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大宗師的學徒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great-teachers-student-2015-03-04
原文作者:By Kimberly J. Kreines
翻譯作者:洛伊德


 

在另一個時空裡並沒有龍存在。在另一個時空裡娜爾施是一位被稱為潔斯凱的部落的可汗。在另一個時空裡她感覺到內在有一股偉大的潛能─一種她永遠都無法釋放的潛能,因為在那個時空裡她死在瑪爾都可汗,碎盔者朱高的手上。但那個時空早已離去,永遠地遺失在無盡永恆中。只剩下這個時空。在這個時空裡,龍群遍佈於韃契的空中,沒有可汗,沒有被稱為潔斯凱的部落,而且朱高是一位司鐘。但有個東西卻沒有改變:娜爾施的內在燃燒著一股神祕的力量─一股不停拉扯著她,乞求被釋放的不安潛能。


 

「你必須學會放手。」當娜爾施在無盡盲界的絕壁上踉蹌時,母親的話在她的心裡迴盪著。

噢,她多希望自己能夠做到呀!她多希望能夠忘記過去然後跳進未知之中。她的肌膚爬滿了迫切的期待,她的腳扭曲並燃燒著那熟悉的焦躁不安,這也是她這輩子已經明白的事。現在它卻被放大了;彷彿她的身體正在告訴她說這就是她一直以來應該前往之處,這就是這些年來她前進的方向。

她想要進行下一步,更勝於其他任何事物。

前方是如此地豐富。有許多新東西。有許多要學習。有許多要觀察。

en_Q21slVTGSa

那麼她為何不出發呢?是什麼阻止了她?

歐祝泰。

光想到他就幾乎使她完全回過神來。

他是她待在理智邊緣的原因;他是她堅持了這麼多年的原因,抗拒著她自己的焦躁不安。

歐祝泰。她的老師。她的龍王。

有好長一段時間她不曾這樣想到他。

她希望自己能夠拾起碎片並將它們拼回到以前的樣子;以前,當時她還不清楚她現在已經知道的事;以前,當時他就是一切,當時他知道一切,而且當時他答應要將所知的一切與她分享。


 

「新鮮水果!如蜂蜜般香甜的蘋果!」

「直接從原野拔來的蘿蔔!你還可以看見上面的泥巴。你看!」

「熱麵包!什麼都比不上熱呼呼的麵包!」

商人們的叫喊聲,農產品大膽的色彩,還有過於甜膩的商品香氣就像是牆一般地使市場變得太擁擠,太靠近,太多餘。娜爾施的腿部肌肉開始抽搐而且她覺得肺部也開始痙攣。她拉扯著長袍;它正在使她窒息。她母親一定是把帶子繫得太緊了。

「站挺,」她母親從上方斥責著。「你會把東西弄倒。」她正盯著一堆蘋果塔的頂端,高得連娜爾施也看不到。

娜爾施試著想站挺,但她還是無法辦到。她內心的煩躁想要她移動。有時當她出現這種感覺時,她就使自己分心。她會數東西,或是尋找圖樣,或是研究人們的表情。但她已經太熟悉這座市場了;她知道這裡的數字與顧客們。她早已列出了清單。那個帶著拐杖的男人今天走得比較順,把比較多重量放在那條壞掉的腿上;娜耳施推測他上週從草藥師那買來的藥膏有效地緩和了疼痛。一如往常,有三十六條厚肉片掛在屠夫的攤位上,而且每條肉片上平均有十八個條紋;儘管有時會出現較大的差異,但是條紋的平均數目卻幾乎從未改變過。在南瓜攤商人的兩個袖子上有著不均勻的污漬,而且他的長袍上吊著三條鬆脫的紗線;他的袍子一定是被卡在推車上然後他得把自己扯開。然後,娜爾施面前的蘋果塔上有六十八顆蘋果;這還包括了內部的數量,她雖看不見卻也足以精準預測。如果她的母親只挑了一顆蘋果的話,那就會變成六十七顆。

她母親的嘴裡唸唸有詞,手指碰了第一顆蘋果之後又跳到另一顆上面,挑來挑去,但一直無法決定。

她永遠挑不出來的,娜爾施心想著。我們永遠離不開了。驚慌浮現。她的視線開始模糊,她的耳朵開始鳴叫,而且她的額頭也開始冒汗。她瘋狂地搜尋能夠使她分心的事物,但卻無法找到任何東西。才八歲,娜爾施的身高還不足以使視線越過任何攤位與人群。她就好像身處於一座滿身大汗又臭氣沖天的人型森林無盡迷宮。

