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入門翻譯文章

可以嗎!?/等級一

發表於

negate

“祕術大師很欣賞此等絕妙弔詭:他們深沉又複雜的祕法會導出簡單至極的結果~只需說出是或否兩字的能力。”

cardart_ORI_Calculated-Dismissal
Calculated Dismissal | Art by Karl Kopinski

允許型的咒語是魔法風雲會中最令人恐懼的類型。如何在正確的時機點使用允許型的咒語對玩家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而在面對允許型咒語時該如何應對也具有同樣的難度。

什麼是允許型咒語?

允許型咒語可以在對手施放咒語時,直接讓對方的咒語失去效果。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稱他做”允許”型咒語的原因。

Johnny盯著對手場上六塊未橫置的海島猶豫了一下,他說;”我要施放攻城犀牛……可以嗎?!”

Jenny稍微思考了一下後,或許會說 “好,犀牛OK!”或是 “不行,我要施放意志交鋒,X等於5,康掉你的犀牛!”

最原始的允許型咒語通常被叫做 “Counterspell(反擊咒語)”。反擊咒語這個詞通常也會跟反擊咒語這張牌一起被提及,一起被討論。

“反擊咒語” = “允許型咒語” = “反擊” = “允許”

許多新玩家對於允許型咒語都不太容易理解他們的效果,這是因為像這樣的效果是非常獨特的概念。我一開始玩魔法風雲會的時候,曾經試著要用Counterspell去摧毀別人在場上的永久物(這當然是不能的),或是用Counterspell來阻止對手下地(這也一樣辦不到)。

通常死記一些魔法風雲會的規則是相當無趣的,但是在允許型咒語這一塊,稍微花點功夫瞭解一下是非常有幫助的。以下的文章看起來會非常的相似,但其實他們會精確的把各種你將面對的可能性盡可能的解說一次。

堆疊:當玩家們第一次接觸到堆疊的時候,常常會覺得這遊戲這麼如此複雜,但其實堆疊也是魔法風雲會有趣的特色之一。堆疊就是個咒語和異能等待結算的地方,每當你施放一個咒語或是啟動一個異能的時候,他們就會被擺進堆疊中,兩位玩家都有機會可以回應他。若雙方都選擇不回應,那麼堆疊最上層的咒語或異能就會結算。

咒語:咒語只有在被施放的時候,在堆疊中的時候,還有在結算的時候是咒語的身份。你可以用允許型的咒語在咒語結算之前從堆疊中把他移出去。瞬間跟巫術在施放的時候就是咒語的身份。生物、鵬洛客、結界和神器在施放的時候也是咒語,但是當他們進戰場後就不再是咒語了。

永久物:一但牌被放進戰場後,他們馬上就從咒語轉變成永久物。永久物指的就是在戰場上的所有東西。

:地也是永久物,但是地牌永遠也不會是咒語。下地是一個不需要用到堆疊的特殊動作。換句話說,下地是沒辦法被回應也沒辦法被反擊咒語反擊的。

:在堆疊跟戰場之外,所有的東西都是”牌”。舉例來說,你不能把Path to Exile用在墳場的生物”牌”上,允許型咒語也只能對正在堆疊上的咒語產生效果。

允許型的前期防線

意志交鋒 UU康 廢除

 

藍色傳統的弱點就是缺乏去除咒語。但相對的,藍色有時會利用允許型咒語來撐過遊戲的前期。

允許型咒語在前期強大的原因在於,他幾乎可以處理對手想對你做的任何事。閃電煉擊殺不掉克羅芬斯的駿馬終極代價無法處理絨毛獅,但是一張廢除這兩者都可以輕鬆處理。

若你能持續撐住不要落後的話,你的對手可能完全沒有機會成功把生物放進戰場。

但問題通常發生在你處於落後的狀況時,允許型的咒語無法處理已經放在戰場上的生物或鵬洛客,所以一但你漏掉了任何一張沒反擊到,你就一定需要別種方法來處理他們了。

當你使用允許型咒語當做初期的防線時,先手會比後手來的優勢。對於像是阿布贊這種中速的套牌來說,允許型咒語的效果就非常的好,因為這種套牌通常都在第三回合左右才開始下第一隻生物,而你已經準備好要回應他了。

