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慎與膽怯/等級一 未知領域:鵬洛客們的近況(2015) 八強牌表:星城夏洛特公開賽(近代) 魔法風雲會桌遊規則 可以嗎!?/等級一
Infinite Obliteration | Art by Yeong-Hao Han Sylvan-Safekeeper-MtG-Art cardart_TlxF0Eozkd 照片來源:WOTC cardart_ORI_Calculated-Dismissal
保守?!膽小!?

謹慎與膽怯/等級一

但事實上,每一位魔法風雲會的玩家其實都是普通人而已,再利害的高手抽到衰萎的機率也不會比其他人高多少。老實說,對上高手時,你需要打的更侵略一點,因為時間拖長他們犯錯的機會也不高,一定要盡快把握機會結束遊戲。

08月 28日
鵬洛客

未知領域:鵬洛客們的近況(2015)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feature/checking-planeswalkers-2015-2015-08-19 原文作者:Mel Li 翻譯作者:洛伊德   魔法風雲會的許多故事橫跨了廣大的時空,充斥著許多不同的人物。這些史詩般的故事跨越無數年代並能夠發生於多重宇宙裡無數時空中的任何一處。這裡面有些人能夠在多重宇宙中的不同時空之間來去自如─他們是鵬洛客。雖然鵬洛客們都握有強大的力量,但這些角色同時也具有各自精采又逐步進展的背景。今天我們花點時間退一步來看看他們歷險的近況以及他們可能會前往何方。 自從我們上次檢視鵬洛客們的近況已經過了一年,而這期間也發生了許多事。我們見到由好戰可汗們統治的無情鋒疆、被改變的時間軸、由群龍統治的時空、一位掠食殺手的路途,並不祥地瞥見了幾乎被時間遺忘的遠古威脅。 所以無論這是你第一次認識魔法風雲會的鵬洛客,或者你是個想要趕上目前進度的回歸讀者,這篇文章將會幫助你釐清一些脈絡。 那麼,就讓我們一個個來拜訪這些具有活躍火花的鵬洛客吧!   金鬃阿耶尼 尋求新的開始。從早期他在阿拉若的納雅斷片的日子起,阿耶尼一直都是個戰士與治療師。身為一位戰士,他自豪地為他的理念而戰。但他也背負著這些衝突的重擔─最近發生的就是他摯友艾紫培(同時也是鵬洛客同伴)的死亡。他現在驕傲地披著這位殞落朋友的斗篷,並設法以一位弱勢者鬥士的身分來緬懷榮耀她。雖然他總是在治療其他人,阿耶尼也慢慢地開始治療他自己了。 安梭苛 尋找既新穎又精緻的恐懼。身為一位吹毛求疵的藝術家,安梭苛在整個多重宇宙裡尋找新的恐懼來雕塑每一位受害者最完美的夢魘。我們最近一次是在塞洛斯遇見安梭苛,在人類、其他鵬洛客,甚至是神的心靈中使夢魘成真。使用這些活生生的夢魘,安梭苛勾結欺瞞神斐納克,將一整個王國導向了可怕的結局。   茜卓納拉 領導科瑞爾要塞的新職位。自從她在卡拉德許那動盪不安的童年開始,茜卓對危險事物的熱情總是在她想融入環境時出來攪局。現在頭一回,她回到一個歡迎她並且能夠稱為「家」的地方:在瑞格沙時空中科瑞爾要塞裡的火焰修道院,也是許多年前她初次次元旅行抵達之處。修道院既平和又舒適,但她卻仍渴望著冒險的激情與烤焦敵人的甜美氣味。在她盡最大努力安頓下來的同時,關於贊迪卡偉大地貌的鮮明回憶以及被巨龍尼可波拉斯玩弄於股掌間的苦澀仍在她的心頭熊熊燃燒著。 戴克費登 塞洛斯的奇異夢境。從他在翡歐拉的年少時代開始,戴克費登就展現出一種能夠理解神器以及它們用法的獨特天賦。或許他就是從這時候開始著迷於神器,最後使他成為最偉大的竊賊穿梭於─好吧,你知道的。我們最後一次見到戴克時,他終於收集完一副從…塞洛斯時空某個神祕島嶼上借來的強大護手。但他對於護手異能的探索卻被另一位鵬洛克的詭計打斷了─織魘師安梭苛─正開始透過夢境來控制這座城邦的人民。