她被困住了。

Art by Daniel Ljunggren
Art by Daniel Ljunggren

她掙扎著想把那厚重又令人反胃的空氣吸進她的肺,但卻吸不夠。她的身體開始刺痛發癢。彷彿她的皮膚正在警告她說它並不打算繼續待在原處了;如果她不移開的話,它將會自行離開,於是她就沒有皮膚了。她必須得走。她得離開這裡。

「就這一顆。」娜爾施指向一顆最近的蘋果。

她母親彎下身檢視了一下。「不,不要。這顆被撞傷了。」她不屑地揮了揮手。「別再不耐煩了,娜爾施。」

娜爾施無視於責罵。「那麼這一顆。」

「有斑點不好。」她母親看也不看。她的手指在這座小山上跳躍著。

如果她母親想要的是那上面的蘋果,那麼那就是她會拿的。娜爾施跳了起來。「不然那一顆!」她指向了其中一顆最頂端的水果─然後她的袖子鉤住了蘋果的長梗。

接下來發生的事以慢動作進行。蘋果前後搖晃。娜爾施伸手穩住它,但她早已從跳躍中逐漸下墜,而且當她的手指觸碰到蘋果時,她也將它往拖往了險境。它在那裡擺動了一下後便開始坍塌。

「不要!」她聽見蘋果攤販從上方某處傳來的絕望吶喊。

當蘋果從小山上往地面滾落的同時,她把手伸向了那些珍貴的農產品。

她能夠預測掉落路線;她以前曾研究過墜落的物體,而且她的手就在蘋果落地前一刻接上了。

「哈!接到了!」她舉起手臂展示她接到的蘋果─同時數百顆蘋果倒落在她四周,乒乒砰砰地,彼此彈跳著滾過了地板。

「噢不。」這不應該發生的,娜爾施想著,如果蘋果跟她想的一樣緊密堆疊就不會發生。然而,如果只有六十五顆蘋果的話就會出現結構的不穩定性,那麼這個行為模式就合理了。

「我的水果!我所有美麗的水果!」商人哭喊著。

「我很抱歉,實在非常抱歉。」她母親倉皇地在地板上奔走,不停地撿起她伸手可及的蘋果。「它們沒事啊。有看到嗎?」她拿起一顆。「它們不會有問題的。」

商人在攤位四周大步走動。「它們被摔壞了。」

「這裡有多少顆?」娜爾施問道。「因為如果只有六十五顆的話,你應該要─」

「你!」商人嚴厲地指責娜爾施。「滾出我的攤位!」

娜爾施往後跳開,撞到了攤位的角落。又有十幾顆蘋果滾落到地上。

「滾出去!出去!」商人尖吼著。

娜爾施看著她的母親。「我只不過想解釋。他用錯的方式來堆疊它們。」

「你還敢怪我!」商人怒吼道。「我已經堆蘋果幾十年了。幾十年!然後你走進來一下子就毀掉了一整天的收成。」

「但是先生─」

母親把手放在她的手腕上打斷了她的話。「拜託,」她的母親說道。「你要學著放手。」

「但是─」

「去外面等,」她的母親朝出口點了點頭。「我會試著搞定這個。」

娜爾施不想費力解釋這就是她一直試著在做的事:搞定這個。她不想再爭論,因為她的母親已經說出了她一直在迫切等待著聽見的字。她終於被允許逃離這個過度擁擠的市場;她被允許出去外面。