但是對上快攻型的套牌例如純紅或是純白快攻就不是這麼好處理,因為第一回合的生物你來不及反擊(除非是標準之外的賽制),所以開場你可能就會陷入相當不利的局面裡。除非你要被那隻生物給毒打致死,不然你就必需找機會用去除咒語清掉那隻生物,或是倒光魔力叫出自己的生物來阻擋。在這個時間點,你的防守就露出了破綻,你的對手可以趁機結算另一個威脅。然後你就必需再想辦法解決另一個新的威脅,若你不小心點處理這個局面,你會很容易陷入惡性循環中而且手上的允許型咒語毫無用武之地。

也因此,通常把允許型咒語跟去除咒語做搭配會是個不錯的選擇。在某些對局或情況下,太過於依賴允許型的咒語,將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節奏上的優勢

若我告訴你,某一場對局中玩家施放的最後一個咒語是倨傲擊,你能想像這場遊戲的狀況嗎?

negate 倨傲擊 廢除

我們通常會認為允許型的咒語是防禦的手段,但其實他們實際上可以阻止對手想做的任何事。但有時候,最好的做法是讓對手無法阻止你做事。

以下是個簡單的例子:一個藍底的快攻套牌,在前幾回合叫了一些低費用的小生物攻擊,第五回合對手地牌全倒施放了止戰寧息想要拉平局勢,但是藍色套牌的玩家用倨傲擊反擊。反擊之後下一回合生物全打結束了這一局,倨傲擊就是最後施放的咒語,而且幾乎就是因為這張反擊咒語才分出勝負。

當你落後時允許型咒語毫無用處,當雙方平局的時候允許型咒語還算不錯,當你領先的時候允許型咒語則是壓制對手的最佳手段。

一般來說藍底的套牌通常偏向慢速控制套牌,在初期先搶下領先的位置,然後穩穩的利用反擊咒語持續壓制對手讓自己保持在安全的範圍內。

壓制局面

消融 雲消霧散

允許型咒語的另一個好處就是,不管遊戲進行到前期還是後期都有他的價值存在。初期你可以利用允許型咒語幫你防守,也可以用來賺取節奏上的優勢,就算到了後期也可以用來幫你壓制局面。允許型咒語在處理對手的獲勝手段時是相當重要的。

試想一下你正在打一副後期的控制型套牌,專注在賺取牌張優勢,好不容易處理掉對手前期鋪下來的生物,回到的領先的位置上,利用歷時挖掘龍王的特權抽一堆牌來累積牌張優勢。然後在一切看起來都像是你要贏的時候,對手橫置了一、二、三……八、九張地牌,施放了一發X等於8的山口龍爪直接把你擊倒!

像這樣惡夢般的劇情其實很容易就可以避免的,只要好好利用允許型的咒語就根本不需要擔心這樣的問題。藍色最廣為人知的特色就是允許型的咒語和抽牌,這兩者之間的搭配絕佳。一但你把場面控制住之後,抽牌咒語可以讓你快速的掌握更多資源,並且利用允許型的咒語確保場面不會再度失控。

備牌中的允許型咒語

抹除 備牌康 駁斥

反擊咒語對於強攻,控制或組合技套牌來說都是很棒的備牌選擇,基本上每個有混到藍色的套牌都可以考慮放一些反擊咒語在備牌。

首先,把允許型咒語放在備牌,才不會讓你在面對快攻的時候束手無策,若是放太多在正編就很有可能在面對快攻時變成一張無用的牌。

再來,就像是選擇去除咒語一樣,換上適合的允許型咒語可以讓你輕鬆的針對你面前的這位對手進行對局。倨傲擊對於像是綠獻力那樣的加速套牌非常好用。失效對上像是艾斯波龍那樣的控制套牌就可以發揮的很好。抹除則是專門用來對付紅藍神器或是星彩套牌。

最後,通常在備牌局之後大部份的對局節奏都會變慢一些,而你可能得特別準備一些解牌來對付對手的備牌。舉例來說,通常對付綠獻力我們會考慮多放幾張終極代價,但是你的對手若是換上醒世師妮莎來對付你,你就必需準備一些允許型咒語來處理這種狀況。

限制賽中的允許型咒語

反擊咒語在構築賽中的特性,在限制賽中也相差無幾。一定要特別注意的點是,在限制賽中雙方的套牌都不會像在構築賽中那麼快。

換句話說,平衡性很重要。把允許型咒語當做一種控制場面的工具,但是不要讓套牌過度依賴他們,正編和備牌有一些允許型咒語是不錯的選擇,但是除非有特殊的理由,不然不會放到超過三張。