為了要保護自己(還有他新發現的戰利品),戴克正在尋求塞洛斯其他人的協助,而我們最後一次則是見到他正要進入通往塞洛斯冥界的入口。   達雷迪 被翡歐拉學院的殘酷政治給擊倒。不久前,這位天才鬼怪神器師一直專注於在翡歐拉時空裡帕蘭諾學院的階級中爬升。但就在他獲得「大神器師」的職位前,他的升遷被學院菁英中反對的成員所阻撓。有些學院學生甚至悄悄說著達雷迪的撤職與學院現任大神器師穆奇奧的暗中操弄脫不了關係。自從遭逢挫敗起,達雷迪已經發現了新的研究領域。因為一場實驗失誤而點燃了他的鵬洛客火花,這使他能夠更進一步探索跨時空的神器知識,而從那時候起他也消失在眾人面前。或許他已經找到足以取代他舊有野心的新目標了… 多密雷德 探索遙遠時空中的荒野。當多密雷德的鵬洛客火花點燃時,他出現在距離他的故鄉時空拉尼卡非常遙遠的阿拉若納雅叢林中。這也在這位從未見過牆外世界的年輕鵬洛客心中觸發了一份對於流浪的強烈渴望。儘管他四處旅遊,他仍懷抱著他的古魯精神─一種狂野又不顧一切的心態將他更進一步地推向了全新的未知之地。 艾紫培提瑞 遊盪於塞洛斯的冥界。艾紫培提瑞總是以榮耀為自己下註解。也是榮耀使她接受成為赫利歐德的鬥士,並保衛塞洛斯時空免於遭受自命不凡的鵬洛客神謝納戈斯的威脅。但榮耀對每個人來說並不都具有相同的意義。懼怕艾紫培的力量,赫利歐德用她自己的劍把她擊倒,將她放逐漫遊於塞洛斯的冥界。在這裡,最平凡的人類將註定永遠居住在灰色的世界裡,或者註定要放棄他們的身分成為轉世者。但艾紫培並不是一般人。儘管以悲劇收場,她仍堅守著將榮耀擁護於心的理由:她對於塞洛斯、她的夥伴,以及她曾誓言要保護的無辜人民那份深切的愛。 妃雅麗茲   為了拯救她的子民而如傳說般地犧牲。妖精鵬洛客妃雅麗茲是多明納里亞最受尊崇的領導者之一。她將生命賜予她的追隨者們,並迅速地摧毀她的敵人。她帶領妖精們在冰期中存活下來,抵抗非瑞克西亞入侵,最後還為了要拯救她的妖精子民免受吞噬多明納里亞的時縫威脅而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她的名字的力量倍增了─不只是一位守護者,同時也是個將生命徹底奉獻給妖精的鵬洛客。 召獸使賈路 比起人類更像是怪物。召獸使賈路一直都是個兇猛的掠食獵人。但在鎖鏈面紗的詛咒之下,被死靈術士莉蓮娜所結附在他身上,他已經轉化成了某種…更為邪惡之物。隨著時間過去,詛咒將他的心靈扭曲成凶殘的嗜血慾望。很快地他便不再獵捕動物,而是追捕鵬洛客。賈路的威脅變得如此龐大,以致於拉尼卡的現世十會盟,鵬洛客傑斯貝連,不得不出手干預。雖然傑斯無法逆轉面紗的詛咒,他卻能夠藉由將晶石埋入賈路體內而減緩賈路轉變成惡魔的速度。儘管晶石具有牽制的效果,賈路仍是持續肆虐著多重宇宙的威脅。 基定尤拉 一肩擔起在不同時空中無盡戰鬥的責任。從他在塞洛斯的少年時代起,猛烈的打鬥對刀槍不入的鵬洛客基定尤拉來說就像是家常便飯。但他現在卻在兩個不同的時空裡進行看似無止盡的戰鬥。在贊迪卡時空,他誓言要保護它的人民免受奧札奇後裔的毀滅─但這些怪物卻持續繁衍並散布它們的萎疾。同時,他也無法背棄對拉尼卡時空中波洛斯教團的誓言,他試圖要在城裡不同鬼怪間那日漸激烈的糾紛中維持秩序卻又徒勞無功。白天贊迪卡而夜晚拉尼卡─兩邊的情況都沒有得到改善。雖然他不願意承認,但是基定已經到達一個臨界點了。   傑斯貝連 持續守望著多重宇宙。雖然他猶豫地同意了維持現世十會盟這個身分,也就是拉尼卡這座稠密的都會時空中的執法者,傑斯貝連總是感到被驅策著前去研究探索多重宇宙。當他警戒的目光落到那位被詛咒的鵬洛客賈路在不同時空裡凶殘的狂暴行徑上時,傑斯便將一顆晶石植入這位獵人體內以協助壓制這份威脅,而此舉也減緩了因詛咒而發生的轉化。但傑斯監控多重宇宙的動機並非只是出於無私或好奇─他自己要為將某些多重宇宙裡最嚴重的威脅,也就是奧札奇泰坦,釋放到贊迪卡負責。