Art by Florian de Gesincourt
Art by Florian de Gesincourt

她拔腿就跑,穿過了其他看見這場崩塌的商人與顧客的生硬注視。她躲在香瓜攤位下面,跳過三籃麵包,然後在任何人能夠阻止她之前飛奔穿過了分開的簾幕。

她自由了。

第一口新鮮空氣充滿了她的肺,而她的靈魂也為之振奮。

灑在她皮膚上的陽光,鄰近河流中的魚兒氣味,以及她眼前那廣大無邊的空間便是完美。那就是事物原本應該要有的樣貌。娜爾施開始奔跑。這是她會做的事,或者更確切地說,當眼前有一片未曾探索過的領域時,她就會忍不住這麼做。她從未去過市場遙遠的另一頭;對她來說這是一片全新的土地。興奮感驅使著她順流而下,她的焦躁不安則轉為喜悅。風吹拂過她濃密的頭髮,冷卻了她的頭皮,每踏出一步,她的雙腳便感受到了底下的石頭。她研究著奔騰而過的河水並記下了水流與漩渦的模式。她留意著正繁茂盛開以及那些仍未結出果實的植物數目與種類。她的心靈因在她眼前展開的世界而激昂不已,大口吞噬著每一項細節。

這就是她原本該做的事:離開,發現,學習,尋找,奔走,探尋─

「探尋悟道。」

這道聲音嚇到她了。聽起來就像有人在對著她的耳朵說話。一股刺痛感沿著她的脊椎流下,她慢下了腳步。

「你好?」她轉頭看了一下。沒有人在那裡。她告訴自己那只不過是風的把戲,就這樣。她繼續沿著奔馳的河流行走。

「追求智慧。」聲音又出現在她耳中。

娜爾施驚呼並迅速轉身,差一點因動作太快而掉進河裡。

「誰在那裡?」有人在跟蹤她嗎?

她沒看見任何東西,除了沿著河岸分布的灌木叢,河對岸的草地,以及更遠的─「等等。」它該不會是…

娜爾施踩著不穩的腳步向後退,勉強維持著她的平衡。它是。儘管她未曾見過,但她知道自己正在注視著什麼。在遠方的是所有聖殿裡最宏偉的一座:龍目聖殿。而蹲踞在最高點的就是大宗師龍王歐祝泰。雖然他是一個遙遠的形體,但她在看見他的那一刻就認出來了。她能夠認出他那在陽光倒映下既流暢又強韌的軀體。

Art by Filip Burburan
Art by Filip Burburan

「蒐集知識。」

這是他的聲音!娜爾施感到一陣暈眩。她聽見的正是歐祝泰的聲音。但怎麼可能呢?他距離這麼遠。而且他說的不是龍語嗎?

「找到真相。」

一旦她了解自己聽見的是什麼之後,她就聽見了他原本的聲音。它比她所遇過的任何東西都還複雜─融合了咕噥聲、喀噠聲、霹啪聲、刮擦聲、滴答聲、呻吟聲、粗啞叫聲、咆哮聲,甚至還有嘶吼聲。但不知怎麼地她卻聽得懂;她飢餓的心靈能夠分析它的意思。

當她聽著從遠方傳來的聲音時,她明白了他一定是在授課。娜爾施曾聽聞關於龍王每天在他的居所授課的事,但她從沒想過自己會親耳聽見。

「哈哈!」她高舉雙臂,內心充滿興奮。「這太神奇了!」

龍王把頭轉向了娜爾施的方向,然後她本能地縮了起來。他正在看她嗎?

「就是從這裡開始,」他說道。

他正在對她說話嗎?

「我可以指引你的方向。」

「我嗎?」

「你正在尋求知識;一趟智慧之旅,」歐祝泰說道。

「是的,」娜爾施說道。他了解她。大宗師了解她一直以來想試著對她母親解釋的東西。

「你已來到正確的地方。我知道一切事物。」龍王驕傲地挺起胸膛。「而且我會教導那些願意學習的人們。」

她知道有這種感覺非常奇怪,但她卻無法不去認為他的話只是為了她而說。「我願意。」娜爾施的聲音只不過是一道低語。「我想要學到一切。」她注視著他的側影,雖然他只不過是地平線上的一個黑點,但在那一刻娜爾施感覺到比起靠近任何人,她更靠近歐祝泰了。「我想當您的學生,」她說到。「拜託,讓我當您的學生。」

龍王點了點頭。

她看見了。這並非光影的把戲。歐祝泰,這塊土地上最偉大的龍王已經點頭同意。她將會是他的學生,而他則是她的老師。而且她將會學到一切知識。


 

