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受詛者之夢(譯)

原文網址: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r/dreams-damned-2014-08-06
作者:Nik Davidson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惡魔歐尼希茲被籠罩在一團迷霧中。我們不知道他的起源─他來自何方,或甚至他是否一直都是個惡魔。我們知道的是:他曾經是一位鵬洛客,直到幾千年前他被剝奪了火花並被困在充滿狂野魔法力的贊迪卡時空。從那時起,他正慢慢地實行一項能夠回復他的力量並且脫困的計畫。
在魔法風雲會2015─鵬洛客對決的故事裡,他計畫的一小部分已經有了成果。現在,這位前任─也或許是未來─的鵬洛客正準備要實行他計畫的下一個部分…


惡魔不需要睡眠。

當然,我還記得睡眠這件事。而且我記得它一開始給我的感受,我那小小聊以慰藉的獎賞,就是我不再需要犧牲我人生三分之一的時間在我那可悲的凡人的侷限上。這個形體讓我感覺不到什麼痛苦。它不會累。但這只不過是給了我更多與憤怒獨處的時間。我曾經是一位征服者。我現在是一位征服者。但我卻接連遭遇兩次挫敗。第一次奪走了我的肉身。第二次則是我的火花。

年輕的時候,我自認為所向無敵。我認為我已經證實了我是無敵的。畢竟,征服你的第一個世界是最困難的。當我在不同世界間穿梭,我的力量也隨之增長,奪取任何會讓下一次掠奪更容易的東西。當我聽聞面紗的時候,它看起來是如此令人難以抗拒的獎品。我真蠢。這樣的武器只會毀了操控它的人。


在地表之下的深處,惡魔默默地行動著。洞穴裡只被符文的微弱光線點亮,蝕刻進數十個沿著牆壁排列的晶石上。他把一顆晶石旋轉了幾度並唸了一段簡短的咒語。符文發出強光,明亮的橘色,但光芒很快便消逝了。他旋轉了第二顆晶石,重複了這道咒語,然後看著符文再度發出亮光。這次光芒稍微持續了一段時間,一段幾乎感覺不到的延長。惡魔用黑曜岩的爪子在石地板上刻下了一些筆記,然後移往第三顆晶石。


知道了多重宇宙的自由,然後被奪走了─這是個墳墓。知道了有無盡的世界等著我去征服,啜飲不可思議力量之聖水…然後成空。一切都成空了。我被困在這個噁心的小世界,無所事事地躺在這些亂竄的昆蟲群落上,牠們甚至都不值得被統治。

在充分理解這層現實面的最大深度之後,那是我第一次渴望睡眠。我希望能覺得累,能歇息,能讓這個折磨結束,就算只有幾小時也好。這永遠不可能發生。

Akoum | Art by Rob Alexander

所以該做什麼來打發時間呢?這個世界的人們提供很少的娛樂。這地方的人類是懦夫和流浪漢。我獵捕他們,玩弄他們。好無趣啊。妖精非常原始,但他們至少還會挺身對抗。他們的骨頭像我曾獵捕過的鳥類一樣啪一聲地折斷,那是好幾百年,好多個時空以前的事了。在你開始失去興致之前,也就只有這麼多鬼怪可以踩碎。好吧,失去了大部分的興致。他們確實會發出非常好玩的聲音。接著是寇族。他們迴避我。我也迴避他們。因為在他們每一張自鳴得意的蒼白臉孔上,我看見了她。

自封為贊迪卡的守護者。娜希麗。


在地表之下的深處,一股力量在翻攪著。埋在無數噸重的石頭與泥土下的魔法地脈漸漸復甦,接著打開了一條通道。深處竄出一道蒼白的綠光,然後惡魔把翅膀緊緊地朝身體捲起以便擠進這個狹窄的通道。


在所有無盡盲界中還會有更悲慘的地方嗎?我跟其他許多人一樣被它吸引過來。這裡的魔法力既豐富又強大。這裡是個陷阱。我想著利用從這裡獲得的力量,我能夠淨化我的詛咒,燒盡這個侵染並回復我的形體。我沒有機會找出結果。我才剛找到我的下一步,她就攻擊了。