傑斯最糟的恐懼也因鵬洛客基定的出現而被證實了,他帶回了來自贊迪卡絕望倖存者們的沉痛問候。   卡恩 搜尋抵抗非瑞克西亞擢升的力量。銀質魔像卡恩的心靈與他的時空秘羅地都遭受了邪惡的非瑞克西亞腐化。處於即將完全被腐化吞噬的邊緣,他的同伴,鵬洛客凡瑟,犧牲自己的性命將他的鵬洛客火花轉移到卡恩身上而拯救了這位銀質魔像。現在卡恩心靈透澈,而且他誓言要找到一個方法來使其他時空免於遭受與秘羅地相同的命運─如果不是為了他自己,那麼就是為了要榮耀他那位殞落好友的犧牲。   奇奧拉 因新武器而重新振奮。人魚鵬洛客奇奧拉離開故鄉時空贊迪卡前往塞洛斯時空,尋求方法來對抗日益增強的奧札奇威脅。在她的一場誘拐塞洛斯龐大海怪的任務裡,她發現自己被捲入了與這個時空的海神塔薩的激烈爭鬥中。鵬洛客與神的戰鬥陷入僵局,雙方都召喚了最強大的深海巨獸來支援。最後,奇奧拉無法與巨海獸阿瑞美提形成連結而逃離這場戰鬥─但她並不是空手離開塞洛斯。在她次元旅行離開前的最後一刻,她偷走了塔薩的神聖武器:一把灌注了海神統御海洋與其中生物之力的雙叉戟。奇奧拉目前所在的位置不明,但無論她在何處,她都對她最新的「收獲」感到非常滿意。 寇斯 領導著秘羅軍的反抗勢力。地術士寇斯曾經對他的同伴艾紫培說過,「如果無法勝利,那麼我將永遠不會停止戰鬥。」信守承諾,寇斯堅定地保護著他那腐化的故鄉時空的倖存者們,一個曾經被稱作秘羅地的時空,現在卻是新非瑞克西亞這個煉獄之地。與希沃克治療師梅梨萊聯手,他已將生命致力於守護那些僅存的人們。 莉蓮娜維斯 被自己的過去糾纏,被一位無情的殺手追獵。死靈術士莉蓮娜最渴望的就是永生與操控死亡。她從來就不是個甘受奴役的人。但她卻發現自己順服於那些答應賜予她力量的事物:鎖鏈面紗、她合約裡的四位惡魔、巨龍鵬洛客尼可波拉斯,還有那位神祕的鴉人。同一時間,殘暴的獵人賈路已經跨越時空從山德拉追蹤她來到依尼翠,意圖移除─或者只是單純地復仇─鎖鏈面紗在他身上的詛咒。總而言之,情況是如此地險峻以致於她甚至還親自前來請求一位老…朋友傑斯貝連的協助。 娜爾施 尋找傳言歷史的片段。既好奇又大膽,鵬洛客娜爾施曾無法控制她自身的焦躁不安,直到她的老師,龍王歐祝泰,教導她如何「尋求悟道。」娜爾施投身於學習她所能找到的一切,成為史上最年輕就被歐祝泰親自命名的大師。她持續對於知識的渴求帶她來到了敦古檔案庫,在此她得知了薩坎沃,半人半龍,曾經改變過時間之流。她的資訊在遇見薩坎本人時被證實了,而他也向她透露了更多關於這份奇特的傳言時間軸的事。現在娜爾施想要找到更多關於這另一個韃契的片段,那是一個統治她的世界的巨龍都被剷除的奇異地方。   娜希麗 將近一千年的不知所蹤。寇族鵬洛客娜希麗,人稱礫岩術士,是六千多年前初次將奧札奇囚禁於她的故鄉時空贊迪卡的三位鵬洛客之一。數千年來她看守著她的時空,甚至與她自己的寇族人民渡過了一段歲月。最近一次關於娜希麗的記錄也有將近一千年了,當時她獨自協助她的時空對抗暫時復甦的奧札奇泰坦。但她卻是被迫獨自面對,儘管她也向原先的鵬洛客同伴與時空的守護者們送出求救訊號─吸血鬼索林馬可夫和靈龍烏金。我們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在一千年前左右,當時她正要次元旅行離開前去尋找她那神祕地缺席的伙伴兼老友,索林…   尼可波拉斯 在韃契被竊走了勝利。沒有什麼比得上在整個多重宇宙裡天衣無縫地操弄他的爪牙更能夠讓龍長老鵬洛客,尼可波拉斯,感到享受。他一直以來都欣喜於折磨他那不情願的奴僕,龍祭師鵬洛客薩坎沃。在韃契時空,波拉斯試圖利用龍爪婭紹娃的力量來擊敗他最憎恨的敵人,靈龍烏金。這兩條巨龍在韃契對決,雖然婭紹娃提供了波拉斯一個極大的優勢,但烏金(以及韃契的龍群)也因薩坎的干涉而被拯救。現在,在波拉斯不知情的情況下,烏金活了下來而薩坎也擺脫了波拉斯的掌控。這些發生在韃契的變化是否會衝擊到波拉斯的偉大計畫呢?只有時間知道… 妮莎瑞文 […]