然後她學到了。她學到了很多。

從那天起,娜爾施懷抱著期待而非恐懼的心情迎接她的市場之旅。她的母親覺得讓娜爾施在外面等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因為她便無法打翻任何東西然後讓家裡堆著吃不完的蘋果,只要她能在一天結束後把裝滿的袋子提回家就好。她被允許在河堤與彎道之處閒晃,而且她後來發現彎道是一個完美的地點。她可以從那裡清處地看見歐祝泰的側影,而且她能夠聽見清楚地聽見他的聲音越過水面。

接下來的三年,娜爾施在遙遠的大宗師指導下研讀、鍛鍊與練習。她學到了遠古的龍族智慧以及他們擁有的無盡知識之井。她知道了在這個世界上,歐祝泰是最古老、最睿智,也最強大的龍。而且他是她的老師。

有了龍王的指導,她學到了龍族的狡獪並激化了她的心靈,破解謎題並解開謎語。她也鍛鍊了她的身體,看著歐祝泰的側影並模仿他的動作來學習。她利用任何零碎的時間練習,並迅速地增強了她的力量、勇氣、平衡感,以及靈敏度。她從市場提回家的袋子很快地就變得跟一袋棉花一樣輕。如果她想讓它們變得更輕的話,她也能夠施咒達成。她的好奇心熱愛施咒的繁複。有太多的變動,有太多需要了解,有太多概念與層次需要熟悉。而且她奮力不懈。她學到如何施用這個時空的魔法,就跟韃契龍族幾世紀以來所做的事一樣。

Art by Lake Hurwitz
Art by Lake Hurwitz

她感覺到大部分的焦躁不安已經消退,但並非全部。一想到龍目聖殿是如此地遙遠,娜爾施的內心仍會感到緊張與激動。儘管她知道自己在許多方面已相當接近歐祝泰,但他們之間實際的距離仍非常遙遠。她渴望有一天能夠在歐祝泰的身邊受訓練,而且她每天都向他送出了無聲的請求。

「歐祝泰,我的龍王,」在河堤上以一個單手倒立的姿態,她注視著歐祝泰的形體,「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學習您所教授的一切。」她鼓起勇氣說出了下個部分。「我已經走了這麼遠,但我知道如果能夠在您身邊學習的話,我可以學到更多。請幫助我找到通往您的道路,而我將會是您最虔誠的學生。」

「你好,學生。」這個聲音嚇到她了。它並不是歐祝泰的聲音;它根本就不是龍族的聲音。它是從她雙腳上方某處傳來的。

如果她不是如此熟練於專注與平衡的話,她將會翻倒在地上。事實上,她試著穩住中心並使自己彎下身來回復站姿,只有在左踝的部份非常些微地移動了一下。她低頭瞪著她的腳踝,靜靜地咒罵它;它是她的一個弱點,經常在她練習時拒絕合作。

「真令人印象深刻。」

娜爾施轉身看見一位高大尊貴的艾文站在距離一隻手臂長的地方。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不會太過要求那個腳踝,」艾文說道,朝著娜爾施的左腳點了一下頭。「被我們認為最厭惡的不完美之處通常會成為我們最強大的資產。」

娜爾施瞠目結舌。這位艾文身穿一件長袍,她認出來了─龍語者的長袍!

「我看得出來是我打擾了你,我為此道歉,」艾文說道。「我通常不會打斷一個學生的練習,但這道緊急的口訊是來自─」

「歐祝泰!」娜爾施想都沒想就說出了龍王的名字,但當她這麼說的時候卻更加確信了。這位龍語者的長袍並非任何一位龍語者的袍子─布料的紋路、裝飾,這不可能弄錯。面無血色,娜爾施彎腰行禮。「龍語者依謝。」

Art by Zack Stella
Art by Zack Stella

「啊,所以你知道我是誰。」娜爾施往上瞥見這位艾文傾斜著她的頭。「再一次令人印象深刻。」

娜爾施站起身,差一點就直接撞上了這位優雅的艾文。「你是─你是他的─而且你在,你在這裡,而且你還跟我說話。歐祝泰族龍語者正在對我說話!」她發出尖叫然後用手捂住了嘴巴。她不敢相信這道尖叫聲在歐祝泰族龍語者面前從她的嘴裡溜出。

艾文發出一道仁慈的咯咯笑聲。「是的,學生,我有話要告訴你。歐祝泰─」她用正確的龍語口音來說出他的名字,一邊擺動她的翅膀做出適當的強調─「聽聞了你的苦練。我們都聽見了。在龍目聖殿裡有許多人在談論你。」

