰士,整個盆地裡唯一剩餘的形體。她正使用在手杖末端閃耀著紅色光芒的爪子在一塊巨岩上刻下了一個符號。

薩坎的憤怒轉變成了─什麼?敬畏?歡欣?

她很偉大。比他之前知道的任何人類都還要偉大。她是一位生存者─不對,一位征服者!─就在與巨龍的戰鬥之後。巨龍!薩坎的手臂上爬滿了雞皮疙瘩。

他看著她在盆地四周移動,刻劃更多岩石,宣稱著她的勝利。

她已經贏得了這場儀式的權力。

Art by Winona Nelson
Art by Winona Nelson

「它就像你說的。部落更為強大,人類更為強壯。」薩坎轉身告訴娜爾施。「這就是完美的─」但她並不在那裡。

他嚥下了新鮮的苦痛浪潮。

她不應該死的。

她應該看見這個。她值得看見這個。

她會看見的。薩坎在那一刻下定決心要使它成真。他會做任何事,竭盡所能,來確保當她的時代來臨時,當娜爾施再度存活於韃契的時候,會有群龍在等著她。

他笑了,想像著娜爾施的新命運。她將會與群龍一起茁壯,變得強大。而且她將不會死在朱高的手上。因為這一切,這些失足,這些後悔,都還未發生。

過去已經不再是過去了。它只不過就這樣…消失了。

永遠地消失了。

薩坎能夠感覺到多年來的重擔從他的肩上被抬起了。數以百計、千計,他不知道。當他穿越烏金的火焰時,它們全都已融化。

現在他面前還有如此多的事物。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一個嶄新的韃契─他的韃契。

在《未知領域:過去的新韃契》中有 3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