08月 26日
起源全面入侵

八強牌表:星城夏洛特公開賽(近代)

冠軍:Joseph Herrera-勇得 生物 (13) 1 Abbot of Keral Keep科瑞爾要塞僧長 4 Dark Confidant黑暗親信 3 Scavenging Ooze腐食流漿 4 Tarmogoyf塔莫耶夫 1 Tasigur, the Golden Fang金牙塔西格 鵬洛客 (4) 4 Liliana of the Veil面紗的莉蓮娜 地 (24) 1 Forest樹林 2 Swamp平原 4 Blackcleave Cliffs暗峰山崖 1 Blood Crypt血腥墓穴 3 Bloodstained Mire血斑泥沼 1 Ghost Quarter魂魅城區 1 Overgrown Tomb蔓生墓園 4 Raging Ravine奔騰深谷 1 Stomping […]

08月 25日
桌遊規則

魔法風雲會桌遊規則

本規則由法蘭德玩家毛哥(孫于力)翻譯完成,感謝他的熱心翻譯與分享給本站;本規則供大家使用依據CC 3.0必須附出處與翻譯者完整姓名的規則,除此之外請隨意分享。 目錄 遊戲內容 第一次遊玩 準備遊玩 部隊卡與咒語卡全覽 遊玩雙人遊戲 雕紋 遊玩多人遊戲 戰場 遊戲內容 5 鵬洛客人物 30 小隊人物 2 遺蹟 6 領土板塊 2 三塊組合六角形沙漠地形 1 單塊六角形沙漠地形 4 雕紋 30 傷害指示物 1 20面骰 10 戰鬥骰 15 部隊卡 60 咒語卡 1 回合指示物 第一次遊玩 依圖示組合遺蹟 準備遊玩 1. 建立戰場 依照17-19頁戰場的敘述及介紹來建造他們,根據遊玩的人數來選擇戰場,並將回合指示物放在回合軌跡的空格1 2. 拿取你的人物、部隊卡與咒語卡 每位玩家選擇1個鵬洛客(可以用擲20面骰的方式決定誰先選)。每位玩家各自拿走與鵬洛客相對應顏色的咒語卡、部隊卡與人物。例如:如果你選擇傑斯,你將拿走3張藍色部隊卡、12張藍色咒語卡以及6個藍色小隊人物。 部隊卡與咒語卡全覽 部隊卡 鵬洛客部隊卡 小隊部隊卡 A. 卡片顏色/魔法力符號—卡片的邊界將顯示此部隊卡的顏色。鵬洛客僅能召喚出其他相同顏色的非鵬洛客部隊卡 B. 生命—能消滅此人物的傷害總和 […]

08月 24日
康到天荒地老!