「龍目聖殿。」娜爾施的頭皮開始感到刺痛,而且她的臉感覺到一陣冷熱交替,然後同時又冷又熱。她開始顫抖,渾身輕飄飄的。

「吸氣,年輕人。」依謝─歐祝泰的龍語者!─舉起翅膀來穩住娜爾施。

娜爾施照著艾文的話做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世界漸漸地停止旋轉。

依謝溫和地拍了拍娜爾施的肩膀, 使她放心。「看見你的熱誠讓我感到非常高興。而且這將會使歐祝泰感到更加滿意。也就是,如果你願意來的話。」

「去─去龍目聖殿嗎?」娜爾施悄悄地說道。

「是的,」依謝說道。「在大宗師的門下學習。」

「你是認真的嗎?」娜爾施看著依謝的眼睛。

艾文目不轉睛。「當然。」

這是真的。這真的發生了。這一刻終於到來;她終於要前往山巔。她終將與她的老師見面。她終於會學到一切。

娜爾施所能做的就是點頭。


 

第一次會面正如她期望的一切,正如她夢想過的一切─一切。當歐祝泰迎接她的時候,娜爾施以龍語回應,而大宗師則露出了笑容。她將會在接下來幾年的課程裡看見更多次他的笑容。隨著她與其他龍目聖殿裡的學生們一起訓練,龍王的目光總是在她的身上。他的注視給了她力量;當他在看的時候她表現得最好。而且在她表現好的時候他便會露出微笑。

她經常覺得他的話也只有讓她聽見。就好像他們倆有一場私下的對話,而其他人只不過是在偷聽而已。其他人都無法理解存在於他們對話意義中的真實深度,因為其他人並不擁有類似她和歐祝泰般的心靈─甚至連穹慧也沒有。娜爾施並不是要顯得傲慢,這些只不過是事實。比起人類,她的心靈更像是龍族。她學得比其他龍目聖殿裡的學生還快,而且當她學得愈多,她就感到愈接近她的老師。

Art by Chase Stone
Art by Chase Stone

現在當她回首過去,她認為待在聖殿裡的時期是她一生中最棒的時光。她比過去都還要快樂;她被挑戰,認可,成就。她的焦躁不安已經不再騷擾她;她已感覺到一種平靜。而當她沒有真的在走路時,她知道自己正在一條道路上,前往她原本應去之處,成為她原本該成為的人。歐祝泰正引導著她。而且她沒有一天不感謝龍王的這份禮物。

娜爾施進展得比其他任何學生還快,在龍目聖殿的階級中爬升,從最低的陽台來到了最高的看臺上,直到有一天歐祝泰要求她站在他私人的居所上。為此他中斷了課程,而且當她贏得與對手泰伽姆的練習賽之後,歐祝泰要求要見她。隨著她登上了最後的階梯,娜爾施感覺到泰伽姆的目光正在燒灼著她的背。他待在聖殿的時間比她還久。她知道他渴望著她現在的位置,但她也知道在他來到這個位置之前,他得先學會如何淨化他的探索,學會追尋智慧而非權力。

她在踏上歐祝泰的居所前把對於泰伽姆的認知拋到一旁並清理了她的心靈。這是她所走過最重要的一步。

「我的學生,娜爾施,是時候了。你對於知識的渴望就是你最強大的力量。你因不停追尋悟道而變得更強壯、強大,也更有智慧。」龍王低頭向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她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而且為了光榮的這一刻,一切都感到如此完美。「現在我賜予你大師的頭銜,你確實贏得了這個稱號,以及它所帶來的所有榮耀與責任。」歐祝泰低頭行禮並把巨大的手掌放在她的肩膀上。