當她這麼做的時候從未顯露出一絲一毫的情緒。或許是最細微的憐憫。她的束縛魔法是我從未遇過的。它甚至從未是一場戰鬥,而且當她把晶石結附進我體內時我甚至還無法喊叫。

就在那一刻,一切都停止了。


通道的牆壁突然傾斜,粉碎的石塊掉落在惡魔背上。通道兩旁突然一起倒塌。贊迪卡的深處偵察到了一位入侵者,而石頭本身企圖淨化他。他緊靠著牆替自己爭取了一點時間,接著他喃喃唸了一道咒語。石頭的生命力被吸乾了,活化之力被撲滅,而石頭則在惡魔蹲下的形體周圍崩塌成完美的球形。透過細微的裂縫,綠光示意著他繼續。他開始挖掘。


我的詛咒停止了。來自那遠方之地的呼喚消失了。但我所有的力量也隨之消逝。當我終於能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我肩膀的骨頭崩碎了。我的翅膀已經無用─它們也在幾天之後脫落了。她放進我體內的東西讓我變得渺小。虛弱。這不是我能原諒的。而且為此,有一天,我將會復仇。

Ob Nixilis, the Fallen | Art by Jason Felix

這已經是數百年前的事了。我從未再見過她。但我卻在心裡看見她,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

這裡有些吸血鬼可以活那麼久,但他們卻非常理智地選擇發瘋或遺忘。她知道對我這麼做,她將會保存我的心智嗎?隨著時間過去,我開始明白我體內的晶石是個具有強大力量的物體。

力量。這個共通的語言。


幾週以來惡魔一直挖掘著石塊。他花了幾天來慢慢破壞並穿透較為密集的岩層。在這個小型岩石空間裡的空氣相當稀薄,只能依靠一顆他從人魚商人那奪來的小型符文球補充。為了要讓他的爪子重生,他停下了兩次。當他愈接近發光的來源,他治癒的速度就愈快。


我研究晶石好幾百年。除了製造它們的人,我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清楚它們的魔法。而且當一位鵬洛客來到這個地方時,我堅持要做個自我介紹。來到陌生地方的訪客需要一位嚮導;他們需要資訊。我很樂意協助。在過去無數年間有許多人來訪。我讓他們了解我的情況。我讓消息從這個污水坑的邊界洩漏出去。我很確信,某些自大的小屁孩最終會來奪取我的誘餌。

一個征服者需要學習最重要的一堂課就是,當其他人相信自己比你聰明時,你就讓他們繼續這樣相信。直到他們停止相信任何東西。經過了漫長的等待期間,有些驕傲的鵬洛客小鬼來找我;他們想把我擊倒並取出晶石。數百年來的計畫就是為了要讓這一天實現,而我該做的就是專注於進行足夠的抵抗以免他們起疑心。我從未懷疑過這天的到來。

這就是我所能做的,躺在沼澤裡,忍住不笑。


在地表之下的深處,惡魔溫柔地把手伸進了微小的生命之球。他移除了一小塊土壤與一朵小花,閃耀著綠色與金色光芒,並捧在手心。它散發著能量、溫暖與健康。古老的通道突然敞開,他走回地表時小心翼翼地捧著它,牆上迴盪著他逐漸遠去的笑聲。


奧札奇與它們的後裔持續肆虐著。一個人不得不讚嘆它們屠殺與腐化的效率。有時候,我思考著如果有類似這樣的軍隊的話,我能夠成就些什麼。無所謂了。某些誤入歧途的靈魂將會前來對抗奧札奇。他們無法抗拒,英雄們就像是一群蜂擁至遺棄糖果上的螞蟻。當他們抵達時,他們將會需要知道我所知道的事。晶石是為此而創造─不同於其他武器,而我或許是唯一活著知道它們是如何運作的人。

但我也知道它們還有別的用途。

Ob Nixilis, Unshackled | Art by Karl Kopinski

力量已經回到我身上。當巴勒格被摧毀的時候,我感覺到這個世界的顫抖。就在那一刻,我能夠再度嗅到多重宇宙的氣息。我的火花就在伸手可及之處。我知道我必需做什麼。而回復火花的唯一代價將是使我最憎恨的世界徹底毀滅嗎?

惡魔或許不需要睡眠。

但我們有夢。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