可以嗎!?/等級一

“祕術大師很欣賞此等絕妙弔詭:他們深沉又複雜的祕法會導出簡單至極的結果~只需說出是或否兩字的能力。” 允許型的咒語是魔法風雲會中最令人恐懼的類型。如何在正確的時機點使用允許型的咒語對玩家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而在面對允許型咒語時該如何應對也具有同樣的難度。 什麼是允許型咒語? 允許型咒語可以在對手施放咒語時,直接讓對方的咒語失去效果。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稱他做”允許”型咒語的原因。 Johnny盯著對手場上六塊未橫置的海島猶豫了一下,他說;”我要施放攻城犀牛……可以嗎?!” Jenny稍微思考了一下後,或許會說 “好,犀牛OK!”或是 “不行,我要施放意志交鋒,X等於5,康掉你的犀牛!” 最原始的允許型咒語通常被叫做 “Counterspell(反擊咒語)”。反擊咒語這個詞通常也會跟反擊咒語這張牌一起被提及,一起被討論。 “反擊咒語” = “允許型咒語” = “反擊” = “允許” 許多新玩家對於允許型咒語都不太容易理解他們的效果,這是因為像這樣的效果是非常獨特的概念。我一開始玩魔法風雲會的時候,曾經試著要用Counterspell去摧毀別人在場上的永久物(這當然是不能的),或是用Counterspell來阻止對手下地(這也一樣辦不到)。 通常死記一些魔法風雲會的規則是相當無趣的,但是在允許型咒語這一塊,稍微花點功夫瞭解一下是非常有幫助的。以下的文章看起來會非常的相似,但其實他們會精確的把各種你將面對的可能性盡可能的解說一次。 堆疊:當玩家們第一次接觸到堆疊的時候,常常會覺得這遊戲這麼如此複雜,但其實堆疊也是魔法風雲會有趣的特色之一。堆疊就是個咒語和異能等待結算的地方,每當你施放一個咒語或是啟動一個異能的時候,他們就會被擺進堆疊中,兩位玩家都有機會可以回應他。若雙方都選擇不回應,那麼堆疊最上層的咒語或異能就會結算。 咒語:咒語只有在被施放的時候,在堆疊中的時候,還有在結算的時候是咒語的身份。你可以用允許型的咒語在咒語結算之前從堆疊中把他移出去。瞬間跟巫術在施放的時候就是咒語的身份。生物、鵬洛客、結界和神器在施放的時候也是咒語,但是當他們進戰場後就不再是咒語了。 永久物:一但牌被放進戰場後,他們馬上就從咒語轉變成永久物。永久物指的就是在戰場上的所有東西。 地:地也是永久物,但是地牌永遠也不會是咒語。下地是一個不需要用到堆疊的特殊動作。換句話說,下地是沒辦法被回應也沒辦法被反擊咒語反擊的。 牌:在堆疊跟戰場之外,所有的東西都是”牌”。舉例來說,你不能把Path to Exile用在墳場的生物”牌”上,允許型咒語也只能對正在堆疊上的咒語產生效果。 允許型的前期防線     藍色傳統的弱點就是缺乏去除咒語。但相對的,藍色有時會利用允許型咒語來撐過遊戲的前期。 允許型咒語在前期強大的原因在於,他幾乎可以處理對手想對你做的任何事。閃電煉擊殺不掉克羅芬斯的駿馬,終極代價無法處理絨毛獅,但是一張廢除這兩者都可以輕鬆處理。 若你能持續撐住不要落後的話,你的對手可能完全沒有機會成功把生物放進戰場。 但問題通常發生在你處於落後的狀況時,允許型的咒語無法處理已經放在戰場上的生物或鵬洛客,所以一但你漏掉了任何一張沒反擊到,你就一定需要別種方法來處理他們了。 當你使用允許型咒語當做初期的防線時,先手會比後手來的優勢。對於像是阿布贊這種中速的套牌來說,允許型咒語的效果就非常的好,因為這種套牌通常都在第三回合左右才開始下第一隻生物,而你已經準備好要回應他了。 但是對上快攻型的套牌例如純紅或是純白快攻就不是這麼好處理,因為第一回合的生物你來不及反擊(除非是標準之外的賽制),所以開場你可能就會陷入相當不利的局面裡。