娜爾施也低頭回禮,並用她小小的手掌緊握著龍王的爪子,完全不想擦去沿著臉頰流下的熱淚。才十五歲,她是歐祝泰所命名過最年輕的大師。她已登峰造極。

她轉身從龍目聖殿的頂端往下看,看著底下的世界。她才明白這是第一次,她不是仰頭望著歐祝泰的居所。

一種奇特的感受。

下方的學生們開始歡呼─至少他們大部分人是如此。穹慧在她四周翱翔以示慶祝。歐祝泰明亮的魔法能量則在空中歡欣跳躍著。

Art by Willian Murai
Art by Willian Murai

就是這樣了。她辦到了。她已經來到了結尾…

突然間,娜爾施的耳朵深處開始傳來一陣聲響。

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沒有更多東西可以學了。

她的臉突然發燙而且這一刻也開始消逝。然後她就這樣被困住了。她的視線變得模糊,她的額頭開始冒汗。在她心裡,她回到了那座市場。

歐祝泰低頭看她,眼裡滿是驕傲。她知道他正在期待她說話,期待她的感謝,期待慶祝。但她卻只能壓抑那股想逃跑的衝動。雖然這個念頭使她大感震驚,但她卻無法不去認為這都是龍王的錯。她無法不去想著這一刻應該是不一樣的,應該會有更多的東西。他承諾過他知道一切,但是一切不能就這樣完結。她想要大喊。她的旅程不能結束。

現在她想著:他已知道她會怎麼做了嗎?睿智的歐祝泰,無所不知的大宗師,他已經知道她會逃走了嗎?她並不是真心想逃的。她絕不會故意離開他。她想告訴他這些。如果她相信他會聽的話,她現在就會告訴他。

「我很抱歉,」她對著湖面悄悄地說道。

沒有回覆。


 

儘管娜爾施從它出現的那天起便一直抵抗著這股焦躁不安感已將近一年,它卻變本加厲了。她的內心有如風暴震盪,將她撕扯開來。她必須移動,她得離開。既然她無法再往上爬了,她便決定下山。

下山的過程比她預期的還快。一旦她開始奔跑,她就不會放慢速度。而且當她到達山腳時她仍繼續前進,只因她的雙腿不願停下。

她一直到發現了位於山邊角落的一座既隱密又被封死的門扉之後才停下來。即便如此,她也只是暫時停下。她施咒打開了這扇門。在門後方她發現一條通道以及一座往下的階梯。她走下樓梯。樓梯通往了一座平台,緊接著又是另一座階梯。她也走下了第二層樓梯。

她一直往下走,經過了蜿蜒的通道,爬過了部分坍塌的隧道。她可以永遠不斷地深入探尋這個土地,研究這些岩石,學習關於這些碎砂淤泥的知識,但很快地她來到了隧道的盡頭。

一開始,她煩躁的情緒開始湧現,但就在它開始蔓延之前,娜爾施發現其實還有別處可去。這個房間的牆上竟然排滿了捲軸!她可以讀這些捲軸;它們能夠將她帶往某處;它們能夠教她更多事。

在她急迫地奔向最近的捲軸時,她隱約注意到了她身處之地。這一定是座古老的檔案室,一個她只在傳說裡聽過的地方,一個被歐祝泰封印的地方。她不在乎了,無法在乎─她只感覺到一股前去尋找、探究與求知的需要。

Art by Chase Stone
Art by Chase Stone

在心靈如此貪婪的狀態下,她儘可能小心地展開了最長的那份捲軸。它相當脆弱,但卻十分完整。而且它上面寫滿了字─傳達了歷史、知識與智慧的光榮文字。她跪在佈滿灰塵的石磚地板上,攤開這些文字,接著便開始閱讀。她覺得自己彷彿又再度移動了。

這份古老的捲軸涵蓋了對於韃契過去的記載,但卻是她之前未曾聽過的。雖然有些與大宗師教導她的內容有所重疊,但仍有一些游離並相互牴觸的片段。細節被扭曲了:侍奉可汗而非龍王的部落,還有她不認得的咒語和法術。而且根據這個捲軸的內容,看似在歐祝泰之前就有龍存在了。

難道大宗師並非韃契最古老的龍嗎?難道他不是最睿智的龍嗎?難道他不知道一切事物嗎?