在現開賽中允許型咒語的身價又比輪抽之中來的更高,因為現開賽的速度更慢。就算是現開賽中的炸彈,像是儲魂惡魔柯索非,也不過就是一張白骨化灰就可以處理掉的事情。

使用允許型咒語

遊戲初期,你有時必須極盡所能的使用你的資源,才能保持住節奏不要輸給對手,就算是用消融反擊了一隻鍛爐街居民也不用覺得可惜。

遊戲後期,你有時候手牌會好到可以選擇是否需要使用允許型咒語。

cardart_ORI_Clash-of-Wills
Clash of Wills | Art by Yan Li

假設你正在打一套放了一些反擊咒語的藍黑底控制套牌,除了反擊咒語外你還有一些去除咒語和生物。當你對上阿布贊套牌的時候,用什麼牌來解決對方的威脅就變的很重要。若你的對手施放了一隻首領阿娜芬札,你就該考慮讓他結算沒有關係。因為你可以用英雄殉身奪魂斬或是衰萎來處理他。但若是對方施放的是一隻變身生物,有可能是家園衛護人,一但讓他成功進場就非常麻煩,那就必需考慮直接把消融用在這隻變身生物身上了。

但是千萬要記得,這些問題的答案並不是絕對的,隨時必需跟著情況做改變。若你還有20點生命,你或許可以考慮讓攻城犀牛結算然後在用去除咒語來解決他。但若你只有5點生命,那可能直接放一張消融會是個好主意。或是你下一回合就準備要地牌全倒叫一隻生物出來,那直接把首領阿娜芬札反擊掉就會是個正確的選擇。

面對允許型咒語

致勝的咒語被對方反擊掉,是很絕望又令人難過的。雖然說有時候你其實也沒有辦法,但其實有時候還是有辦法可以避免這樣的情形的。

允許型咒語其實還是有他的弱點可以加以利用的,因為他們只能在你施放咒語時使用。若你的對手留下魔力準備施放消融,那麼他們若是沒有施放消融就等於浪費了這三點魔力。若你猜想對手留了一張消融準備反擊你的咒語,你可以考慮施放你手上比較不重要的咒語,或是直接也放空一回合。

若你有辦法讓你處於領先的地位,那麼對手就無法呆呆坐著等著反擊你的咒語了。若你的對手留著三張海島未橫置就讓過他的回合,那麼你可以考慮不施放任何咒語,單純用送終羅剎攻擊並且灌大就好。重複幾個回合,你的對手會被逼的一定要做些什麼,而很有可能就因此而露出空檔。

Rakshasa Deathdealer | Art by John Severin Brassell
Rakshasa Deathdealer | Art by John Severin Brassell

在標準賽中,大部份依靠允許型咒語的套牌都會搭配掃場咒語例如衰萎或是止戰寧息。你必需要在對手施放這些咒語前先準備好,伺機而動。舉例來說,你不想讓對手消融你的攻城犀牛然後再接著一發衰萎把你的台面都清光光。所以你可能得考慮下一隻比較弱的生物給對方反擊,然後留著犀牛等對方魔力倒光之後再叫下來。

在某些狀況下,你的對手魔力放空沒做事,可能不只是要反擊而已。也有可能那回合他準備要做一些瞬間的抽牌咒語例如歷時挖掘或是傑斯的智謀。若你覺得對方正打算要這麼做的時候,有時其實可以考慮放個咒語讓對方反擊,這樣至少可以逼他晚一回合再做抽牌咒語。

以上這些做法都可以自由調整,端看你的對手當下給你的感覺來決定。但是我最後的一個建議是,不要打的太過於被動。最糟的情況就是對手想辦法讓你以為他有反擊咒語,但其實他手上根本就沒有反擊咒語,然後你因此而輸了對局。戰況越是膠著對於後期的控制套牌來說就越加有利,所以你得盡量不要給對方太多時間。

在適當的時機應該展現的更激極點,你的對手不可能天天都有反擊咒語在手。就算他有,若你不試試看的話,你本來也就不可能會成功施放什麼咒語。

允許型咒語是魔法風雲會中,複雜又有挑戰性的部份。但是並不需要因此而感到懼怕他,你要瞭解他的各種優缺點,學著如何最佳的利用反擊咒語,學著如何最有效率的反制他們。這些技巧將對你的魔法風雲會之路有莫大的幫助!

在《可以嗎!?/等級一》中有 1 則留言

  1. 首先,把允許型咒語放在備牌,才不會讓你在面對快攻的時候束手無策,若是放太多在正編就很有可能在面對快攻時變成一張無用的牌。

    看到這句話讓我十分感動,時代真的變了,而且變的方向是好的
    我「記憶中」的快攻對上康牌,應該是兩眼目眩口中被塞一堆荔枝丁窒息而死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