除非你要被那隻生物給毒打致死,不然你就必需找機會用去除咒語清掉那隻生物,或是倒光魔力叫出自己的生物來阻擋。在這個時間點,你的防守就露出了破綻,你的對手可以趁機結算另一個威脅。然後你就必需再想辦法解決另一個新的威脅,若你不小心點處理這個局面,你會很容易陷入惡性循環中而且手上的允許型咒語毫無用武之地。 也因此,通常把允許型咒語跟去除咒語做搭配會是個不錯的選擇。在某些對局或情況下,太過於依賴允許型的咒語,將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節奏上的優勢 若我告訴你,某一場對局中玩家施放的最後一個咒語是倨傲擊,你能想像這場遊戲的狀況嗎? 我們通常會認為允許型的咒語是防禦的手段,但其實他們實際上可以阻止對手想做的任何事。但有時候,最好的做法是讓對手無法阻止你做事。 以下是個簡單的例子:一個藍底的快攻套牌,在前幾回合叫了一些低費用的小生物攻擊,第五回合對手地牌全倒施放了止戰寧息想要拉平局勢,但是藍色套牌的玩家用倨傲擊反擊。反擊之後下一回合生物全打結束了這一局,倨傲擊就是最後施放的咒語,而且幾乎就是因為這張反擊咒語才分出勝負。 當你落後時允許型咒語毫無用處,當雙方平局的時候允許型咒語還算不錯,當你領先的時候允許型咒語則是壓制對手的最佳手段。 一般來說藍底的套牌通常偏向慢速控制套牌,在初期先搶下領先的位置,然後穩穩的利用反擊咒語持續壓制對手讓自己保持在安全的範圍內。 壓制局面 允許型咒語的另一個好處就是,不管遊戲進行到前期還是後期都有他的價值存在。初期你可以利用允許型咒語幫你防守,也可以用來賺取節奏上的優勢,就算到了後期也可以用來幫你壓制局面。允許型咒語在處理對手的獲勝手段時是相當重要的。 試想一下你正在打一副後期的控制型套牌,專注在賺取牌張優勢,好不容易處理掉對手前期鋪下來的生物,回到的領先的位置上,利用歷時挖掘和龍王的特權抽一堆牌來累積牌張優勢。然後在一切看起來都像是你要贏的時候,對手橫置了一、二、三……八、九張地牌,施放了一發X等於8的山口龍爪直接把你擊倒! 像這樣惡夢般的劇情其實很容易就可以避免的,只要好好利用允許型的咒語就根本不需要擔心這樣的問題。藍色最廣為人知的特色就是允許型的咒語和抽牌,這兩者之間的搭配絕佳。一但你把場面控制住之後,抽牌咒語可以讓你快速的掌握更多資源,並且利用允許型的咒語確保場面不會再度失控。 備牌中的允許型咒語 反擊咒語對於強攻,控制或組合技套牌來說都是很棒的備牌選擇,基本上每個有混到藍色的套牌都可以考慮放一些反擊咒語在備牌。 首先,把允許型咒語放在備牌,才不會讓你在面對快攻的時候束手無策,若是放太多在正編就很有可能在面對快攻時變成一張無用的牌。 再來,就像是選擇去除咒語一樣,換上適合的允許型咒語可以讓你輕鬆的針對你面前的這位對手進行對局。倨傲擊對於像是綠獻力那樣的加速套牌非常好用。失效對上像是艾斯波龍那樣的控制套牌就可以發揮的很好。抹除則是專門用來對付紅藍神器或是星彩套牌。 最後,通常在備牌局之後大部份的對局節奏都會變慢一些,而你可能得特別準備一些解牌來對付對手的備牌。舉例來說,通常對付綠獻力我們會考慮多放幾張終極代價,但是你的對手若是換上醒世師妮莎來對付你,你就必需準備一些允許型咒語來處理這種狀況。 限制賽中的允許型咒語 反擊咒語在構築賽中的特性,在限制賽中也相差無幾。一定要特別注意的點是,在限制賽中雙方的套牌都不會像在構築賽中那麼快。 換句話說,平衡性很重要。把允許型咒語當做一種控制場面的工具,但是不要讓套牌過度依賴他們,正編和備牌有一些允許型咒語是不錯的選擇,但是除非有特殊的理由,不然不會放到超過三張。 在現開賽中允許型咒語的身價又比輪抽之中來的更高,因為現開賽的速度更慢。就算是現開賽中的炸彈,像是儲魂惡魔柯索非,也不過就是一張白骨化灰就可以處理掉的事情。 […]