這個念頭在娜爾施的心底紮根。她必須知道真相。她必須知道是否還有更多她能夠學習的事。

當她讀完所有在龍目要塞底部檔案室裡的捲軸後,她決定要去其他地方尋找更多捲軸。她跑回階梯上並衝進陽光底下─然後直接撞上了泰伽姆堅硬的胸膛。

「我就知道你在下面,」泰伽姆叱喝道。

「讓我過去。」娜爾施可沒耐心忍受他的脾氣。現在無法。

「你跟我一樣心知肚明,底下有些不適合歐祝泰的追隨者們見到的東西,尤其是那些被稱作大師的人們。」他強調了那個字。

「泰伽姆,拜託,請讓讓。我必須離開。」煩躁開始在娜爾施心裡嗡嗡作響,尋求真相的熾熱渴望正是一股從內在驅使著她自己的力量。她抗拒不了多久。

Art by Jason A. Engle
Art by Jason A. Engle

「我別無選擇,只能將你以褻瀆的罪名向上呈報。你已背叛了歐祝泰。你選擇追隨一條黑暗的道路,而大宗師會因此懲罰你。」

「那就讓他懲罰吧!」一股力量自娜爾施身上湧出,穿越了泰伽姆並無視於他的慘叫。


 

娜爾施想起了那一刻的感受。它與童年時在甜瓜攤下,在一籃籃的麵包上,以及跑進自由空間時驅策著她的感覺一樣。同樣的感覺使她登上龍目聖殿的山峰,使她渡過訓練期,來到歐祝泰的居所。而且也是同一種感覺充塞了她的胸口,催促著她放手,要她縱身一躍,就此離去。

她厭惡這種感覺。這在她的生命裡只留下痛苦。但怎麼痛也比不上受它驅使而得知了關於歐祝泰的真相。

去過龍目要塞的檔案室之後,娜爾施屈服於她的煩躁並讓它引導她的行為。它渴望更多,總是渴望著更多。遠方還有更多的知識,她能夠感覺到,而且她非常急切地想知道。

她在柯力山腳與河輪要塞下方發現了其他檔案室,在裡面她找到了更多捲軸。她從捲軸上的文字中拼湊出關於韃契另一種版本的歷史更為深入的記載。她學到關於靈龍烏金,這個時空中所有魔法的來源,以及巨龍風暴的事。她學到了一個部落交戰的時代,而龍族則保持著牠們的距離。

這一切都讓她心醉神迷。

這應該足夠了,但並非如此。她搜尋著更多。

然後她找到了位於敦古要塞下方的檔案室。

不同於其他檔案室,位於敦古要塞底下的檔案室並沒有被完好地保存下來。它看似在很久以前就被劫掠破壞。一部分的她希望房裡完全淨空;她心裡有某個東西正在告訴她,如果繼續探究的話,她不會喜歡即將發現的東西。

搜尋到了第四週,她發現了看似是在這個檔案室裡唯一殘存的捲軸。它被鎖在地下深處,封印在一道厚重的門後方。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娜爾施就只是盯著它看,什麼也沒做。她不敢相信她會找到任何東西。然後,帶著顫抖的手指與狂亂跳動的心臟,她拿起了捲軸。

她把捲軸攤開在地上,在手指上召喚一道冷火以供照明,接著便開始閱讀。

字跡既潦草又有許多髒污,就好像書寫者知道自己只有很少的時間可以寫。隨著她往下閱讀,她知道了原因。

這個捲軸記載了很久以前一場可汗們的集會。

Art by Yeong-Hao Han
Art by Yeong-Hao Han

她知道了可汗們希望終結龍族以拯救他們的部落。她知道了他們的歧見與計畫。而且她知道了一個名字:薩坎,一條龍,一位可汗─拯救靈龍也因此保住了韃契的龍族。然後她知道了最後一件事,最終的真相。這場集會因兩條龍以及牠們的族群闖入攻擊聚集的可汗們而倉促地結束。其中一條龍就是歐祝泰。

當她唸到她老師的名字時,娜爾施挺直背部並握緊了雙手。脆弱的紙在她握拳的手中破裂。就在同一刻,她心中也有個東西裂開了。她感覺到它像顆蛋般地在她的胸口碎裂。無論這裡面是什麼,它既濃厚又沈重地流下了她的胸腔,並向外擴散到她的全身。接著她被一股從未感受過的力量往後拉扯,而她就這樣被扯離了韃契。

另一個世界在她眼前展開。一個新世界。一個尚未探索的世界。它向她保證─保證了知識,機會,還有可去之處。

它好美妙。

而且娜爾施幾乎要過去了。

但她卻在最後一刻把自己拉回來。

大口喘氣又不停顫抖,娜爾施跌坐在一疊韃契最後的捲軸上面。


 

她仍無法解釋為何自己尚未離去。

從那時起,她感覺到這股力量每一天每個小時都在拉扯著她的心靈。屈服於它會是件非常容易的事。這會是如此地正確。但她卻退縮了。她反而四處搜索著韃契-每ㄧ個裂隙,每一座山頂─使她相信那裡還有更多值得學習的事,還有更多值得追尋的事。

現在她已經繞了一整圈,她已見過所有的土地並見證了它所有的秘密。然後她再度坐在河彎之處。

「我們一定要花時間來好好思考那些我們已學得的事物。」這道沙啞低沉的聲音突然吸引了娜爾施的目光。她朝上方看去。

歐祝泰。

她的龍王,她的老師,側影映襯著旭日的第一道光芒。他走出了居所並開始教早課。

Art by Steve Prescott
Art by Steve Prescott

「所以,你學到了什麼?」他把頭轉向她。

他正在看著她。

「你發現了什麼?」

他正在對她說話。

娜爾施的內心顫抖不已。她一直認為龍王已經與她斷絕關係,正如泰伽姆所擔保過的。她是個異端分子。她已被離棄。

「你知道些什麼?」

或許泰伽姆錯了。或許歐祝泰依然是她的老師。他的問題在娜爾施的耳裡迴響著。她知道些什麼?她知道了韃契。她知道它過去的一切,它的美麗,它的神奇,還有它的不完美。通常這些不完美會是它最偉大的資產。她抬起頭對著她的龍王微笑。他是韃契的一部分,而且因為他的存在,這塊土地,這些人民,以及這些歷史都變得更美好了。這個世界已變得更強;它更完美了。她現在就能夠看見。

「我已經知道了真相,」她悄悄地說著。

歐祝泰點了點頭。娜爾施知道就算她看不見,他也正在對她微笑。一股暖流填滿了她的內心。一種平靜。「一旦深思過後,我們就得繼續向前,」歐祝泰說道。「一個人需要做的就是─」

「探尋悟道,」娜爾施加上了自己的聲音。

「因為總會有更多需要學習之事。」語畢,歐祝泰便展翅飛向天際。

「謝謝您。」娜爾施說道。在她放手的同時,她的話語也隨著韃契的狂風飛逝。

Narset Transcendent | Art by Magali Villeneuve
Narset Transcendent | Art by Magali Villeneuve

在《未知領域:大宗師的學徒》中有 4 則留言

  1. KTKˊ這系列的故事收的真不錯,劇情雖然很王道但收伏線的方式卻又不落俗套

    又算是MTG裡少數的Good End,不過娜姐對知識渴望的程度實在變態

    光靠讀卷軸就能點火花,真的是古往今來唯一的天才阿….

  2. 「那么,你学到了什么?」他把头转向她。

    他看着她。

    「你找到了什么?」

    他对着她说话。

    娜尔施的内在颤抖着,从泰伽姆说欧祝泰会放弃她时,她就一直想着这件事,她是异教徒、她是不顺从者。

    「你知道了什么?」

    也许泰伽姆错了,也许欧祝泰还是她的老师,他的问题在娜尔施的耳中縈绕,她知道什么?她知道鞑契,知道鞑契的一切,知道鞑契的美丽、鞑契的奇妙、以及鞑契的不完美,而那些不完美常常是鞑契最大的资產,她对着她的巨龙微笑,他是鞑契的一部分,因为他的风采,鞑契的土地、人民、还有歷史都变得更好,这个世界更强壮、更完美,她现在看得出这点了。

    「我学到了真实,」她细语道。
    欧祝泰点了点头,娜尔施知道,即便她看不到欧祝泰是不是也在微笑,但一道暖流充满了她,那是平和。「一旦我们想着自己必须前进,」欧祝泰说,「需要做的就是- 」

    「寻求悟道。」娜尔施和他同时说。

    「学无止境。」欧祝泰边说,边展开双翼飞上天空。

    「谢谢你,」娜尔施说,在她放手之际,话语消散在鞑契的风中。

    以上這段結尾節錄自友站,個人以為,幾個小地方翻譯得更有味道

  3. 原来是龙王的引导才让娜爾施能够悟道,点燃火种。就这个意义来说,这个世界确实比原来更好了,毕竟原来她只是可汗,如今她已超凡入圣。撒坎说他把这个全新的世界献给娜爾施,居然是真的。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