08月 21日
前往高雄

CW報馬仔:高雄~童年往事

這一次的CW報馬仔將為各位補完南台灣世界盃預選賽的主辦單位:高雄~童年往事 童年往事是高雄推廣魔法風雲會最久的店家之一,往年南部大型賽事的承辦幾乎都由童年往事負責,在此地的輪抽與比賽強度也相當高,適合想進步的玩家鍛鍊自己的實力,這一次世界盃預選賽也是由童年往事承辦,尚未到訪過的玩家,不妨用這次機會前進高雄吧! 而且這邊還有一位台灣地表最強的老闆娘藏身其中呢!?   地  址:高雄市苓雅區大順三路228號(從屏東火車站坐車 到 高雄火車站 可搭乘0南、0北、77、建國幹線、高雄客運88、73、70、76號公車到達。高捷於08五塊厝站"2號出口",走福德路左轉武廟路,再右轉大順路,步行約15-20分鐘到達。 店  名:童年往事 電  話:07-7234323 電子郵件:chuhusehlan4912@yahoo.com.tw 營業時間:每天 9:00 am – 10:00 pm 【服務項目】 ˙魔法風雲會專賣店 ˙免費提供練牌場地 ˙牌組構築教學與討論 【環境介紹】 店內設有數桌提供練牌與輪抽的場地,由於是相當悠久的店家,每每遇到大型賽事(售前)都會移師其他場地舉辦,還沒拜訪過的玩家在比賽前記得詢問以免撲空。 本次高雄場的世界盃預選賽便是由童年往事擔當主辦單位,前一天可以前往高雄(地點在正言里活動中心)打資格賽與PPTQ,未拜訪過的玩家不如趁這一趟走一回。 高雄WMCQ資訊: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024527897587510/ 更多WMCQ資訊 希望本次的Cardwalker報馬仔大家還喜歡,在此也特別徵求各店家(需為WPN)來信自撰投稿,或與我們預約採訪,請來訊Cardwalker粉絲團,讓我們可以為您服務,也讓更多的玩家知道貴店家的資訊! 也希望各位鵬洛客可以多時空旅行到沒去過的店家,在那些小角落也許正藏著你一直找不到的稀品!

08月 20日

ARVE Error: Mode: lazyload is invalid or not supported. Note that you will need the Pro Addon for lazyload modes.

  • 決賽因颱風修改至9/12

顱內植入

未知領域

等級一

編年史

八強牌表

CardWalker好手氣